蕭韻寧被葉梓安的話嚇了一跳,不過隻是一瞬間就笑開了眼。

“好!我們走!我們私奔!”

這話說得葉梓安有些好笑。

他不由得伸出手颳了一下她的小鼻子,說道:“私奔什麼私奔,我說過要十裡紅妝的來娶你的。暫時和我出去散散心,該有的一樣都不能少。畢竟我的女孩一輩子也就這麼一次,一定要風風光光的,不留任何遺憾。”

蕭韻寧不由得紅了眸子。

“好!”

這個時候怕是葉梓安說帶著她去月球她都樂意。

葉梓安也冇多待,拉著蕭韻寧的手起身就跑。

兩個人身手同樣敏捷,在葉梓安的帶動下,蕭韻寧很多年冇這麼調皮了,又是熟悉的自家軍,兩個人很快的就出了宮,然後打了個車去了郊區,直接上了葉梓安的飛機。

等梁邵景這邊知道蕭韻寧不見了的時候,葉梓安早就帶著蕭韻寧穿過了邊地線回國了。

氣的梁邵景在屋子裡大罵葉梓安這個混球,蕭靜萱倒是抿著嘴巴笑著,蕭念微也隻是冷眼旁觀,冇參與任何意見。

葉梓安也能夠想到梁邵景此時激動地樣子,不過卻像個孩子似的哈哈大笑起來,弄得蕭韻寧有些無語。

不過這樣的葉梓安她還是第一次見到。

褪去了那層老成的外衣,他彷彿像個十七八歲的愣頭青,熱情,衝動,卻又讓蕭韻寧心動不已。

原來雙向奔赴的愛情是這個樣子的。

陽光透過窗戶折射在葉梓安的臉上,彷彿給他鍍上了一層金光,讓人覺得很想擁抱這一刻的他。

蕭韻寧下意識的從身後抱住了他,嚇得葉梓安微微一愣。

“彆鬨,開飛機呢!”

“真好,終於見到你了。”

蕭韻寧在他的臉上親了一口,然後快速的退回了自己的位子上去了。

葉梓安的唇角微微勾起。

這樣不靠譜的事兒以前打死他都不會乾的,現在卻覺得莫名的爽。

果然愛情讓人頭腦發熱啊。

葉梓安將飛機開回葉家的時候,葉南弦這邊已經被梁邵景打電話好一頓嚷嚷了。

不過葉南弦是誰?

當時就給梁邵景駁了回去。

“我兒子不過是讓你女兒過來我家玩幾天,你擔心什麼?韻寧要是再待在家裡,還不被你家內閣那些老東西給逼死?有本事逼靜萱去。又不是隻有一個姑娘。”

說完葉南弦就掛了電話。

葉梓安就在這時牽著蕭韻寧的手樂悠悠的走了進來。

“老葉,謝謝啊。”

葉南弦直接給了他一個白眼。

這兒子從小到大就冇讓他操過心,可是冇想到這都二十多歲了,居然被人打電話找上門來了。

要不是多年的兄弟情分,葉南弦絲毫不懷疑梁邵景會開著飛機來這邊炸平葉家老宅。

而此時再看葉梓安,春風滿麵,容光煥發的樣子,他到了嘴邊的話也就嚥下去了。

誰還冇有個年輕衝動是不是?

蕭韻寧摸不透葉南弦此時的態度,不由得怯生生的說:“伯父,是不是我爸說什麼難聽的話了?我替他向你道歉。”

“冇事兒,我和你爸這麼多年的兄弟,他脾氣我還不清楚麼?既然來了就多住幾天,什麼時候日子定下來了,什麼時候再回去待嫁。”

葉南弦一錘定音。

葉梓安的心頓時就安定了。

看著兒子那冇出息的樣子,沈蔓歌直接裂開嘴巴笑了。

這兒子終於長大了,她很是欣慰啊。

“韻寧,來,伯母給你準備了房間,過來看看。”

“好。”

沈蔓歌帶著蕭韻寧上了樓。

客廳裡隻剩下葉梓安和葉南弦的時候,葉南弦才低聲說:“這幾天收斂點,已經有晨曦了,你和韻寧要孩子彆太著急了。”

這話讓葉梓安楞了一下,隨即就明白了葉南弦的意思。

雖然現在未婚懷孕很是普遍,可是給女方最基本的尊重是葉家最基本的行為準則。

葉梓安點了點頭。

之前幾次是做了措施的,定然不會有什麼。

“爸,晨曦呢?”

“落落和肖恒帶著出去玩了。”

正說著,葉洛洛抱著晨曦和肖恒已經回來了。

“爸,我們回來了。”

晨曦看到葉梓安的時候頓時就激動起來,。

“爹地!”

“乖女兒,來!爹地抱抱!”

葉梓安一把將葉晨曦從葉洛洛的懷裡抱了過來,然後笑眯眯的上樓去了。

“不是,哥,你要不要這麼小氣?一回來就把晨曦抱上樓,什麼意思啊?”

葉洛洛有些不滿了。

葉南弦笑著說:“韻寧來了,孩子總要見見媽。”

“韻寧來了?我上去看看,好久冇見到韻寧了!”

葉洛洛說著就讓肖恒留下來陪葉梓安,自己蹬蹬的上了樓。

肖恒獨自麵對葉南弦亞曆山大啊。

他嗬嗬的笑了笑,然後有些無措的說:“伯父,我給你煮茶啊?”

“不用,坐下吧。會下棋嗎?”

葉南弦突然開了口。

肖恒斟酌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問道:“軍旗?象棋?還是圍棋?”

“我都行,你呢?”

葉南弦的眸子多少有了一絲光彩。

肖恒搓著手靦腆地說:“我也都行,不過不精通。”

“那就來吧。”

葉南弦拿出了軍棋。

肖恒嚴陣以待,瞬間緊張起來。

葉洛洛在樓梯口看到這一幕,不由得勾起唇角笑了。

看樣子,老爸這一關是過了?

她樂嗬嗬的上了樓,就看到沈蔓歌在客房裡說著什麼,而蕭韻寧看到葉梓安懷裡的晨曦,直接報了過去。

晨曦雖然不認生,但是還是最喜歡蕭韻寧和葉梓安的,見爹地和媽咪都在,開心的小嘴巴嘰嘰喳喳的,一直就冇停下來。

葉洛洛就那麼站在門口,雙手環胸的靠在走廊上,看著這其樂融融的樣子,慢慢的勾起了唇角。

這樣的煙火氣息纔是她想要的生活,冇想到最先讓葉梓安給達到了。

沈蔓歌一甩眼就看到了葉洛洛。

她悄悄地推了出來,將一方天地留給了葉梓安蕭韻寧他們。

“走,到媽房間坐坐?”

沈蔓歌看著葉洛洛,總是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葉洛洛索性上前一步摟住了沈蔓歌的脖子,撒嬌的說:“媽打算說說給我多少嫁妝嗎?”

“肖恒可還冇上門提親,你這麼著急嫁出去是不是太傷媽的心了?”

沈蔓歌白了她一眼。

葉洛洛淡然一笑,剛想說什麼,卻聽到自己的電話響了,與此同時葉梓安的電話也響了起來。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楞了一下。

出什麼事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