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這些都是因為你!統統毀了!”

“最歹毒的!明明是你!為什麼你要回來?!為什麼你冇有死在那個山崖?!”顧沛嫣幾乎是歇斯底裡的怒吼:“為什麼?!!!”

顧傾夏一字一頓:“你真是個瘋子!!”

“那又如何?”顧沛嫣冷厲看向她:“我可是將你養父的秘密都告訴你了啊!救還是不救他,全都看你!”

她向著顧傾夏又走進一步:“我隻給你一週的考慮時間,在一週之後的顧氏週年慶上,如果你不能遵照我說的話,當眾告訴所有人,將老爺子的股份轉交給我,那麼,你這一輩子,都見不到你的養父了!”

“顧沛嫣。”顧傾夏看著她:“如果真的如你所說,我的養父,跟你是……跟你是那種關係,你怎麼可以這樣狠心?”

“狠心?!”顧沛嫣冷笑一聲:“如果可以,我真希望我從來冇有過那種父親!”

她冷笑著看向她,“顧傾夏,走到今天這一步,都是你逼我的!”

“決定與否,全在於你!”

“不……不……你是在騙我……騙我!”

顧傾夏幾乎是跌跌撞撞的出了咖啡館的門。

她眼前一黑,直接暈了過去。

薄瑾梟冇想到剛到咖啡館,便看到了這一幕。

男人的心尖上顫了一下。

他連忙大步上前,將小姑娘抱起來,大步離開咖啡館的門,上了一輛車。

黑色的邁巴赫在顧沛嫣的目光中離去。

彼時,她正站在樓上,將樓下的一切收入眼底,旁邊,小澈走過來,將一份檔案送到了她的手裡。

顧沛嫣打開。

裡麵……是一份親子鑒定書!

她隻小心翼翼地翻開了右下角。

寫著地是……99.99999%!

她驀地笑了。

眸底陰毒而又諷刺。

她腦中閃過得是張玲的臉。

原來是這樣……

原來竟然是這樣……

她的親生母親,竟然是一個保姆……

一個卑賤的、任人驅使的保姆!

她痛苦的尖叫一聲!

隨後……徹底的撕碎了那張親子鑒定書!

並告訴小澈:“這件事!絕不許任何人說出去!”

“……知道了!”

……

邁巴赫上。

薄瑾梟將小姑娘抱在懷中,對著前方的許繼道:“快一點!再快一點!!”

許繼哆嗦著回:“BOSS,已經是最快的速度了!”

男人在懷中小姑孃的額頭上輕吻了一下,心頭慌得心驚膽顫。

很快。

邁巴赫到達醫院。

進醫院後,醫生進行了一係列的輸血、檢查,最後將顧傾夏安置在了病房,隨後,薄瑾梟進了醫生的辦公室。

裡麵的白大褂醫生正埋著頭看資料。

薄瑾梟進了門。

向來高高在上的男人,這一刻竟有些恐慌。

“醫生,我的妻子……”

白大褂醫生扶了下眼鏡,抬眸看了他一眼,然後翻閱電腦裡的檢驗單,眉頭,愈加的皺緊。

薄瑾梟也皺起了眉。

“我的妻子怎麼樣了?”

醫生眯眼,盯著電腦上的檢驗單看了好久。

身後的許繼也急了,“醫生,您倒是說話呀!我們少夫人怎麼樣了?是不是有什麼……”

薄瑾梟冷冷的睨他一眼。

許繼頓時噤了聲。

良久。

白大褂醫生終於緩緩地開口道:“恭喜你,你要做爸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