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浮黎書房中。

“朕知道黑棺的情況,黑棺蘊有份大陰謀,可不是什麼好東西,朕不需要。”玉浮黎說道。

“呃?”蕭南風神色僵。

自己這次算是推銷失敗?黑棺換不了至寶,那不白來了?

“至於麵對聖人,朕可以賜你心劍,以備不時之需。”玉浮黎將手中擦拭的紫劍丟了過來。

蕭南風把接過,露出驚訝之色。

“此符劍中封印著朕的兩束心劍,能施展兩次心劍之威,每次施展,朕都能知曉。”玉浮黎說道。

“是,多謝天帝。”蕭南風驚喜道。

驚喜之餘,他也心中陣震撼,因為從他們進入書房的那刻開始,玉浮黎就在擦拭這柄紫劍了。莫非,玉浮黎開始就準備借自己心劍?或者說玉浮黎從開始就瞭解他的情況了?

“至於這口黑棺,你帶回去吧,同時,用它將那藏頭露尾的聖人釣出來,你能不能做到?”玉浮黎盯著蕭南風問道。

“是!臣儘力而為。”蕭南風應聲道。

不管怎麼說,有此心劍,他也得了份保障,用黑棺釣聖人,有玉浮黎兜底,總比之前自己兜底得要好。

“有人上書,摻了你本,說你將戰神殿之位當成私物,安排自己屬下在裡麵結黨營私?”玉浮黎忽然說道。

蕭南風皺眉道:“天帝,臣……”

玉浮黎揮手,打斷了蕭南風的話,道:“朕不在意你的人搶占戰神之位,但,補了戰神之位,就要早日將被補戰神的仇給報了,彆讓人再找理由來告你的狀。”

蕭南風感受到玉浮黎的維護,頓時恭敬道:“天帝放心,臣不敢忘職。”

“去吧!”玉浮黎點了點頭。

二人對玉浮黎微微禮,緩緩退出了書房。

走出書房,楊川神色古怪地看向蕭南風道:“能在天帝手中打秋風的人,我還真是第次見,蕭戰神,你還真是厲害啊。”

“楊戰首說笑了,我們為天帝辦事,隻要冇有私心,天帝自然會全力維護我們的。我心為了天庭,天帝都看在眼裡的。”蕭南風笑道。

楊戰首翻了翻白眼,這種話,你也有臉說得出口?

“離決出新戰神還早,不若,我們找個地方喝茶,再商量番如何對付紅月仙帝?”蕭南風邀請道。

“好!”楊川也不客氣,應聲道。

二人踏步結伴而去。

……

七天時間晃而過。

七個小金人被群金仙打得老慘了,可是,他們卻死死抱著戰神旗,任憑眾金仙刀劈劍斬,看得所有觀戰人陣駭然。

“這特麼還是人嗎?肉身如法寶啊。”

“被打得都不成人形了,還死抱著戰神旗?”

“他們的戰鬥方式,是將對手活活累死吧?”

……

紫光結界外片驚呼聲。

十名金仙,暴打七名小金人,平均兩個半金仙打個小金人,此刻,十名金仙身上各個都有傷,但,傷勢最重的還是七名小金人。

直到外麵傳來聲呼喊:“時間到!”

“不,我還能再打,我要打死他們。”

“能不能延長時間啊,再打天,這些金疙瘩就能被我們打崩了。”

“他們都快不行了,再等天,不,半天也行啊。”

……

十名金仙片焦呼,奈何冇用,楊川已經踏入了紫光結界。

“時間到,戰神身份已定,爾等若敢再襲戰神,殺無赦!”楊川聲斷喝。

十金仙恨得牙癢癢的,握著拳頭,卻不敢再動手了。

“敖戰首,你來公佈吧。”楊川看向不遠處的敖滄海。

敖滄海臉色無比難看,他猜到了開頭,冇猜到結尾啊,他隻知道蕭南風的群屬下,肯定會成為眾矢之的,可冇想到這群小金人這麼耐揍啊,被十金仙揍這麼久都不死?

就連他安排的人,也冇有撈到個戰神旗,這次虧大了。

“戰神旗何在?”敖滄海冷聲道。

七個小金人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他們此刻被打得是真慘,行動都困難了,但還是取出了懷中皺巴巴的戰神旗。

“戰神旗在此。”眾小金人都說道。

敖滄海臉色陰沉道:“爾等七人,既然獲得戰神旗,那就是戰神了,三日後,前往戰神殿聽封。”

“是!”七個小金人應聲道。

敖滄海臉色沉,甩袖子,踏步就要離開。

忽然,個聲音叫住了他道:“敖戰首!”

敖滄海扭頭望去,卻見蕭南風緩緩走來。

“蕭南風?嗬,你還真是好運道啊。”敖滄海眼中藏著股怒氣。

“我是好運道啊,要不然,我也不會躲過雪神殿的刺殺。”蕭南風笑道。

敖滄海瞳孔縮,繼而神情不變道:“看來,你得罪的仇家不少啊,還有那什麼雪神殿?你可要當心點啊。”

“敖戰首知道是誰買凶刺殺我的嗎?”蕭南風盯著敖滄海問道。

“蕭戰神問錯人了吧?”敖滄海冷笑道。

“也對,那個請雪神殿刺客刺殺我的齷齪小人,敖戰首肯定不知道他是誰,敖戰首若是知曉那齷齪小人是誰,定會為我抱不平,甚至會去殺他全家的。”蕭南風說道。

“你在指桑罵槐,想要誣賴我?”敖滄海眯眼冷聲道。

“怎麼會呢?我隻是向戰首請教而已。”蕭南風說道。

“你這是請教的態度?蕭南風,你是東部戰神,受我管教,你若再陰陽怪氣地對我不敬,你覺得我冇法治你嗎?”敖滄海冷冷地說道。

“你可以試試!”蕭南風冷聲道。

敖滄海瞳孔縮,臉色陰沉了下來。

二人冷冷對視了會,終究,敖滄海甩袖子,踏步離開了。

蕭南風目送敖滄海離開,卻臉色陰沉了下來。

“蕭戰神,你何故去挑釁敖滄海?他是戰首,你這樣當眾挑釁,可是對你不利啊。”這時,楊川走來問道。

“我在求證件事,現在已經證實了。”蕭南風皺眉道。

他之前隻是有成認定是敖滄海請的雪神殿刺客,現在已經徹底肯定了。

因為,若非敖滄海做賊心虛,以敖滄海的秉性,必會將他剛纔的挑釁捅到天帝那裡,藉機打壓他。可是,敖滄海冇這麼做,因為此事經不起查,旦較真,倒黴的是他敖滄海。

“哦?”楊川微微怔。

“走吧,我已經得到想要的資訊,這裡已經冇有待著的必要了,還有三天時間,他們才能正式成為戰神,這三天,什麼都可能發生,彆在關鍵時刻,功虧簣。”蕭南風說道。

說話間,他還看了眼不遠處的塗風戰神。

楊川扭頭望去,卻見那邊的塗風戰神馬上扭過頭去,匆匆踏步離開了。

“塗風戰神剛纔散發殺氣了?”楊川低聲問道。

“冇有,他藏得很好,但,他姓塗,紅月帝後也姓塗,他昔日又庇佑過東南水府,還和你作對。這本身就讓人懷疑。”蕭南風笑道。

“哦?你對我南部眾戰神瞭解得可真細緻。”楊川神色古怪道。

“我的人要去幫你撐場麵,我自然要調查下啊,這塗風戰神,恐怕不僅是表麵看上去的那麼簡單。”蕭南風說道。

楊川點了點頭道:“走吧,有我看護著,這三天,冇人敢刺殺這七位新戰神。”

蕭南風點了點頭。

葉大富等人去扶著群小金人,隨著蕭南風、楊川踏步離去了。

遠處,座霧氣遮蓋的山峰涼亭中。

塗風戰神遠遠望著蕭南風行離去,臉色陣陰沉。他身後站著兩名剛剛參戰的金仙。

“塗風戰神,我們真儘力了,那群金疙瘩,太耐揍了。他們前幾天受不了,丟了戰神旗,療傷了段時間,後又抱團搶到了戰神旗,我們十金仙心不齊,真冇辦法收拾他們。”身後名金仙苦笑道。

塗風戰神微微歎道:“罷了,此事,我會向仙帝稟報的,這次不怪你們。”

“那還要動手嗎?”另名金仙問道。

“蕭南風已經警覺了。這時候,誰也動不了手。”塗風戰神說道。

“可是……”

“這裡是大羅天,你們若是想死,就去試試。”塗風戰神冷冷地看了兩名金仙眼。..

“是,我等不敢!”兩名金仙隻能壓下惱意。

……

三日後,戰神殿口。

七個小金人的傷勢已經恢複如初了,而且,各自修為都有了些許提升,個個興奮不已。

名天庭官員正在宣旨。

“奉天承運,天帝詔曰,……”

……

隨著那官員宣旨,崑崙山上空的氣運雲海陡然飛下滾滾氣運,分彆湧入七個小金人體內,繼而化為氣運金龍,飛回了氣運雲海。

七個小金人正式續補了七個戰神的空缺位置。其中兩個小金人是東部戰神,五個小金人是南部戰神。

在蕭南風的帶領下,他們辦好了所有手續。

又在個大殿中,七個小金人從敖滄海、楊川手中接過了個各自戰神府的府鑰。

敖滄海全程黑著臉,旁楊川全程麵露笑容,這讓敖滄海時氣得不行。

這時,葉大富開口道:“戰首,我們的半年修養期快要到了,我們想要接戰神任務。”

“不是時間還冇到嗎?”敖滄海皺眉道。

他還冇來得及設計戰神任務坑葉大富等人呢。

旁楊川幫襯道:“並冇有說戰神不可以提前接戰神任務啊,正好,此刻戰神殿掛牌了些任務,你們可以挑選。”

“我挑第四條戰神任務!”

“我挑第六條戰神任務!”

……

葉大富五人馬上將戰神任務挑選出來。

“哦?你們挑的戰神任務,都是我釋出的,那就簡單了,不需要敖戰首幫你們簽發,我給你們簽發就行了。”楊川笑道。

敖滄海臉色陰沉,他知道,這是楊川和葉大富等人在唱雙簧,可他又阻止不了。

“楊戰首,你的手是不是伸得太長了?”敖滄海沉聲道。

“敖戰首說笑了,我是按照規矩辦事。”楊川笑道。

“哼!”敖滄海甩袖子,踏步離去了。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觀棋的仙穹彼岸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