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昆廷開著自己的加長賓利前往太陽神殿的古堡!

去的路上,也冇通知任何人。

此時已經是深夜十一點了。

昆廷親自開車,長白四怪就坐在後麵的座位上。陳亦寒並冇有跟著一起去,但他會在暗中觀察一切。

車子駛入太陽神殿的勢力範圍之後,立刻驚動了太陽神殿的人。但太陽神殿的人並不敢阻攔昆廷,隻能讓昆廷這般長驅直入。

洛天瑤也在第一時間知道了這個訊息。

當時洛天瑤正在辦公室裡辦公,聽到昆廷徑直驅車而來時,頓時失色。她心裡很清楚,昆廷不是個無的放矢的人。昆廷已經知道了藏龍真人的厲害,現在既然敢來,一定是有所依仗的。

這些天裡,她就是有些擔心昆廷身後還有更厲害的高手。

現在昆廷的到來就剛好證實了這一點。

洛天瑤不敢耽擱,馬上喊來了秦雲霜和藏龍真人。太陽神殿裡雖然高手如雲,但與藏龍真人這樣的高手比起來,都是不值一提。

藏龍真人和秦雲霜快速來到了洛天瑤的辦公室裡。

辦公室裡,燈光雪白。

藏龍真人聽聞這個訊息後,臉色極其沉重。他也一直擔心啊!心裡就是在期盼著陳揚快些回來,可這一個星期過去了,陳揚那邊是杳無音訊。他知道,陳揚之所以離開,就是在擔心昆廷這邊會有更厲害的高手。

現在一切都得到了證實!

昆廷既然敢來,那就說明此番他帶來的高手是勝於之前的康巴奇的。不然的話,那不是前來送死?藏龍真人心中暗暗叫苦,覺得自己連康巴奇都搞不定,現在又來個比康巴奇更厲害的存在,這該如何是好?

洛天瑤以往都是殺伐決斷的主,但現在麵臨的完全不是凡人範疇的敵人,所以她現在也是七上八下,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就像是冷兵器的高手遇到了全是熱武器的敵人,最關鍵的是,這些敵人不僅熱武器厲害,其拳腳的修為更是恐怖。她和秦雲霜也就看出藏龍真人麵色很難看。

洛天瑤小心翼翼道:“真人,是不是很難對付?”

藏龍真人苦笑,道:“的確很難辦,上次應對那人就已經頗為艱難了。現在昆廷既然敢這般光明正大的闖過來,必然是有所依仗的。貧道初步感應了一下,隻能感應到昆廷的存在。但昆廷的身邊肯定還有人,可貧道卻感覺不到,這就說明,他們的修為都在貧道之上。”

“他們?”秦雲霜失色,道:“來的不是一個高手?”

藏龍真人道:“初步感覺,並不止一個,而且個個都是修為驚人!”

洛天瑤倒吸一口寒氣。

秦雲霜也變了臉色。

隨後,洛天瑤馬上站起身來,向藏龍真人說道:“既是如此,道長肯定也是不敵。道長,你為我們做的也已經夠多了。現在,你立刻離去吧。”

藏龍真人一怔,道:“離去?”

洛天瑤說道:“不錯,我不希望道長您萬裡迢迢過來,最後白白犧牲。”

秦雲霜臉色煞白,但這時候卻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藏龍真人看向洛天瑤,道:“貧道若是走了,洛小姐,你怎麼辦?”

洛天瑤眼中閃過堅毅之光,道:“大不了就是一死,或是捨棄這身肉皮囊,不然又還能如何呢?”

藏龍真人道:“哎!”

洛天瑤又道:“道長,您快走吧!”

藏龍真人苦澀一笑,道:“此時此刻,不是貧道或是你們想走就能走的。這些高手出動,我們都已經在他們的神識籠罩之下。逃跑,全是徒勞!”

洛天瑤向藏龍真人深深一揖,道:“晚輩連累了真人,愧悔萬分!”

藏龍真人扶起洛天瑤,道:“洛小姐,不必如此。貧道既然選擇出山,那就是做好了麵對一切的準備!若是貧道註定難逃此劫,那便也是貧道的命數!”

之後,藏龍真人開始盤膝而坐。

他閉目養神,看似等待劫數降臨,實際上卻是在通過腦域裡的精神印記來溝通陳揚。

但這個時候,無論他怎麼溝通,那邊的陳揚卻都冇有任何迴應。他的呼喚便如泥牛入海……

藏龍真人心中暗暗叫苦,同時還生出疑慮,想著陳揚莫不是真的腳底抹油,就此開溜了吧?

他有無數的擔憂,可此刻,一切都隻能自己扛著。

昆廷一行人來的很快,洛天瑤也吩咐下麵的人,不得阻攔。

主要是阻攔了也冇撒用。

很快,昆廷就帶著長白四怪來到了洛天瑤的辦公室裡。

一進辦公室,長白四怪中的老大徐長峰便設下了結界,將這片區域籠罩。如此一來,此間所發生的一切,外人便也就都不知道了。

藏龍真人也站了起來,麵對這樣強大的敵人,他那裡有托大的資格。

他的目光掃視長白四怪……

片刻後,不禁失色,道:“你們……你們……你們是長白四仙?”

“什麼長白四仙?”洛天瑤疑惑的看向藏龍真人。

藏龍真人馬上說道:“這四位前輩乃是長白山上的四位仙人,貧道當年就非常仰慕他們。”說罷之後,便向徐長峰等人稽首行禮,道:“四位前輩在上,晚輩藏龍道人,在此有禮了。不知道四位仙人突然駕臨此地,所謂何事?這昆廷乃是西方惡霸,四位前輩都是我們東方的能人,難道今日要幫助外人來欺負我們東方人嗎?”

藏龍真人也是聰明之至了,馬上就來拉攏關係。

昆廷在旁反正是不說話,他知道今日的主場不是他,他隻是一個幌子。

那徐長峰卻是一笑,道:“你就是藏龍真人?”

藏龍真人道:“晚輩正是!”

徐長峰道:“剛纔你說我們是長白四仙……哈哈,這麼多年了,老夫還是第一次聽說有人叫我們長白四仙。修行中人,不都是視我們為怪,為魔嗎?”

藏龍真人道:“晚輩心中的確一直仰慕四位前輩!”

那長白四怪中的老二胡忠良也開口了,哈哈大笑,道:“藏龍老小子,你也不用在這裡跟我們攀什麼關係。今日我們來了,要辦的事情是一定要辦的。也絕不會是你三言兩語就能動搖的,不過看你還算客氣,我們也可以考慮給你個體麵的死法。”

藏龍真人頓時誠惶誠恐,道:“四位前輩,為何要動此雷霆之怒?”

這時候,洛天瑤和秦雲霜也是心中狐疑,怎麼都想不通這昆廷帶來的高手為什麼是東方的。這些東方高手又為什麼要聽命於昆廷呢?

百思不得其解!

但不管怎樣,洛天瑤和秦雲霜都知道自己今日不妙。

洛天瑤深吸一口氣,站了出來,說道:“冤有頭,債有主。一切的過錯與罪孽皆是因我而起,今日我洛天瑤在此,要殺要剮,悉隨尊便。但還請你們不要難為藏龍真人,也不要為難雲霜!”

徐長峰等人看了洛天瑤一眼,眼中閃過讚許之色。也就明白為什麼昆廷和陳亦寒都對此女念念不忘了。徐長峰淡淡點首,道:“洛小姐,我們雖然是第一次見你,但已經聽說了你的很多事情。今日之所以來,的確是為了你。但也不單純是為了你。”

頓了頓,目光轉向藏龍真人,道:“老夫檢查了了康巴奇的屍身,現在也看到了你的修為。以你的修為,絕不可能是康巴奇的對手。事已至此,讓你背後的那個人出來吧。”

“背後的人?”洛天瑤和秦雲霜頓時驚訝萬分。

藏龍真人也看向徐長峰,道:“前輩,不滿您說,晚輩的背後的確還有一位高人。”

“什麼?”洛天瑤和秦雲霜的嘴巴已經合不攏了。

長白四怪中的三師弟魏晨也開口了,冷笑一聲,道:“不然你們以為這藏龍道人為何要無緣無故跟隨你們遠赴海外……不然你們以為,為什麼每次都能遇難呈祥?真以為你們背後有神靈庇佑嗎?你們這一路走來,之所以平安無事,全部都是因為背後有個神秘人在保護你們!”

“神秘人?”洛天瑤和秦雲霜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那位相救的神秘老者。難道是他?

可是她們也不認識那神秘老者啊?

徐長峰懶得多說,便對藏龍真人道:“將他叫出來吧。難道一定要我們大開殺戒,他才肯出來嗎?”

藏龍真人滿臉苦澀,道:“不瞞前輩,我背後的那位高人已經知道昆廷背後可能還有高手。所以他提前去請人了,那位高人是要找自己的師父過來的。據說他的師父乃是當世一位至尊,但到底是什麼人物,這晚輩就不得而知了。”

“你在虛言恫嚇我們,是也不是?”老四李斐眼神一寒,忽然虛空出一道手印掐住了藏龍真人的脖頸。

藏龍真人頓時呼吸難受,麵對李斐這樣的修為,他也根本半點抵抗都做不到。嗖我的維幸弓鐘呺yzddcy,也就是宇宙大帝陳揚的首字母,在弓鐘呺裡,馬上就可以看到陳揚大顯神威!

洛天瑤和秦雲霜便就看到藏龍真人捂住自己的脖子……明明脖子處什麼都冇有,但他卻是如此的難受,好似要窒息了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