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朗頓。

秦山和周毅在夏威夷安心等待裝備換裝之時。

沙利文親自統領的外交使團抵達了這裡。

按照他的戰爭計劃,山姆國國內的動員隻是其中一部分。

還有很重要的一部分,便是尋求整個西土世界的支援。

這部分甚至比國內的總動員還要重要。

畢竟山姆國數十年前還隻是不列顛的殖民地,無論是人口還是蒸汽工業實力都相當有限。

憑藉山姆國自身抵抗簡直異想天開。

在不列顛外交官員的陪同下,沙利文抵達了沃特漢宮,見到了在等待他的艾麗斯女王和不列顛首相威廉。

“女王陛下。”沙利文首先向艾斯麗行了一禮,又向威廉行了一禮。

他的心情複雜。

這多年,山姆國和不列顛一直處於敵對關係。

在山姆國人心中,不列顛是壓迫他們的奴隸主。

而不列顛人眼中,他們是該死的叛徒。

如果不是因為大頌,他想或許即便是一百年的時間,他們也不會和解。

他更不可能來到不列顛,向不列顛女王求救。

艾麗斯女王也不可能救山姆國。

“我已經瞭解了你的來意。”艾斯麗示意沙利文等人坐下,同時有些疲憊地說。

這段時間,羅斯國的問題已經讓她有些焦頭爛額。

在不列顛的授意下,波蘭向羅斯國發起挑釁後,整個西土世界便不再安靜了。

羅斯國皇帝尼古拉選擇了強硬應對此事。

波蘭與羅斯國邊境區域,大大小小的戰事不曾停歇。

原本,她以為優先仿造出大頌的後裝槍,便掌握了主導西土秩序的優勢。

以為向波蘭軍隊提供這種火槍,便可讓羅斯國嚴重失血,從而無法對當前的西土秩序造成衝擊。

但她錯了。

她低估了大頌與羅斯國合作的深度。

大頌人似乎對羅斯國提供了相關的技術。

緊隨他們,羅斯國也仿造出了這種火槍,且迅速列裝軍隊。

因此,波蘭軍隊不僅冇有占到任何便宜,反而丟失了不少土地。

為了防止形勢進一步惡化,不列顛不得不推動其他西土國家向戰爭區域以雇傭兵的形勢派出軍隊。

這麼做,既能阻止羅斯國向西拓展,也能避免以整個西土世界的名義向羅斯國開戰,留下轉圜的餘地。

所以,現在真實的情況是,他們大部分精力被羅斯國牽製了。

不得不說,那位大頌皇帝掐住了西土世界的要害。

如今再加上各國報紙的宣傳。

整個西土世界反對羅斯國的聲音高漲。

民意不允許他們向羅斯國妥協,反而要不斷加碼。

同時,即便他們妥協,羅斯國也不見得會答應。

尼古拉皇帝不會放棄向西拓展勢力範圍的機會。

一切的一切,讓他們被架在了空中,上不去,也下不來。

隻能眼睜睜看著西土世界捲入與羅斯國的戰爭。

在這樣的情況下,隻怕西土國家不會願意再派出一次遠征軍前往山姆國參與和大頌人的戰爭。

但是,他們又不能對山姆國不聞不問。

山姆國是一道屏障,如果這個屏障被大頌人控製。

以大頌海軍的航行速度,隻怕半個月便可抵達不列顛本土。

那時,他們不列顛的整個海運航線都可能會被切斷。

而這對以貿易為主的不列顛將是災難。

於是,艾斯麗對沙利文說道,“現在西土世界正在麵臨前所未有的危機,這需要我們共同應對,對於大頌支援的所謂印第安複國運動,我們不列顛不會承認,將會和你們挫敗他們的行動。”

沙利文抵達不列顛前,心裡還有些忐忑,擔心會遭到拒絕。

艾斯麗的話無疑等於給他打了一陣強心劑。

他說道,“多謝陛下,我們說到底,是血脈相連的兄弟,兄弟之間的矛盾終究是自家人內部的問題,但麵對外人,我們毫無疑問需要團結。”

艾斯麗點點頭,她的確是要幫助山姆國。

但她第一階段的幫助將僅僅侷限在提供火槍火炮上麵。

戰爭要由山姆國人自己去打。

直到山姆國撐不下去,她纔會考慮派出遠征軍。

立刻派出軍隊與大頌軍隊作戰是愚蠢的,損耗的將是自己的力量。

同樣,不列顛在波蘭執行的也是這個策略。

想到這,她毫不避諱,將自己的支援計劃說了出來。

她知道沙利文可能會不高興,但不可能拒絕。

也正如她預料的一樣,沙利文臉上微微僵了一下,隨即露出笑容,“對女王陛下的慷慨,我代表山姆國人表示感謝,但是僅僅如此,隻怕我們難以抵抗大頌人,我們的人口太少。”

“七百多萬人並不少,隻要武裝起來,會是一股強大的力量。”艾斯麗神色嚴肅,“拿出你們當年抵抗我們不列顛的精神,我想你們也能擊敗大頌人。”

這話是有點挖苦沙利文了。

見沙利文的臉色有些難堪,她又道,“最多,我們會向你們轉讓製造後裝槍的技術,讓你們能夠自產這款火槍。”

“多謝陛下。”沙利文不再繼續提更多的要求,顯然他能得到的僅僅就是這樣了。

又相互交換了一些情報,沙利文一行離去。

在前往下榻酒店的馬車上,沙利文麵色凝重。

他對山姆國國務卿米萊說道,“果然和我想的一樣,不列顛人顯然希望戰鬥到最後一個山姆國人。”

“現在隻希望他們能提供足夠的火槍火炮和彈藥。”米萊搖了搖頭,“女王說的也冇錯,我們的土地終究需要我們自己拿起火槍保衛。”

在來之前,他們就預料到了可能會得到的回答。

這個結果讓他們失望,但也有心裡準備。

沙利文輕輕歎了口氣。

他真的冇有想到,天竺戰敗之後如此短的時間內,西土世界就亂成了一鍋粥。

如果冇有羅斯國搗亂,說不定他就能得到更多的支援。

對此,他不得不承認,那位大頌帝王的確厲害。

僅僅收買了羅斯國,便讓整個西土世界分身乏術。

隻是他狂妄地以為能在山姆國本土擊敗山姆國,那他就想錯了。

儘管這次他放下臉麵,前來不列顛得到的東西有限。

但有了不列顛火槍火炮的支援,他們就能組織更多的軍隊,打贏這場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