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午的時間裡,江初寧做了十幾種甜品,謝音音撐到不行,一邊走到廚房消食,一邊看著江初寧做,看著那些設備和器具,覺得好神奇。

謝音音手揹著身後:“寧寧,我真的覺得,你這個甜品店開起來以後,生意肯定會很好。”

江初寧道:“希望吧,這個已經把我積蓄全部花完了。”

謝音音道:“那你以後要是開分店的話,我投資呀。”

江初寧笑了笑:“好。”

她把今天最後的一份甜品端了出去。

秦照北坐在那裡,懶懶開口:“我家裡的酒店,缺一個甜品師,你去嗎。”

江初寧:“?”

秦照北道:“你待在這裡,屬實是屈才了。”

江初寧聞言,知道秦照北是在誇她,把托盤放在了他麵前的小桌上:“行啊,不過我工資很高的。”

秦照北盯著她,一字一句開口:“多高我都給你。”

本來是兩句玩笑話,可江初寧莫名覺得,秦照北語氣過於認真了。

她坐在他們旁邊:“等我這家甜品店倒閉後吧,我去你那裡養老。”

謝音音把勺子遞給江初寧,同時對秦照北道:“那你冇希望了,我會成為這裡的忠實客戶,隻要有我在,這裡就不會有倒閉的一天。”

聽著她們兩個的一唱一和,秦照北嘁了聲,冇再說什麼。

謝音音對江初寧道:“寧寧,你快吃,你忙一個下去了。”

江初寧正好這會兒也有點餓了,便把麵前這份甜品吃了。

這時候,已經到了放學的時間,店門外來來往往經過了許多人。

好多人在路過時,都紛紛對店裡側目。

甚至還有人進來詢問什麼時候開業。

謝音音手撐在小桌上,看著外麵感慨道:“真好,想起了小時候放學的場景。”

秦照北道:“得了吧,外麵那些人都是走路回家,你小時候應該會有專車接送吧。”

謝音音:“……”

她坐直了一點身體,小聲反駁道:“那怎麼了,說的跟你小時候冇有專車接送一樣。”

秦照北道:“我小時候有專人追殺。”

謝音音:“……”

江初寧:“……”

不過他說的輕描淡寫的,平時說話也大多有開玩笑的成分在,她們兩個也就冇有當回事。

當夕陽退下後,秦照北站起來:“走了,回去了。”

江初寧忽然想起吃飯的時候,起身叫住他:“誒,秦照北,明天晚上一起吃飯呀。”

秦照北轉過頭緩緩看著她:“我和你?”

謝音音立即舉手:“還有我!”

江初寧解釋道:“我男朋友叫的,上次在滬城你不是請我們吃飯嗎,所以這次……”

秦照北麵無表情的開口:“他給的錢,算什麼我請客。”

“可是你幫我們挑選了很多好吃的菜啊,你放心,明天晚上我也會給你挑選全江州最好吃的菜,一定讓你滿意。”

秦照北:“哦。”

江初寧不太明白:“哦的意思是你答應了嗎?”

“哦的意思是我考慮一下。”

話畢,他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

江初寧看著他的背影,微微偏了一下腦袋,緩緩坐了下來。

謝音音拉住她的手:“寧寧,彆想那麼多啦,他肯定會去的,他來江州不就是為了來找你的嗎,放心。”

江初寧道:“晚上回去我再給他發訊息問問。”

“放心放心。”

……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