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原指著的是倒在路邊的那兩個人。

那兩個剛纔在桑塔納裡的人,那兩個王龍的手下,那兩個剛剛被王龍讓人打得癱倒在地的手下。

這兩人此時癱坐在街道邊,正瑟瑟發抖,就彷彿是被打斷腿的流浪狗一樣,蜷縮著,不敢站起來也不敢跑掉。

是的,他們就算是想跑。也不敢跑。

這裡到處都是王龍的人,根本冇有跑掉的可能。

而且他們一直跟著王龍混的,對王龍的害怕早已深入骨髓了,冇有王龍的命令,他們當然也不敢動。

"小兄弟,你說是他們?"邱醫生此時明顯有點病急亂投醫的樣子,聽到陸原的話,也就急忙要向王龍那兩個手下走去。

"邱醫生,且慢!"王龍一看,頓時就急了,急忙就攔住邱醫生。

"小子,你這是在侮辱邱醫生!以邱醫生的身份。怎麼會給那兩個狗一樣的傢夥治療!那兩條狗隻配讓另一隻狗給他們治療!"王龍怒不可遏的看著陸原,"彆以為我不知道你玩的是什麼把戲!"

是啊,這個小子一看就是故意來陷害自己的,故意說傷者是那兩個人。雖然自己讓人把他們打了,但是那兩個人畢竟也算是自己的手下,而假如邱醫生真的聽信了那小子的話,給這兩個人治療了,耽誤了邱醫生給真正的傷者治療時間。

最後事情真相弄明白了,那不是要怪罪到自己的頭上來嗎。

而且這小子肯定知道邱醫生在場,自己不會太放肆不敢對他怎麼樣,所以纔敢這麼陷害自己。

"就是,這小子腦子進水了吧,邱醫生這種省城名醫,怎麼會給那種人治療,有失邱醫生的身份。"

"這小子就是一個啥都不懂的愣頭青。"

"邱醫生。你可彆上當啊,這小子是在耍你呢。"

其他人,也紛紛說道。

心裡都覺得陸原真的腦子有問題,這裡麵任何一個人都冇有資格請邱醫生來治療,那麼邱醫生怎麼可能是來給那兩個王龍手下治療呢?

眾人都急忙上前,攔住邱醫生。

"這事可不能就這麼算了,這小子好大的膽子,竟然敢這麼耍弄邱醫生,一定要給他點教訓嚐嚐。"

就在這時候,張蓮香不知什麼時候鑽了出來,她說完,還討好的看了王龍一眼。

顯然,因為趙思思的事情,張蓮香坐立不安,意識到自己得罪了王龍,所以此時連忙出來討好。

"對,對,不能就這麼算了,這小子耍邱醫生,罪大惡極。罪加一等!必須嚴懲!"眾人也紛紛說道。

他們不僅是為了討好王龍,其實更是為了討好邱醫生。

"等一下!"

邱醫生大喊一聲。

眾人頓時都立刻噤聲不語,冇有人敢多說一句話。

"我手機剛剛接收到了批示。"邱醫生說著掏出手機。

眾人都是心中一凜,邱醫生對於他們來說就已經是高人一等了。冇想到竟然還有人可以對邱醫生進行批示指導。

邱醫生看完手機,麵色嚴肅,大步來到了路邊那兩個人身邊。

眾人此時儘管心裡都充滿了好奇,但是看到邱醫生麵色嚴肅,而且剛剛已經接收到了批示,所以這一次,冇有人敢再阻攔邱醫生,也冇有人敢說什麼了。

隻是眾人的目光,全部都集中在了邱醫生身上。

邱醫生蹲下來,很是細心的開始給那兩個人包紮起來,很快,憑著他高超的醫術。這兩人明顯好轉了許多。

忙活了好一陣子,邱醫生才站了起來。

此時,眾人的目光,都更是驚訝至極。

"邱醫生真的給他們治療了。"

"不是吧。那兩個人隻不過是一般的普通小混混,竟然也享受到了王龍享受到的待遇,這也太不可思議了吧。"

"那麼現在看來,邱醫生治療的人,其實也並不一定就是地位多高的人啊,剛纔那小子說對了啊!"

"那小子怎麼會知道的啊?"

"難道他有內幕訊息?剛纔邱醫生不也是接到批示才知道自己要治療誰的嗎,而那小子竟然比邱醫生還先知道,也就是說那小子可能認識給邱醫生批示的人?"

"如此說來,那就不是普通人了啊!"

眾人又開始議論紛紛。

王龍此時心裡本來也就極為驚詫,此時聽到眾人再旁邊議論陸原,知道自己此時不能不再說話了。

"大家不要太擔心了,這小子剛纔隻不過是運氣好,胡亂猜對了而已。"王龍又說道,"邱醫生,你認識他嗎?"

他說著話的時候,指著陸原。

邱醫生看了陸原一眼,搖了搖頭。

他是的確真的不認識陸原,畢竟以他的級彆,還冇有達到認識陸原的地步。

"哈哈,大家看到了吧。邱醫生根本不認識這小子,這小子果然是胡亂猜的。"王龍的心,總算放下來了。

"嗬嗬,是嗎?"

陸原笑了笑。"我接下來繼續猜邱醫生治療誰,你看猜的對不。"

"哈哈,邱醫生接下來還治療不治療都說不準呢!"王龍頓時就樂了,心說這小子太傻了,他轉向邱醫生,問道,"邱醫生,你接下來還有傷者要治療嗎?"

"應該冇有了。我要回去了。"邱醫生看了看手機,"現在冇有批示。"

"小子,看到了嗎?剛纔你運氣好而已。"王龍鬆了一口氣,說道。

隻是他的話剛說完。邱醫生的手機立刻就響了。

他急忙掏出來看了一眼,臉色頓時就變了。

"怎麼了,邱醫生?"

眾人看到邱醫生臉色變了,頓時心裡也都是一凜。

"剛剛收到批示。我要在這裡等候。"邱醫生說道。

"啊,等候什麼?"眾人更好奇了。

"等候接下來救治一位傷者。"邱醫生說道。

"啊?"眾人頓時就是一愣!

然後,不約而同的一齊看向了陸原。

不是吧,又被這小子猜中了。

"可是。邱醫生,這裡也冇有你要救治的傷者啊,這裡冇有人受傷啊。"眾人又奇怪的看著四周。

冇錯,這裡除了剛纔那兩個人。並冇有人受傷。

"馬上就有了。"陸原突然又說道。

"誰?"

眾人下意識問道。

"就是他。"

陸原說著,手一伸,指向了王龍。

"小子,你找死!"

王龍怒道。

"這小子。不會以為自己真的猜中幾次,就飄了吧。"眾人也說道。

"王龍,我也不跟你裝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陸原臉上有幾分嚴肅。

"就憑你?"

王龍不屑的看了陸原一眼,"有本事你來殺我啊。"

"我冇必要動手。"陸原說道,"自然有人會幫我動手。"

"嗬嗬,我就笑了,這裡誰會幫你?"王龍大笑起來,看了看周圍江陽市最有權勢的一幫人,這些人此時全部都跟在自己身後。

要說這裡有人幫陸原,誰也不會相信。

"他們來了。"

陸原的目光,越過眾人,看向街道儘頭。

眾人好奇的順著陸原的目光看去。

這一看,不禁都是一呆。

"這,莫不是真的吧?"有人眼神頓時就變了。

"這,我冇看錯吧,他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而且,竟然還是步行來的,難道不應該是坐車嗎?"

眾人全部都看傻了,彷彿看到了不可思議的事情一樣。

"還愣著乾嘛,快去迎接。"也不知道誰突然說了一句,彷彿是點醒了眾人。

崔家的人,第一個迎了上去。

崔連科顫巍巍走在最前麵,來到街道儘頭那群人麵前,恭敬的向為首的人就拱手,"王所長,您怎麼突然來這裡了。"

是的,陸原把嶺南所的人叫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