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氣瞬間凝固了一般,所有人都呆立不動,榮東則已經大步走到了燕宸與榮子耀麵前。

他的雙眼中,充滿怨恨,狠狠的盯著燕宸。

“我就是燕宸。”聲音平靜淡然。

榮子耀停滯的手,緩緩放下,冷遂的目光,轉移到張文淵身上:“張總,你租下這裡的寫字樓,不會是為他租的吧?”

語氣瞬間冷淡了很多,甚至帶著一種逼人的氣勢。

張文淵也看出了他的神情變化,心中錯愕了一下。

隨即他很自然的說道:“這是我、老謝和燕宸合作的一個項目。”

榮子耀雙眼微微一眯:“我就說嘛,張總、謝總家大業大,怎麼會跑我榮家的商業區來租辦公樓?”

謝騰飛也看出了有些不對,在一旁說道:“榮總,寫字樓租給誰不是租?我們有需要,正好榮總有,這是合作雙贏的事,何樂不為?”

榮東輕哼一聲說道:“我榮家的寫字樓,不是什麼人都能租的!”

張文淵麵色一沉:“榮公子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我們不夠資格租嗎?”

榮東還要說話,榮子耀擺了擺手,神情淡然的說道:“張總、謝總,榮東說的話,並非針對你們。如果是你們要租,我當然非常歡迎。不過,他的話也冇有錯,我榮家的寫字樓,的確不是什麼人都能租的。”

說著,瞥了一眼燕宸,接著說道:“比如說這位年輕人,我榮家就不歡迎。”

謝騰飛說道:“榮總,你與他之間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榮子耀冷笑一聲,伸手將榮東拉到自己麵前,指著他臉上還未完全消退的巴掌印,冷聲說道:“誤會?你看看這是誤會嗎?”

張文淵、謝騰飛錯愕的看著榮東臉上的巴掌印,然後狐疑的看向燕宸。

他們冇有問,但心中清楚,這個巴掌印,肯定和燕宸有關。

兩人心中不由自主的一沉,燕宸這也太大膽了,居然打了榮家的少爺!

“他打人在先,我隻不過是照樣奉還,這怎麼了?”

燕宸淡然開口,語氣中帶著幾分質問的口吻。

張、謝兩人愕然,他這是承認打人了。

“怎麼了?”榮子耀冷笑一聲,“我告訴你怎麼了!他是榮家的人,我榮子耀的兒子,就算他打了人,要教訓他,也是我來教訓,什麼時候輪到你一個外人對他動手了?”

燕宸上下瞥了他一眼,嗤笑一聲說道:“怎麼榮家的人就可以無緣無故打人,彆人就不能碰他了?”

榮東的臉抽動,激動的說道:“可是你居然說我榮家是暴發戶,還衝到我榮府,打傷我榮家幾十個保鏢!逼著我下跪喝酒……”

張文淵、謝騰飛再次驚愕,不可思議的看著燕宸。

罵榮家是暴發戶?衝到榮府去,打傷榮府的幾十個保鏢,還逼著榮東下跪喝酒!

這每一件事,都足以震動整個京城!

他們瞬間重新整理了自己的世界,原來這個世上真有什麼都不顧的瘋子!

“你們聽到了嗎?這樣的人,你讓我榮家和他合作?可能嗎?”

榮子耀的臉也抽動,榮東的這番話說出來,丟的不是他一個人的臉,而是整個榮家的臉。

不料,燕宸再次嗤笑:“上次,我隻是認為他一個人像暴發戶的兒子,現在,我已經很確定,榮家,就是暴發戶!”

轟然一聲,整座大廳中的空氣都為之震動了!

現在大廳中,已經圍著不少人在觀看,有金沙灘廣場的工作人員,也有一些在這裡上班的其他公司的人。

尤其是跟在榮子耀身後的幾個人,都是京城有名的老闆,他們也是來洽談租賃寫字樓事項的。

燕宸居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對著榮家的二爺榮子耀,公然說榮家就是暴發戶。

這句話,不啻於一枚炸彈,在大家的耳邊炸響!

幾乎所有人都石化,不可思議的看著神情自然,甚至帶著幾分鄙夷的燕宸身上。

“你說什麼?”

榮子耀已經暴怒。

這是在金沙灘大廈,是他榮家的地盤,居然被人指著鼻子說他榮家是暴發戶。

這口氣,怎麼咽得下?

“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燕宸不屑,“而且,我想大家也都聽得很清楚了。”

榮子耀的嘴角劇烈抽動,冷冷的盯著燕宸:“年輕人,你可以狂,但你要看在誰麵前狂,還要看你有多少資本狂!”

燕宸冷笑一聲:“有錢就了不起?有錢就可以為所欲為,可以隨便打人?真把自己當成豪門,就可以無所顧忌了?”

榮子耀冷聲說道:“就算榮東打了人,我們榮家有家規處理!你一個外人,憑什麼衝到榮家去打他?”

燕宸嗤笑一聲,猛然轉身,將身後的宋陽拉到身邊,指著他臉上的傷,一字一頓的說道:“為富不仁,恃強淩弱,有什麼打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