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凡說完,就將謝易香送他的東西拿了出來——鳳舞鞭和瀚海訣。

瀚海訣,他已經學會了,作用倒是不大。

至於鳳舞鞭,和燭龍劍同為蓬萊的鎮宗之寶。

寶貝雖好,楚凡不是很需要,一把龍紋劍足矣。

他原是打算將鳳舞鞭歸還蓬萊的,在療傷之前他也聯絡了宋乾坤。

不過宋乾坤冇要,並且允許楚凡自行處理。

楚凡想了想,自然是想把鳳舞鞭交給葉欣然。

畢竟葉欣然是宋乾坤最喜愛的徒弟,鳳舞鞭給了她,變相也算是屬於蓬萊的。

楚凡將鳳舞鞭的來曆說明,葉欣然也是快速將法寶認主。

她稍微操控了幾下鳳舞鞭,就禁不住讚歎道:“這就是鎮宗之寶嗎,當真厲害……”

說罷,她又好奇地翻看了一下瀚海訣。

這是徐半仙親留給謝易香的秘籍,楚凡早就會了,還教給了老婆,所以他就冇再看這本。

不過葉欣然更加細心,仔細翻閱了一番,很快發現了特彆之處:“這本《瀚海訣》,跟你教給我的好像不太一樣。”

“不一樣?難道瀚海訣有兩種?”楚凡驚疑道。

葉欣然又研究了一會兒,道:“我明白了……自從你教給我瀚海訣後,我總覺得這部功法不完美,似乎不太適合我。”

“但為何我冇感覺到不適合?”楚凡疑惑道。

“我結合了謝前輩的這本,才推測出原因。不出意外的話,瀚海訣確實分為兩種,你學會並且教給我的,是第一種。第一種與元陽之身更契合,說白了就是適合男人修煉,可以理解為男版功法。所以,我修煉起來覺得一點欠缺。練是可以練,但隻能達到8、9成效果。”

楚凡恍然,道:“所以謝易香的這本,就是專為陰柔之身定製的?更適合女人修煉?”

葉欣然點了點頭:“應該是這樣。”

楚凡向心中不禁感慨萬千:看來,徐半仙當初對謝易香是真的好,把法寶和定製的女版功法都送了。

當然這也可能是一種補償,留下了分手費,他就能心安理得地離開了。

不過以徐半仙的人品,願意留下分手費,就已經很稀奇了。換做彆人,他恐怕連一根毛都捨不得。

…………

彆人的人生,楚凡並不想也不能去改變什麼。

謝易香和徐半仙的經曆,對楚凡最大的影響是,讓他愈發認為,一生平安幸福,有愛人陪伴,或許比修煉、成仙更有意義。

“我先去閉關幾日,多研究一下這本新的瀚海訣。”葉欣然的聲音打斷了楚凡的思緒。

“去吧。”楚凡道。

葉欣然語氣平淡,心裡卻是無比認真。

不久前楚凡與使君、蔡紹陽一戰,楚凡受到重創,甚至遇到了性命之危,她知道時已經結束了。

但葉欣然從來冇有耍小脾氣,更冇有哭喊著要跟楚凡並肩作戰。

因為她明白最簡單的道理,如果幫不上忙,至少不要幫倒忙。

這段時間以來,她從來都冇鬆懈過修煉,她也想達到半仙,這樣就有資格與站在楚凡身旁了。

這個目標,對彆人來說很難,但她衝一下也不是不可能。

上次在蓬萊島,她啟用了先輩傳承,修為一躍達到了雷劫後期。

按理說,先輩的傳承有機會讓她直接到達半仙的,再不濟也是雷劫大成。

事實上,效果不如預期。

當時她就發覺了,是自己的功法拖了後腿。

眼下她得到了專用於陰柔之身的瀚海訣,有信心跨越先前的障礙,重新衝擊半仙。

老婆閉關,並不是什麼大事,楚凡並冇有太放在心上。

他冇想過,一個勤奮努力的絕世天才,配合最有利的資源,會產生什麼反應?

…………

楚凡更多的心思,放在了接下來計劃上。

八岐大蛇奸猾,楚凡想萬無一失地贏,光靠實力恐怕不夠,還需要在計謀上更高一層。

楚凡神識外泄,傳音道:“老黑,來我這一下。”

老黑,正是當初求著跟隨楚凡學習的波斯王子。

後來老黑跟了楚凡挺長時間,楚凡也就答應了收徒這事。

不過楚凡這種是當師父的,基本都是放養,隨便教點功法、法術,讓徒弟自學就完事了。

老黑並冇有像其他弟子一樣呆在築龍宗,而是一直在青蛟度假村。

天仙集團重啟,需要在海外市場發展一些業務,老黑就主動承擔了這部分工作。

葉欣然見老黑性格踏實,修煉和工作都很認真,也是幫了老黑不少,時不時指點一下老黑的修煉。

正因此,老黑的進步比其他人還更快,有望在今年達到合道境。

要知道,老黑在來華國夫婦之前,連化神境都冇到呢。

老黑對楚凡夫婦無比感激和尊敬,一聽楚凡呼喚,趕忙就過來了:“師父,叫我何事?”

“我記得你跟我說過,以前你是波斯國的王子吧?”楚凡道。

老黑回道:“確實是,不過我為了出國追隨師父,已經放棄了王位繼承權。”

“我不是讓你去爭權的,是想讓你幫我個忙。”楚凡正色道。

老黑連聲道:“師父可彆說幫忙,折煞了弟子,你要我乾什麼,儘管說便是。”

楚凡道:“現今八岐大蛇的最後一塊碎片,就在波斯國範圍內,我想讓你動用一下波斯國的關係,幫我搜查一下。”

老黑爽快地道:“這冇問題,我這就回國一趟,跟父親說一下,讓他派兵搜查。畢竟我是他的孩子,這點事還是會答應我的。”

“那就辛苦了。”楚凡道。

老黑興致勃勃地道:“不辛苦,我剛好也想回家看看了。嘿嘿,當初父親不支援我出國拜師,現在我變化這麼大,必須好好向他炫耀一下。這叫……咦,那個成語叫……”

“衣錦還鄉。”楚凡提醒道。

“對對,衣錦不還鄉,如錦衣夜行。我這趟回去,就屬於衣錦還鄉了哈哈。”老黑嬉笑著道。

…………

安排完老黑後,楚凡又召集了誅妖盟的成員們。

隻靠老黑的王族力量,肯定遠遠不夠。

因此,楚凡安排了大批誅妖盟成員前往波斯,一起尋找碎片,另外也是對波斯的一種保護。

否則萬一八岐大蛇出現在波斯範圍內,普通人決計對付不了大蛇。

次日,波斯帝國之中,便掀起了聲勢浩大的“搜尋”活動。

誅妖盟對此次行動表現出了極大的重視,似乎是勢在必得。

雷劫、合道境高手,幾乎傾巢而出。中層成員,也是出動了數千人……

然而楚凡本人,卻是悄然來到了中原的一處無名山間。

深山之中,坐落著一座不起眼的小寺廟。

此處,正是使君殞命之地。

當初使君被楚凡追殺,戒狂大師突然殺出,幫楚凡成功抹殺使君。

戒狂大師本人是雷劫大成,他的兩位師兄,都是半仙級。

戒狂大師也答應楚凡會幫忙對付大蛇,今天楚凡來這裡,正是為了商量最終的計劃。

“哈哈,楚凡小友,多日不見……”戒狂大師笑嗬嗬地迎了上來,“前些天你在玉子山一戰,我也聽說了,可惜冇能參加,深感遺憾。”

楚凡笑著道:“上次隻是為了抓內奸,不值得動用大師。接下來有一場大的,大師可願參加?”

“難道是……直麵八岐大蛇?”戒狂大師眼神一亮,作為一個戰鬥狂人,越是強大的敵人,越能引起他的興趣。

楚凡點了點頭。

戒狂大師很是興奮,道:“我去叫兩位師兄。”

說著,他就又和楚凡來到了裡麵的大殿裡。

上次楚凡來的時候,隻見到過其中一位師兄,另一位在閉關修煉就冇見著。

今天,這戒睡大師,依舊在睡覺。

“戒睡師兄,你睡了著嗎?冇睡著吧?你一定冇睡著吧?彆睡啦,大魔頭殺到家門口啦!!”

在戒狂大師一頓呼喊中,戒睡大師終於不情願地爬了起來:“喊啥喊啊,有事不能先去找師兄嗎。”

“大師兄不是在閉關嘛……”戒狂大師嬉笑著道。

楚凡提議道:“兩位大師的師兄,還在閉關?若如此,還是先不驚擾他了。”

戒睡大師揉了揉眼睛,道:“不妨事,大師兄差不多也到出關的時候了……”

戒狂大師也是看了一眼時間,道:“大師兄一個月前的中午閉關的,每次都是閉關於一個月整,估計再過一兩個小時,他就出來了。要不,楚凡小友,還是等他一會兒吧。若你真想找人當幫手,大師兄比我倆更有用。我倆加起來,都不是大師兄的對手。”

楚凡又驚又奇:“比兩位加起來都強?如此強者,我還不曾耳聞,不知那位大師法號?”

“大師兄法號無言,其實年紀比我倆小,不過修行之人以實力資曆為尊,我們才叫他大師兄的。”戒狂大師解釋道。

戒睡大師補充道:“我和戒狂原先是名門弟子,後來受不了麻煩的門派鬥爭,便選擇了隱居避世。幾年前大師兄在一家佛寺掃地,也是不習慣大寺裡的繁文縟節,便和我倆一起出走。”

“三位都是不拘於世俗之人啊。”楚凡感歎道。

說完楚凡微微一頓,腦中聯想了什麼。

無言大師?這個法號,有點耳熟啊……

楚凡對無言大師這個稱號不熟悉,但對楚無言這個名字很熟!

他的父親楚無言,正是幾年前發現妻兒都死了,心灰意冷之下出家了。

難道……不會這麼巧吧?

楚凡的心情忽然難以平靜,試探性地問道:“兩位大師,那位無言大師,俗家真名是什麼?”

“我們一直都叫無言師兄,倒是冇提過俗家名……不過說起來,無言師兄的五官,好像跟楚凡小友有幾分神似呢。”戒睡大師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