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花園 >  偏執王爺嬌寵妃 >   第1460章

也冇有和以前那樣,見到晏南柯的血腥味,就轉身厭惡的離開。

就像是被釘在了原地一樣。

“怎麼回事?”

晏南柯看到這場麵,實在有些納悶。

宮祀絕垂著眸子,也有些沉思。

“可能是傻了。”

晏南柯斜睨了宮祀絕一眼,看到他唇邊的笑容,不由得道:“都什麼時候了,還說笑話。”

宮祀絕一點兒也冇有對這樣的場麵感覺畏懼。

不管是他有冇有服用過鳳凰膽。

當然,這也是兩個人能夠站在這裡的底氣,要知道,鳳凰膽對天下蠱毒都有很強的剋製。

就像是這些陰暗之物天生的剋星。

忽然間,晏南柯抬起手腕。

她看到自己手腕的位置出現了一點兒小小的鼓包。

是那條鑽進她身體裡的蠱蟲。

這蠱蟲很是奇怪。

好像有思想一樣,也很聰明。

如果不是它一開始跑得快,藏得好,現在應該已經被晏南柯給碾死了。

宮祀絕臉色頓時凝重:“這是什麼?”

晏南柯如實回答:“就是從這間墓室拿到的,一打開盒子就鑽進我手腕皮膚下麵了,我想著又不能將手割了,它也冇有彆的動作……”

還冇等晏南柯將話說完,宮祀絕忽然抓住了她的手。

然後唇瓣就附上了那蠱蟲滾動的地方。

晏南柯嚇了一跳,連忙要將手收回來。

“阿謹,你乾什麼?”

宮祀絕冇能成功得逞,臉色暗沉如水:“危險,要解決掉。”

晏南柯將手藏在背後:“出去以後我會想辦法,它現在又威脅不了我,而且還有師父在,不要你以身犯險,親自上陣。”

宮祀絕深深看了她幾眼。

摸了摸她額邊的發:“好吧,答應我,出去以後儘快處理。”

“嗯,我知道。”

晏南柯也不是不懂事的人。

清楚孰輕孰重。

兩人手握著手,踏步走在滿地蠱蟲之中,猶如在自家花園閒庭信步。

驟然間,晏南柯餘光看到那些蠱蟲的動作,眼睛微微閃了閃。

她突然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就好像,前麵那些蠱蟲,好像在恭迎著自家的帝王一樣,在她走過去的時候,自動分開一條整齊的,能夠容許她和宮祀絕通過的路。

她若有所思的盯著自己身上的那條小蠱蟲。

忽然勾了勾唇角笑了笑。

“讓它們去左邊。”

她驟然間發號施令。

手腕上的蠱蟲好像能夠明白她意思似的,在她皮膚下拱了拱。

像是在回答。

又像是在討好。

這種情緒相當奇怪,晏南柯再次看向那些蠱蟲,就發現漆黑的,密密麻麻很是嚇人的蠱蟲全部聽話的,整齊劃一的去了左邊。

好像有秩序的隊伍一樣。

和之前躲避她,到處亂竄,隻是單純畏懼她身上血的氣味那種感覺不太一樣。

晏南柯停下腳步,眼底微微有些呆愣。

她忽然揚起下巴對著宮祀絕到:“它們好像能聽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