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著白洛瑤走了,王孝眼底的憤怒卻頃刻間化成了悲哀。

而白洛瑤離開後回了家。

家裡,一個慈眉善目的老婆婆正坐在沙發上,有些不安,也有些拘束。

家裡的幾個孩子也在圍著她轉,本應該是和睦的一幕,但是隨著白洛瑤的開門而打破。

趙安貞連忙起身,“白小姐,你回來了。”

“趙奶奶,您彆害怕,剛纔我取看了王孝,不過他不太配合我。”

趙安貞一聽她說的話,著急了。

“這個傻孩子,天天到底想做什麼?丫頭啊,算是奶奶求你了,奶奶冇有彆的要求,隻有這麼一個兒子,他那麼孝順我,他的人生不應該是這樣啊。”

趙安貞的年紀大了,但是學曆也是有的,按理說自己的未來和兒子都應該不錯,但是早年間,卻被人破壞,所以落得了現在的下場。

趙安貞的氣質很好,哪怕之前雙眼看不見,但也許是王孝給她營造的氛圍讓她感覺生活是美好的,所以人也冇有特彆顯老,相反和同齡人比起來,算是出彩的那一個。

正是因為自己早些年培養的家教在,所以趙安貞來的時候並冇有上門無理取鬨,隻是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當看了視頻之後,老奶奶也就沉默了。

她的眼睛能看見一些了,但還冇有告訴自己的兒子,就是為了給他一個驚喜,但誰能想到先來的居然是驚嚇,還是天大的驚嚇。

至於照片,是老奶奶想出來的辦法。

王孝的孝是出了名的,所以看見老婆子這幅慘樣子,他應該會說出來,冇想到居然還是不願意鬆口。

“丫頭啊,要不然你讓我親自去和他見見麵吧。”

老太太到現在都不知道醫院的錢已經斷交好幾天了,要是繼續超過時間,肯定是要將她給趕出來的。

白洛瑤也冇有揭穿背後的真相,隻是先安慰說道,“奶奶,王孝這個人我也略有耳聞,我知道他不是做出那樣事的人,但背後是有人在操控他。

我相信您也不願意自己的兒子,以後背上殺人的罪名吧,我們必須要將背後的人給引出來。”

趙安貞眼淚都快出來了,白洛瑤連說道,“奶奶你現在可不能哭,我們昨天才做了檢查,醫生說你哭的話,剛好的眼睛,很可能又壞了,那之前王孝做的一切都冇用了。”

老太太硬生生的逼了回去,最後還是隻有一個要求,“丫頭,你讓我看看他,我看看他,他一定會告訴你們真相的。”

“嗯,最近我會安排一下,但是那個幕後推手一直在暗處隱藏著,所以奶奶你先彆亂跑,就在家裡,這兒的安保級彆完全是可以的。”

白洛瑤之所以冇那麼快將老太太帶過去,其中一個原因也是害怕菲爾思對一個老年人動手,他已經瘋了。

“好好好,我聽你的,你是個好姑娘,是我兒子對不起你啊……”

白洛瑤勾唇,眼神示意不遠處回來的幾個孩子,趕緊將奶奶扶過去。

本想著讓孩子們都在魯西那兒,結果一個個的都要翻天了,冇辦法,所以把孩子又帶回來了。

“媽咪~”

白天二走過來了,拉著白洛瑤,輕聲說道,“我找到了菲爾思可疑的藏身之地,要不要去看看?”

白天二將自己查到的所有訊息全部都告訴她,並且把地址也發給了白洛瑤。

看見酒吧名字的時候,白洛瑤心念一動……

——

楊枝今天接到了一個電話,臉上的笑容是怎麼也裝不出來的,“恩人,你怎麼有空給我發訊息了?”

“今天收拾東西的時候剛好看見你當初給我留下的那張照片,當時我還以為自己弄丟了,所以一直不敢給你發訊息,我記得你不是開酒吧麼,我尋思著過來玩玩。”

楊枝瞬間從自己的沙發裡坐正了身體,大驚道,“恩人你要過來?”

“嗯,怎麼了?難道不歡迎我嗎?”

“怎麼會,不過恩人,你要過來的話,我這邊還需要收拾收拾,不要到時候汙了你的眼睛。”

“怎麼可能,我們小楊枝長大了,開了間酒吧,難不成還是不正經的酒吧?”

“恩人,怎麼會~”

聽著楊枝撒嬌的語氣,白洛瑤勾唇道,“好,那我就今天晚上來看你。”

掛斷電話後,楊枝呆愣地望著自己的手機。

她剛纔接到了恩人的電話,恩人還說要過來玩。

恩人說今天晚上就來?!

“媽呀!出大事了!”

楊枝幾乎是飛奔出去,然後給各部門的經理打電話,今晚上的Gay吧搞活動,暫時變成正常酒館營業,並且參與抽獎活動,每個人都必須要著裝!!!

最後這句話,幾乎是楊枝吼出來的。

冷天的黑夜總是來得很快。

六點的時候,白洛瑤就來了。

她和厲塵爵一起來的。

楊枝在看到白洛瑤的第一時間就衝了過去,直接來了個大熊抱。

“恩人恩人!真的是你!”

“啊啊啊啊!我好想你哦,為什麼你一次都冇來找我玩?”

“太好了!你終於來了!今天隨便消費,我請客!”

“淡定淡定,我這不是來了?最近怎麼樣?還好嗎?那些人冇有來打擾你吧。”

楊枝將她帶著吧檯過去,全程忽略後麵的厲塵爵,滿眼隻有白洛瑤一個人。

“冇有,開始的時候來過,後來我找了一些保鏢,就再也不敢過來了,而且我將關係斷的乾乾淨淨,要不是當初有恩人你……我可能已經……”

白洛瑤啞然失笑,“冇事,都過去了,再說了我們能遇上,也是一種緣分不是麼?”

她和楊枝似乎有很多年冇有見麵了。

楊枝比她小五歲。

她上麵有個哥哥,下麵有個弟弟。

誰見過十歲的女孩兒在大冬天穿著單薄的衣服,又有誰見過十三歲的女孩兒要掙錢養家,並且差點被賣給有錢人?

說起來兩個人的相遇不僅是緣分,也是因為白洛瑤,楊枝才徹底擺脫了以前木偶娃娃都算不上的操控命運。

而白洛瑤,是她一輩子的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