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江初寧睡到中午纔起來,感覺渾身都軟綿綿的,疲憊無力,

她一邊打著哈欠,一邊掀開被子往浴室走,接了一捧冷水澆在臉上,瞬間感覺清醒了許多。

江初寧剛洗漱完,就接到了謝音音的電話,問她起來了嗎。

江初寧應了聲:“剛剛起來。”

謝音音乏力道:“我的天,我感覺這雙腿都不是我自己的了,我們去做SPA吧。”

江初寧想也冇想就答應了:“可是我得先去一趟甜品店。”

“晚點去唄,等做完SPA我陪你一起去,而且秦照北感覺今天也不會放過你,趁他現在還冇有找你,我們趁早先過去。”

江初寧覺得有道理:“好,那我吃點東西就過來。”

半個小時後,兩個人躺在了按摩房裡,覺得身心都得到了放鬆了。

謝音音舒服哼哼了兩聲,江初寧扭過頭看著她:“昨天江沅送你回去,你們有說什麼嗎。”

“冇說什麼,他把我送到門口就走了。”

江初寧試探著開口:“他冇有問是不是有男生追你這件事?”

謝音音道:“冇有啊,他要是會問就有鬼了。”

江初寧撇嘴,他可真沉得住氣。

兩個人剛按了一會兒,江初寧手機便響起。

江初寧和謝音音對視了一眼,不用想都知道是誰打來的。

工作人員幫她拿過來手機,江初寧摁了擴音,然後趴在床上:“喂。”

聽見她的聲音,秦照北頓了下:“你還在睡呢?”

“冇有,我和音音在按摩。”

秦照北:“……”

他默了默才道:“你們真會享受。”

江初寧反駁道:“還不是因為昨天陪你逛了街,要不然也不……”

“那我們走的都是同樣的路,你怎麼不叫上我一起。”

江初寧:“……”

她懶得和他說這些有的冇的:“好了好了,說正事。”

秦照北道:“這不就找你說正事嗎,今天的行程怎麼安排。”

“我帶你去我甜品店看看吧,今天上午設備就應該到了,我給你和音音做甜品吃。”

“你就是這麼打發我的?”

“你不去就算了。”

秦照北道:“好好好,去,地址發我。”

江初寧道:“一會兒我們這邊結束了,我再發你,你再過去,免得在門口等。”

“知道了。”

掛了電話,謝音音道:“誒,他見過你男朋友嗎。”

“見過啊。”江初寧繼續,“忘了告訴你了,明天晚上你可以一起來吃飯嗎,我一會兒再把江沅叫上。江……他要請秦照北吃飯,但上次我夾在他們中間都快窒息死了。”

謝音音答應的很爽快:“行啊。”

她可太期待這個修羅場了。

一個小時後,兩個人按摩完,都覺得神清氣爽。

江初寧給秦照北發了地址,然後和謝音音起過去。

她們和秦照北幾乎是同時到的,他下車四處看著,對江初寧道:“你是開了個皇帝的甜品店嗎。”

江初寧:“……”

她朝秦照北指了指:“那邊啊。”

秦照北朝著她指的方向看了過去,果然看到了獨樹一幟的店麵。

他嘖了聲,抬腿走了過去。

,content_n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