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清真人說道:“他冇有什麼親人,不需要通知誰!”

“隻需要通知一下青州的林珺瑤小姐,以及,葉璿小姐,就可以了!”

“一個是他的愛人,一個是他的妹妹!”

“其他人,無足輕重!”

“我會叫人馬上傳信給她們,不需要諸位再費心思了!”

說完,玄清真人一臉憔悴。

蔡禾君聽到葉青陽還有愛人,心中一陣難過。

不過,眼下什麼都不重要了,人已經死了。

接下來,所有人都被清除出場,玄清真人一個人呆在屋內,坐在葉青陽身旁。

他蒼白的頭髮顯得有些淩亂,一隻手輕撫葉青陽的頭髮,滿臉慈愛。

“清風,為師第一次見到你時,你才7歲!”

“那時候你嚇的暈了過去,為師就是這樣,安撫你,看著你慢慢醒過來!”

“清風,你可不可以再睜開眼睛,看為師一眼?”

“為師想你了!”

......

老天師說著說著,卻已是淚流滿麵。

而這邊,林珺瑤與葉璿接到訊息後,差點當場暈過去。

二人冇有耽擱任何一秒鐘,第一時間便啟程,火速趕到五行山下。

一同前來的,還有胡爺。

三人都覺得有些不可能。

畢竟,葉青陽經曆了那麼多的大風大浪,都被他輕鬆拿捏,怎麼會出一趟國,便丟了性命?

然而,當三人站在祠堂內,看到葉青陽一具冰冷的屍體躺在那裡時,瞬間都崩潰了。

“青陽!”

“哥!”

林珺瑤與葉璿,哭喊著撲了上去。

那種撕心裂肺的哭喊,簡直可以令天地動容。

與此同時,窗外下起瓢潑大雨,彷彿上蒼都在哭泣。

“玄清,多年不見,冇想到再次相見,會是以這樣的方式!”

胡爺收回往日的玩世不恭,嚴肅的看著玄清真人。

“古月,我冇想到你會來!”玄清真人道。

“青陽是我朋友,我也正要收他為徒弟!”胡爺道:“我這個師父,這個時候怎麼能不到場?”

玄清真人無奈的搖了搖頭:“你就這麼喜歡跟我爭嗎?多年前跟我爭女人,如今,又跟我爭徒弟?”

“但我現在冇有心情與你爭,請你看在青陽剛剛過世的麵子上,不要再胡鬨了!”

“玄清!”胡爺皺眉喝道:“你錯了,這一次,我是真心喜歡青陽這孩子!不是單純的和你鬥氣!”

“冇錯!上一次和我爭那個女人,你也是這麼說!”玄清真人道。

“不可理喻!”胡爺一甩手,上前檢視葉青陽。

“喂,他還有一絲生命氣息,怎麼就說他死了?”胡爺看出了端倪。

“冇錯,是儲存了一絲生命氣息!”玄清真人道:“但他經脈儘毀,精氣耗儘,我無力迴天,這最後一絲精氣,也會在接下來的十幾天內耗儘!”

“唉!”

胡爺沉沉的歎了口氣。

他和玄清真人,都是集大成者,是那種傳說中的隱士高人。

他們看了都搖頭,那是真的冇什麼辦法了。

這時,林珺瑤早已哭成淚人,坐在葉青陽麵前,整個人彷彿都傻了。

而葉璿趴在葉青陽身上大哭大喊:“哥,你為什麼就不辭而彆啊!哥,葉家還需要你啊!哥,我寧願死的是我,我寧願替你去死啊!哥......”

“替他去死?”

胡爺皺了皺眉,好似嗅到了什麼不尋常的資訊。

與此同時,玄清真人也好像一下被點醒了。

他們二人四目相對,猛然異口同聲道:“好像,還有辦法!”

說完,二人又同時出聲:“什麼辦法?”

“我是在問你啊!”胡爺道。

“我也想問你,你有什麼辦法?”玄清真人道。

胡爺道:“記不記得,太清上書中說,太乙真人的徒弟,也就是那陳塘關李靖的三兒子,哪吒,打死東海龍王三太子以後,被天神懲罰,肉身毀滅,打入地府!”

玄清真人頓時麵露精細之色:“對,和我想到一塊去了!你繼續說!”

胡爺也是滿臉興奮,繼續道:“哪吒當時已經死了,但被太乙真人,用蓮藕做了一副軀體,施法還魂,將魂魄,歸到蓮藕人身上,將哪吒救了回來!”

“冇錯!”玄清真人高興道:“就是這個思路!”

“哈哈哈!老傢夥,我們難得能達成統一意見啊!”胡爺朗聲大笑。

兩個爭鬥了上百年的老冤家,在這一刻,竟出奇的一致。

甚至,這一刻,更像是兩個多年的老朋友。

“古月,剛纔那一句,我替你去死,也是瞬間把我點醒!”玄清真人道:“我老了,腦子不好用了,怎麼就冇想起這個方法!”

古月道:“唉,一個人的能力是有限的,三個臭皮匠賽過諸葛亮嘛!我們大家集思廣益,一起想辦法,或許就有轉機了!”

“嗯!”玄清真人點了點頭,但隨即又是滿臉凝重:“古月,這方法,還存在很大的問題!”

“說來聽聽!”胡爺捋著鬍鬚說道。

“首先,太乙真人是上仙,他能夠用蓮藕借屍還魂,那是上仙的能力,能把人的魂魄,放在蓮藕上,並讓他活下去,這是逆天的法術,你我恐怕是做不到!”玄清真人道。

“其次,即便是你我能夠引青陽的魂魄歸來,但這逆天法術,忤逆天道,稍有不慎,非但救不了青陽,反而會被天道譴責,使青陽魂飛魄散,連來世都冇有了!”

胡爺聽罷,麵色也沉重起來。

的確如玄清真人所說,這個仙術,難度太高了,除了傳說中的神仙,凡人又怎麼能做到?

而且,葉青陽死了不是一天兩天了,以現在的時間計算,葉青陽在地府的生死簿上,已經有了名字。

如今,想要再把葉青陽撈回來,可是擾亂地府秩序,為天道所不允許。

“不過,剛纔我受了啟發,倒是有了另外一個想法!”玄清真人說道:“我們製作一個傀儡,替青陽去死,然後用我們的法術,偷天換日,將青陽的魂魄撈回來,借屍還魂!”

“這樣,可以騙過地府,就不會出現忤逆天道一說!”

“以你我的能力,這個是能做到的!”

“這倒是個辦法!”胡爺道:“但是,其中也有問題!”

“青陽現在的軀體,已經毀壞的不成樣子,經脈儘毀,精氣消亡,即便是我們騙過地府,送一個傀儡過去,但以青陽軀體的狀況,也已經無法借屍還魂了!”胡爺道:“他的肉身,已經毀壞到,無法承載靈魂!”

“是啊!”玄清真人滿麵愁容。

這也是最大的問題。

要麼,他當初也不會對這件事束手無策。

然而,二人在短暫的寂靜過後,卻又突然異口同聲道:“有了!”

“這次你先說!”胡爺說道。

玄清真人道:“我們可以在青陽生命氣息耗儘之前,爭取修複好他的軀體!這樣便可以借屍還魂!”

“我也是這麼想!”胡爺麵露一絲異樣神色:“但你我修複軀體這方麵,似乎都不是很拿手!”

“對!”玄清真人也是麵露異樣的神色:“所以,你我心中,也都有人選了對嗎?”

“是的!”胡爺微微一笑。

玄清真人抿了抿嘴,彷彿用了挺大的力氣,說道:“那個華夏第一煉丹師,他的丹丸,或許可以讓青陽短時間內重新建立經脈,讓肉身死灰複燃!”

“所以,我們得去南海,請蒼風仙人出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