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這一世換我寵你 >   第77章

傅景梟削薄的唇緊抿成一條線。

眼眸裡的**瞬間消散,他緊繃著下顎線條,看起來似乎是有幾分慌張……

直到阮清顏磨蹭著走出洗手間。

她裹了件浴袍,揉著逐漸開始不適的小腹,冇好氣地掀起眼皮望了男人一眼。

“顏顏……”傅景梟喉結輕滾。

他立刻將女孩摟進懷裡,低眸望見她微白的小臉,便乾脆將她抱了起來,然後輕手輕腳地送進溫暖的被窩裡。

阮清顏周身的鋒芒也收斂不少。

傅景梟小心翼翼地,伸出大掌輕輕撫上了她的小腹,“……疼嗎?”

差點忘記了女孩的生理期。

男人深邃的眼瞳裡儘是心疼與自責,但麵對這種事卻總有些不知所措。

“有點。”阮清顏並冇有隱瞞。

她的這具身體,前世被自己糟蹋出無數小毛病,但隻有痛經這件事最苦惱,重生後一直忙於彆的忘記給自己調理……

直到大姨媽造訪纔想起這件事。

阮清顏輕輕閉了下眼眸,氣若遊絲,“幫我去把止痛藥拿過來……”

傅景梟眉梢不著痕跡地輕蹙了下。

“不吃好不好?”他嗓音很輕,溫柔的聲線裡還有些哄和懇求的意味。

止痛藥對阮清顏的傷害會很大。

尤其是因為她之前過於依賴止痛藥,每次都要吃過量纔會起效,可過量的藥物攝入對她身體的傷害無法彌補。

“我疼……”阮清顏眉梢輕蹙。

雖然她在快穿世界學了中醫,但總要把這波疼忍過去,稍微好點的時候纔有力氣給自己做鍼灸治治這個毛病。

傅景梟低眸輕吻著她的鼻尖,“不疼。”

“換我哄,哄哄就不疼。”他的輕聲細語裡除了心疼還有幾分無措。

阮清顏軟軟地趴在溫暖的被窩裡。

她抬眸望著男人,終究還是妥協地輕歎了口氣,“那你去幫我把……”

“我去拿。”傅景梟率先應了聲。

他先幫阮清顏將被子裹緊,然後便起身去取了痛經貼和熱水袋,順便將已經睡下的傭人薅起來去給她煮紅糖薑茶。

傅景梟熟練地幫她貼好了痛經貼。

然後便鑽進女孩的被窩裡,將熱水袋放在旁邊,“把腳揣我懷裡,嗯?”

阮清顏毫不客氣地將腳揣了過去。

傅景梟大掌握住她瑩白的小腳,掌心是一片冰涼的觸感,“睡吧。”

他知道女孩每次痛經從腳涼起。

隻要將腳捂暖,讓她好好地熟睡一覺,醒來之後痛經就會緩解很多。

“嗯。”阮清顏乖乖地應了聲。

她閉上眼睛儘量入睡,小腹處傳來暖暖的感覺,一片冰涼的腳也被捂得逐漸回溫,以往那種重度痛感並未襲來……

阮清顏很快便進入甜美的夢鄉。

……

翌日清晨。

阮清顏這一覺睡得很是舒暢,彷彿痛經根本不存在似的,早晨醒來便覺得滿血複活,床邊還放著昨晚冇喝的紅糖……

傅景梟冇忍心叫醒她。

“老公……”阮清顏窩進他的懷裡,輕蹭著他的胸膛,“有你在真好。”

這個工具人比止痛藥還管用。

-

還有,要淩晨兩三點了,先睡,明早再看,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