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明白了。”

陳軒的想法瞬間變得清晰許多。

“要說鑽研最久,耗費心血最多,那當然是武道,尤其是拳道,從凡人武者時期就伴隨徒兒,至今仍未荒廢懈怠。”“其次是力量大道,或者說煉體之道,我在這一大道上的浸淫也是長達數千年,先後修成帝星霸體和無劫劍體,可能我參悟力量大道免疫的難度甚至比武道還要簡

單。”“除此之外,雖然我冇有修煉過正統雷法,但曾經養過一條叫做小藍的太古雷龍,小藍幾乎從我踏入修仙界後便一直陪伴著我,每次小藍進階突破,本源雷霆之力

提升,我同樣能獲得感悟,之後更是能直接借用小藍的太古龍帝神雷,我現在可以說已經具備了參悟雷霆大道免疫的條件。”“太古雷龍?”楚韻聽陳軒提到小藍,首次出現驚奇神色,“軒兒,你竟然和一條太古雷龍相處過數千年嗎?要知道太古雷龍在仙界都是非常稀有的龍族,太古雷

龍一族的強大舉世皆知;不過你提到的小藍之後怎麼和你分開了?”

對於楚韻的這個問題,陳軒考慮一下,覺得把小藍之所以跟他分開的原因說出來也沒關係。“我從自己出生的宇宙進入起源宇宙後,遇到一位名為青鳶的女仙,並跟她有過一段衝突,青鳶為了報複我,將小藍拐到仙界,此女有兩位仙帝級存在作為倚仗,

其一是她的師尊袖水仙帝,不知道楚師尊你認不認識?”

“為師未曾聽過青鳶女仙和袖水仙帝的名號,隻能確定她們不在空桑仙域,應該離我們很遙遠。”

聽陳軒說他無形中得罪了兩大仙帝,楚韻倒是不如何擔憂。

“希望有朝一日,軒兒你能和小藍重逢。”“我們還是先說回修煉之事吧,你確實具備了武道、力量大道和雷霆大道免疫的條件,不過想真正參悟卻冇那麼簡單,即便你鑽研了幾千年,依然需要不少時間參

悟,而且不一定成功。”“我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陳軒當然很清楚,因為他參悟的劍道免疫和火焰免疫,在鑽研數千年、有獨孤葉教導、以及獲得多種靈火的前提下,還是必須靠太初

之火和無劫劍體完成最後的突破。

以此推之,參悟其他大道免疫,同樣要有逆天神物作為根基輔佐,或者某些特殊機緣、體質加持。“我們門派冇有頂級武道神功,也冇有收藏雷係至寶,你想參悟這兩種大道免疫的話,為師建議你過段時間獨自外出曆練,嘗試和一些武仙接觸,以及探尋雷霆秘境,屆時為師請你紅霓師伯幫你安排;而力量大道免疫,正好你漁舒師姐非常精通,她是天生的一階力量免疫,現在更是修成二階免疫,今天為師便幫你問問她

能不能抽出時間幫你修煉。”

“既如此,那就多謝師尊了。”陳軒當即頷首稱謝。“你入門後,大部分時間都是漁舒助你修行,為師應該感到慚愧;你的無劫劍體提升神速,為師決定提前把自創的一門劍訣‘太始雲流劍’傳授給你,這門劍訣是‘太乙玄心劍’進階版,修煉有成後可助你橫行真仙境,越階挑戰天仙境亦可一較高下;不過你先彆跟宛兒說,不然她就要跑來跟我撒嬌了,因為為師還冇將太始雲流

劍傳給宛兒。”

說到最後,楚韻露出一絲莞爾神態。

“宛兒為什麼不修煉這門劍訣?”陳軒有點好奇。

“這跟她的特殊仙體有關,日後你會知道的。”

楚韻冇有過多解釋。

陳軒也冇有多問,反正宛兒遲早會跟他說。

師徒倆敘話結束,陳軒當即告退,直接去止戈峰練功場找漁舒。

和往常一樣,漁舒就在止戈峰後山修煉,時不時過去練功場指點師妹們練劍。楚韻已經跟漁舒傳音打過招呼,看到陳軒到來,漁舒開門見山的說道:“小師弟,你想讓我幫你參悟力量大道免疫,要承受的痛苦可是遠遠超過之前我給你開脈通

竅的程度。”

“遠遠超過?”

陳軒一聽,臉色頓時有點不好看,他可冇忘記曆時一年多的開脈通竅之痛,簡直要了他的命。

不過既然下定決心,就不可能臨陣退縮。

“漁師姐,你說吧,要怎麼做。”

“很簡單。”

漁舒說著,當著陳軒的麵召喚出一柄長度超過三米、寬度接近半米的巨劍。

這把劍就和當初還冇重鑄的軒轅帝尊劍一樣,屬於巨型劍器,看上去氣勢十足,很有壓迫力和重量感。

尤其配上漁舒這種身段曼妙的女劍仙,畫麵衝擊力更大,這把巨劍幾乎相當於三個漁舒的體型。

陳軒注意到,此巨劍並不是金屬材料鍛造,居然是一柄石劍。

“漁師姐,這把劍是你的本命劍器嗎?看上去……挺重的。”

“你確定隻是挺重?”漁舒把整把劍丟過來,一副不懷好意的樣子。

陳軒伸手一接,隻感覺入手處重逾萬重山嶽,將他整個人帶著往地上壓去。這把石劍的重量,竟然如此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