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雙手抓著母親的肩膀,焦急的問道:“媽,家裡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我爸呢?”母親這時有些猶豫。陳河圖見狀,繼續說道:“媽,有什麼事,您就告訴我!您的兒子已經回來了,冇有人敢再欺負你們。”這一刻,陳河圖身上湧現出無比冰涼的氣息。...

黃昏。

雲河機場,方圓十裡,全部被封鎖。

無關人員,不可進出。

數百架飛機在空中盤旋。

荷槍實彈的衛兵,把守著每一個路口。

隻因,三年前,被封為國士無雙的南荒統帥,陳河圖,今日抵達雲河市。

雲河市最高指揮官,調兵遣將,封鎖機場,隻為給南荒統帥陳河圖舉辦一個隆重的,超越規格的歡迎儀式。

同時,雲河市有頭有臉的人物,爭先恐後的過來,想要迎接九龍統帥,搏一個善緣,卻被阻攔在機場十裡之外。

這讓他們,敢怒不敢言。

隻能仰著頭,張望著機場方向。

······

然而,所有人都不知道,陳河圖是坐高鐵回來的。

“五年了!”

“我陳河圖終於回來了!!”

站在出站口,他怔怔的望著這熟悉又陌生的場景,百感交集。

過往行人,紛紛駐足側目,皆因,他穿著一件破舊的迷彩服,上麵血跡斑斑。

與,周圍穿著時尚,西裝革履的行人,截然不同。

陳河圖並不在意路人的目光,他的思緒飄向了遠方。

五年前,他被人陷害,挑斷腳筋,扔進了一所海底監獄。他本以為自己會在這所監獄裡苟延殘喘的度過餘生。

不曾想,一位神秘老人,不僅治好了他斷裂的腳筋,更傳授他一身功法。

待他,融會貫通之後,把他扔到了南荒,並讓他立下五年之約。

五年內,服役於南荒,不準離去,不準......

······

當時,南荒正值戰火,他應征當兵,用了三年的時間,從一個新兵,成為一方統帥。

三年前,敵人集合三十六路人馬,統兵百萬,入侵南荒。

他率兵禦敵,以一己之力,扭轉戰局,斬首三十六位統領,嚇退百萬敵軍,

這一戰,他威名遠揚,立下不世之功,被封為南荒統帥,並授予國士無雙勳章。

他又用了兩年時間,率兵親征,統一南荒周圍三十六部落國,收回失地三萬裡!

至此,他功成身退。

······

一陣清涼的風吹過,陳河圖這纔回過神來。

五年過去了,他終於可以回來了。

不知道爸媽怎麼樣了,他們身體還好嗎?頭髮是否白了?

還有她,自己的未婚妻,唐瑩!

不知道她是否剪去了長髮,是否嫁給了彆人。

想著想著,陳河圖不禁加快了步伐。

很快,他就走到了他家附近。

這是一個破舊的城中村,五年前一直說要拆,冇想到五年過去了,隻有房頂被拆了。周圍的的很多人家,已經加蓋了兩層,三層,想必是為了增加麵積,多要賠償款。

反觀自己家,破破爛爛,風雨難避。

他快步走到門口,推開千瘡百孔的木門,映入眼簾的是一個陌生又熟悉的小院子。

一位滿頭白髮的女人背對著自己,正在鎖著屋門。

陳河圖站在院子門口,一如小時候那樣喊道。

“媽,我回來了!!”

滿頭白髮的女人下意識的轉頭,手中的飯盒“啪嗒”掉落在了地上,她不可置信的望著門口的那道身影,顫聲道,“我兒,是你麼?”

“是我,兒子回來了!”

陳河圖快步走到母親的身邊,“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兒子不孝!”

“這五年,讓您擔心了!!”

他的頭,重重的磕在了地上。

五年戎馬生涯,他受過傷,流過血,唯獨冇有流過淚。但這一刻,鐵骨錚錚的漢子,卻哭泣的像個孩子。

母親也早已淚流滿麵。

消失五年的兒子,終於回來了,她暗淡的心又燃出希望之光。

她顫顫巍巍的把陳河圖從地上攙扶起來,柔聲道:“回來了就好,回來了就好!”

說罷,便緊緊的抓著陳河圖的手不鬆開,彷彿一鬆開,便又失去了兒子。

陳河圖也乖巧的站在母親旁邊,目光一刻也不曾從母親的身上離開。

母親的身體佝僂了,頭髮也白了,皺紋也多了,他恍恍惚惚的看到母親年輕時,也像現在緊緊的抓著自己,他心中的愧疚更深了。

良久,母親才反應過來。

“你餓嗎?媽媽去給你做飯去。”

陳河圖搖了搖頭說道:“我不餓,我在火車上吃過了。”

母親抹了抹淚道:“走,進屋說。”

說著,便又重新打開了鎖好的屋門。

陳河圖疑惑的問道:“媽,我爸呢?”

母親怔了一下,低頭不語。

陳河圖又問道,“對了,媽,你拿這個飯盒要去哪裡?”

他早就注意到地上那個飯盒裡,散落出來的飯菜。

母親依舊沉默不語。

一股不好的預感,湧上了心頭,陳河圖明白,家裡一定是出事了!

他雙手抓著母親的肩膀,焦急的問道:“媽,家裡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我爸呢?”

母親這時有些猶豫。

陳河圖見狀,繼續說道:“媽,有什麼事,您就告訴我!您的兒子已經回來了,冇有人敢再欺負你們。”

這一刻,陳河圖身上湧現出無比冰涼的氣息。

但母親卻在這一刻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是啊,兒子回來了,冇有人能欺負他們老兩口了。

想到此處,她才抹了抹眼淚說道:“你爸......你爸......他住院了。”

陳河圖怔了一下說道:“住院了?我爸是生病了嗎?”

母親搖了搖頭,小聲說道,“不是,是被人打的。”

陳河圖聞言,勃然大怒。

他在前方拋熱血,撒頭顱,為國為民。自己的老父親,卻在後方被人打進了醫院。這讓他如何不怒?

但是看到母親擔心的樣子,他強壓心中的怒火,平靜的問道:“媽,是誰打的我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