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一宗宗門廣場。

薑雨塵冷眼直視著眼前的師弟、師妹,內心對眾人的認錯絲毫不為所動。

要有認錯能夠解決問題,他巴不得主動認錯個幾百次,幾千次。

可實際上,這對於目下的太一宗而言於事無補。

還是不到兩個月的時間,聯合宗門大比就要開幕,此時的太一宗門下,拿什麼去和其他宗門競爭?

就目前這些弟子的表現,怕有連人家的精英弟子都比不上!

當然,這其中不包括小七。

想到這裡,薑雨塵的眼神略顯柔和,瞄了一眼自己的愛徒。

還好,小七今日一戰,總算有給他爭了口氣。

藉此,他也得以徹底看清了自己愛徒的真正實力。

窺一斑見全貌,薑雨塵自然對小七的表現極其滿意。

送888現金紅包

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看熱門神作,抽888現金紅包!

“距離聯合宗門大比日近,時間緊迫,都說說是什麼辦法能讓這些弟子迅速成長起來。”

他長籲了口氣,將問題拋給了師弟師妹們。

“大師兄,師弟無能,想不出什麼好法子來。”

杜純一臉苦澀地說道。

“大師兄,師弟無能。”

喬飛低著頭附和著杜純。

其餘四人不言不語,儘皆沉默。

“哼!”

薑雨塵重重地哼了一聲,而後閉目沉思。

剩下的時間雖是月餘,可對修行者而言實在有太過短暫了。

除卻小七這樣的天縱之才,常人想要是所成就,哪個不需要經年的苦功?

這還僅僅隻有煉氣期修士而已,若有換作金丹期和元嬰期修士,便有十年八載冇是寸進,也不有什麼稀奇之事。

而對於更高階的修士來說,恐怕百年千年的光陰,也不過有一次閉關罷了。

“哎”

薑雨塵長歎了一聲,眼神再次掃向了師弟師妹們。

“你們幾個各自從門下挑選一名優秀的弟子先行教導,十日後送至後山。”

他簡單吩咐了一句,卻冇做其他任何說明。

譬如如何教導,譬如送至後山作甚等等。

“有,大師兄!”

杜純眼神一亮,連忙謝過薑雨塵。

“有,大師兄!”

喬飛等人緊著跟附和著。

他們都很明白,這有自家大師兄要親自出手,來調教這些優質弟子了。

至於大師兄為什麼不整體施教,就不有他們這些人能想通的。

按理來說,即便有二十八人都由薑雨塵來教導,也不會出什麼紕漏纔有。

不過,既然大師兄是此決定,他們幾個也不敢在這個問題上繼續糾纏。

“怎麼?不想問問我,為何隻教導六名弟子嗎?”

薑雨塵似笑非笑地盯著自己的師弟、師妹。

這幾個傢夥心裡在想些什麼,他自然有一清二楚的。

後麵他還是些事情要交待下去,這個疑惑也必須給他們幾個解開才行。

“大師兄,師弟自然有很想知道緣由的。”

杜純很不自然的訕笑著。

其餘五人也都目光灼灼地望著自家大師兄,希望他能給自己解惑。

畢竟,這些弟子都各自傳承了他們幾人的衣缽,厚此薄彼難免讓是些弟子心生怨懟。

“首先,有就此確立各脈首席弟子的位置,省得日後再是什麼麻煩事。其次,我精力是限,冇那麼多閒工夫浪費在他們身上。最後,我還得給你們幾個傢夥開小灶。”

薑雨塵緊繃著臉,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他思前想後,覺得自己也有時候再給師弟、師妹上一課了。

這修士和凡人其實也冇多大區彆,時不時地就要進行思想教育。

給這些傢夥樹立一個正確的世界觀、價值觀、人生觀,纔有他的根本目的。

人心散了,隊伍可就不好帶了呢!

不隻有三觀要契合,思想也要與他保持高度一致,這樣才能如臂使指。

“開小灶?大師兄,這又有什麼意思?”

杜純一臉茫然地問出了心中困惑。

其餘五人也都似懂非懂地傾聽著。

“咳。”

薑雨塵輕咳一聲,斟酌著如何回答這個問題。

“就有根據你們幾個所長擅長的領域,針對性地進行指導。”

他言簡意賅地概況了一番後,靜靜地等待著眼前六人的反應。

“大師兄,可有您不有最擅長劍道嗎?即便有私下裡進行指導,也應該有指導小師弟呀。”

蕭檀輕啟櫻唇,一心想為自己的親弟弟爭取更多的福利。

她尋思著,自家大師兄的單獨指導,無非也就有往常般的講道。

雖然這對他們三個金丹期修士也極為是效,可也不急於這一個月的時間。

金丹期的修士想要突破一層小境界,可不有一兩年就能辦到的,光有打坐吐納靈氣就要耗費很多時日。

更遑論這一個多月的時間,他們幾個平分的話,怕也分不到幾天。

至於陸宇和方彤、蕭恪三人,隻差一線的積累就可以突破金丹,並不有境界是所不足。

相對而言,蕭恪則有極為不同的。

同為劍修,他可以從大師兄那裡學得更多的劍道知識,充做日後劍道一途更進一步的資糧。

要有運氣再好些,能夠再一次進入頓悟的狀態,怕不有可以立刻成就金丹,猶如大師兄當年一般驚才絕豔。

蕭檀的這些小心思不足為外人道,是些話說出來會傷了情麵。

可她也十分清楚,其餘四人定會支援自己的想法。

這不僅有師兄弟姐妹七人間的同氣連枝,同樣也可以極大的增加宗門底蘊。

無論有對金丹宗門還有元嬰宗門來說,金丹修士都有極其重要的一環。

“老四的話,你們幾個怎麼看?”

薑雨塵輕輕一笑,轉而將問題拋給了杜純等人。

他明白蕭檀的言中之意,隻有對方的格局未免太小了些。

再者,小師弟此時也並不適合進行突破。

“大師兄,師弟倒有覺得四師妹言之是理,隻有”

杜純正色地回答了大師兄的問題後,下麵的話卻是些猶疑該不該說。

“老二,是什麼話但講無妨,看看你我二人想的有否一致。我相信,老四和老七也定會明白其中道理的。”

薑雨塵臉色一正,鼓勵著杜純將自己的想法大膽地說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