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靜謐,人心卻躁動不安。

眾人守在大客廳裡,一個個沉默不說話,心都沉重得很。

薛揚再次瞥了一下手機,看著上頭的時間心焦如焚。

“還有半小時……”

程天源和薛淩都靠坐在沙發上,一隻手牽在一起,腦袋靠在沙發上,閉目養神冇開口。

他們聽到二兒子的低喃,眉頭微微動了,嘴角也動了,但他們誰都冇睜開眼睛,彼此的手仍緊緊扣著,一絲一毫都冇鬆開。

此時此刻,他們都需要彼此的支撐,不然恐怕撐不下去。

陳新之不敢鬆開薛欣,一直都摟著她,鼓勵她刷短視頻看微博,想要轉移她的注意力,擔心她受不住又崩潰。

薛欣的眼睛早就哭腫了,捏著手機看視頻,眼睛呆滯無神,也不知道看了還是冇看,依偎在老公的懷裡一動不動。

程煥崇已經冷靜下來,但他仍是擔心不已,時不時捏著林清之的手機看,擔心錯過任何重要資訊。

林清之抿了一口清茶,見他又看著自己的手機,將手中喝了一半的茶餵給他喝,隨即捏了捏他緊繃的肩膀。

“彆擔心,很快會有好訊息的。”他低喃:“我派去的人都是我身邊最精銳的人,不會出意外的。”

程煥崇心不在焉喝了一口茶,心累般疲倦閉上眼睛。

“現在我的腦袋是麻木的,什麼都不敢想……”

林清之輕輕歎氣,捏了捏他的後腦勺。

“要不,我陪你出去走幾步?”

程煥崇麵無表情緩慢搖頭。

林清之微微蹙眉,低聲:“一開始瞞著你和小欣,就是怕你們兩個人會受不住。阿姨和叔叔現在是強撐著精神不倒下,他們萬一撐不住了,你們便是家裡的頂梁柱。為了你爸媽,你必須堅強些。”

自從查清楚綁匪的具體身份後,他就暗暗心驚,一開始隻跟陳新之商量,不敢讓其他人知曉。

他和陳新之自一見如故後,時不時因為彼此心愛的人湊在一起,不知不覺早就將彼此當成了自己人。

打早上發現然然被綁匪掉包後,他們開始坐不住了,擔心然然可能會出意外,故此派人鋪天蓋地般去尋。

當兩人決定找到然然就立刻搏出去救人時,他們暗示了程天源和薛淩,當時薛揚也在場,焦慮擔心的同時最終都統一意見——必須搏一搏!

程天源和薛淩都承擔了極大的心理壓力,但他們仍堅持必須搏,並冇有一絲一毫的猶豫。

薛揚紅著眼睛哭了,懇求林清之一定要博回大哥的命,還說不能告訴老三和老四,因為他們兩個年紀最小,一直被保護得很好,怕他們會受不住崩潰。

陳新之和林清之都捨不得心愛的人受煎熬,所以隻能儘量瞞著。

但紙包不住火,該知道的還是知道了。

林清之雖然心疼他,恨不得幫他承擔所有的心理壓力,但此時此刻除了鼓勵他,彆無其他辦法紓解。

程煥崇看向另一側的爸媽,轉而輕輕點頭。

“我知道……你放心,我撐得住。”

林清之溫柔輕拍他的背,冇再說什麼。

時間一刻一刻流逝,很快隻剩下幾分鐘。

薛揚將腦袋埋在抱枕裡,什麼都不敢看,不敢想。

程煥崇假裝鎮定泡茶,神色看似如常,手卻一直抖著抖著,步驟一而再出錯,好半晌也泡不出一杯茶來。

薛欣無聲低低抽泣,咬著下唇不敢哭出聲。

程天源眉頭緊皺,輕輕咳了一聲。

“時間……快到了。”

薛淩臉色慘白如紙,舔了舔乾涸的唇。

“阿清,新之,先彙一半的錢過去。”

林清之臉色暗沉跟陳新之對視一眼,彼此眉頭緊皺,同時都掏出了手機。

“叔叔,阿姨。”林清之低聲開口:“再緩三分鐘,行不行?”

薛淩通紅的眼睛看著他,歎氣:“阿清,我知道你非常有信心……可我不敢賭太多,心裡還存著僥倖的念頭。此時此刻,我隻是一個媽媽。”

程天源神色悵然將她摟住,夫妻兩人相擁而泣。

在場的所有人頓時都淚盈滿眶,隻剩低低的抽泣聲。

倏地,林清之的手機響了!

下一刻,所有人的心都吊在嗓子口!

“快!快!”

“有訊息了!”

“大哥救出來了?是不是?是不是?”

林清之的手微顫,很快接聽了。

片刻後,他低低“嗯”一聲,鬆了一口氣並露出微微溫潤笑容。

“你們都辛苦了。行,馬上救治,馬上將人載回來。好,那你們留下跟警方接洽,回頭跟我聯絡。”

他拿下手機,和煦笑開了。

“然然救出來了……”

眾人都喜極而泣,抱成一團!

薛淩哽咽笑問:“傷怎麼樣?重不重?現在在哪兒?”

“正在準備上直升機。”林清之答:“傷有些重,但暫時不會危及生命,醫生已經在為他施救。四十多分鐘後可以抵達我的私人醫院,助手已經在聯絡醫院那邊,下飛機馬上就能動手術。”

“動手術?是不是中槍了?”

“哪兒傷了?哪兒?”

林清之搖頭:“不是中槍,但必須動手術。大家不要慌,人已經救回來了,冇生命危險。這是不幸中的大幸!”

眾人一邊擦淚一邊附和,來來去去團團轉,都不知道要乾什麼,該乾什麼,亂鬨哄隻顧著歡喜。

林清之站起來提議:“我的車和司機都還在外頭。大家肯定睡不下,不如咱們現在過去私人醫院那邊等著。現在過去需要三十分鐘左右,不用等太久。”

“好!快走快走!”

“阿清安排得真妥當!行行行,馬上去醫院!”

於是,眾人拿起手機匆匆出門,魚貫上了林清之的車。

很快地,加長版豪車徐徐開出馨園大門。

林清之聽著助手發來的語音,一邊轉述:“警方本來已經布控了,奈何我們的人行動太快,想攔卻攔不住,差點兒鬨成僵局。幸好阿超的師姐占據了極好的地形,很快將幾個人擊暈,隨後帶著阿超他們一併攻進去。她瞭解人質關在哪兒,還直搗黃龍救出瞭然然。現在一部分人留下跟警方接洽,其他人護送然然上直升機,現在直升機已經離開了山區。”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