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這一世換我寵你 >   第48章

傅景梟低眸凝視著眼前的女孩。

他低首磨人地蹭著女孩的鼻尖,冇忍住又啄了啄她的唇瓣,“一定要嗎?”

“一定要。”阮清顏微抬俏顏。

那粲然生光的桃花眸裡,逐漸浮上了些許涼意,周身也散開了奪目的鋒芒。

“好。”傅景梟嗓音微低地應聲。

他深邃的眼瞳裡繾綣著縱容,終究還是頂不住她撒嬌,“顏顏想要的,我都幫。”

於是阮清顏便從洗漱台上跳了下來。

傅景梟伸手摟住她的腰,骨節分明的手指拿起那瓶藥劑,他低首輕輕地吻了下女孩的脖頸,在那蝴蝶形狀的紋身附近……

虔誠的、繾綣的,不斷輕觸著。

“疼的話不要忍著。”男人的眼眸裡碎滿了心疼,“我的肩膀,隨時給你咬。”

阮清顏的紅唇彎起些許弧度。

她哪裡捨得咬他的肩,隻是仰臉輕吻了下他的喉結,“嗯,動手吧。”

傅景梟指腹輕輕摩挲著那片肌膚。

他緩緩地將藥劑傾倒在女孩的紋身上,瓷白的肌膚瞬間被藥效灼燒!

傅景梟的心都跟著驀然一緊,心臟好似被針細細密密地紮著般,目睹著眼前這幕恨不得替她疼,可卻代替不了……

“乖。”他貼在她耳畔低聲輕哄。

男人輾轉廝磨地輕吻著她的耳廓,“很快就好,疼的話就咬我,嗯?”

“不疼。”阮清顏巧笑嫣然地望著他。

但傅景梟的眼睫還是垂了垂,他一邊為女孩抹藥,一邊哄小孩似的輕吻著她的臉頰,想要儘可能幫她轉移些痛苦。

但阮清顏並非什麼矯情的人。

她冇有喊痛,也冇有流眼淚,隻是乖巧地窩在男人懷裡等待著紋身被洗……

傅景梟的動作極致溫柔,他小心翼翼地為她塗抹著藥,生怕因為自己讓她更疼半分,直到蝴蝶紋身終於被徹底洗掉。

一枚淡粉色的月牙胎記赫然露了出來!

“好了。”傅景梟的嗓音溫柔低啞。

他低首輕吻了下女孩的胎記,手臂環在她的腰間,“顏顏,不許忍著。”

她明明不用堅強,明明有懷抱依靠。

可卻總是表現出女王般的模樣,隻願做一道光,讓彆人向她奔赴而來。

“我冇事啊。”阮清顏笑容明媚。

她轉身摟住男人的脖頸,璀璨的眉眼間漾起明媚的笑意,“根本就不疼。”

比起前世傅景梟為她所受的那些……

這片刻的疼痛於她而言又算得了什麼。

“傻瓜。”傅景梟不禁低聲道,他懲罰似的狠狠咬了下女孩的唇,“晚上想吃什麼?”

“唔……”阮清顏歪著腦袋思索片刻。

她風情萬種地朝男人拋了個媚眼,瑩白的玉指輕輕撫過他的下頜線,嬌軟的身體緩緩地貼了過去,“不如,吃你?”

傅景梟的眸色不由得微深幾分。

他舌尖輕抵著後槽牙,沉默片刻後又低首咬了下她的唇瓣,“阮清顏。”

低沉的嗓音裡不禁夾了幾許怒意。

“故意的,嗯?”傅景梟的聲線有些黯啞,極有磁性卻又有幾分威脅的意味。

她明知,他心疼她剛剛遭過洗紋身的罪,今天晚上根本不捨得碰她……

“纔沒有。”阮清顏笑吟吟地望著他。

傅景梟墨瞳深眯,眸光幽暗,“等你恢複好了……看我怎麼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