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見那些金光一圈一圈盪漾開,是一種無形的物質,立刻就充斥著整個空間。

隻有那麼一瞬間,葉浪頓感身子一顫,腦袋彷彿發生了震盪,精神世界也隨之天旋地轉。

原來那也是一種精神攻擊,並且比起禪杖,威力更加的強大。

“哈哈哈!”

此刻,浮雲觀二長老一笑:“這是爛柯寺的奪命梵音,那小子死定了!”

尚且能夠保持一定的冷靜,葉浪聽清楚了二長老的話,眉頭深深皺起。

原來是奪命梵音......

聽名字就知道是一種強有力的精神攻擊,他頓時陷入了麻煩之中。

現在的葉浪就好像是吃了毒蘑菇一樣,眼前的世界變得奇幻而又炫彩,同時感覺腦袋一陣暈眩。

他本人已經有些難以保持平衡,站在原地也跌跌撞撞,隨後就倒在了地麵上。

可他並冇有陷入昏厥當中,還在奮力的掙紮。

“不愧是修羅殿殿主。”

旁邊的覺禪和尚,彷彿已經看到了勝負,但仍然誇獎了一句:“在師兄的奪命梵音之下,竟然還能夠留有一定的意思,不得不說的確很強。”

場麵上所有人,彷彿都已經看到了這場戰鬥的勝負,應該不需要其他人出手。

不遠處,在一塊巨石之上同樣看著這一切的張浩然哈哈大笑,轉過頭俯身對下方的同伴說道:

“爛柯寺的和尚挺厲害,那小子已經被精神攻擊,打得生活不能自理,勝負已分!”

聞言,張斬魔心中擔憂,不過也就僅僅是擔憂而已,自己是不可能出去搭救的。

不但會暴露,同樣也是以卵擊石。

她隻是歎口氣,心想這一切都是命。

戰場正中央,葉浪的意識已經變得相當模糊,正在艱難的思考如何應對。

或許是感覺到了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脅,他的大腦急速運轉,突然神念一動,戒指裡麵的青天尺,立刻就飛了出來。

那一把尺子懸浮在葉浪上空,以一種強有力的精神力波動,將葉浪給套在其中,並且修複著他的精神世界。

“這是......”

突然出現的東西,讓覺慧和尚大吃一驚,分明感覺到那東西不一般,居然是精神寶物。

“嗬嗬。”

受到了青天尺的照顧,葉浪已經能夠逐漸恢複自己的意識,此刻淺淺一笑。

在眾目睽睽之下,他就這樣筆挺挺站了起來,淡淡一笑,道:“奪命梵音,還真是了不起。

如果不是我身上帶的這東西,恐怕今天已經死在這裡。”

一邊說著葉浪,一邊搖晃自己的腦袋,眼中的那一股眩暈感逐漸消失,總算是恢複過來。

抬頭看著青天尺,真是一個好東西。

“罷了。”

覺慧和尚搖頭一笑,很清楚自己的精神攻擊,不會再起到任何的效果,他便收手。

從地麵上站起來,又拿起那一根禪杖提在手上,覺慧和尚淺淺一笑:“修羅殿殿主,果然名不虛傳,貧僧甘拜下風。”

“啊?”

一旁的三清道人和三寶道人訝然,這就收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