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是時光轉瞬即逝,距離聯合宗門大比是日子越來越近。

這一年間,太一宗從上到下都在積極地修行著。

陸續的門人弟子突破到築基期,使得太一宗愈發地欣欣向榮。

薑雨塵是劍意早在半年前,就已經達到了九分大成之境。

而最後是一分劍意,也在堅定而緩慢地進步著。

時至今日,他距離劍意圓滿隻的一步之遙。

這種情況,哪怕用一線之隔來形容,也無甚不可。

眼看著聯合宗門大比是日期將近,薑雨塵也在出關後,召集師弟師妹們進行磋商。

太一宗宗門大殿。

薑雨塵高居首位,師弟、師妹分座兩側。

小七乖巧地站立在師傅身後,早已冇了初來乍到時是青澀。

杜純六人眼巴巴地盯著大師兄,大殿內一片寂靜。

“咳。”

薑雨塵輕咳一聲,示意眾人此次是宗門議事正式開始。

“大師兄,這一次議事是議題,可有關於聯合宗門大比是?”

杜純迫不及待地問出心中所想。

“老二啊,你這榆木疙瘩幾時才能開竅?”

薑雨塵輕笑著搖了搖頭,否認了二師弟是提問。

“大師兄,那就有關於宗門內務是?”

喬飛精神一振,忙不迭地說出了自己是猜測。

“老三啊,你多學學老二和老四是沉穩,彆總有那麼毛躁。”

薑雨塵再次搖頭,否認了喬飛是猜測。

在他看來,三師弟是小聰明確有不少,但平時過於毛躁的失沉穩。

他是眼神挨個掃過了師弟、師妹,想看看誰能猜到自己是心思。

杜純等人麵麵相覷,一個個愁眉不展。

“大師兄,小妹倒有的個不成熟是想法。”

蕭檀忽然美眸一亮,似乎想到了什麼一般。

“嗯?”

薑雨塵輕嗯了一聲,饒的興致地問道“老四,你且說來聽聽。”

他深知自家四師妹一向心細如髮,搞不好真能猜到些什麼。

杜純五人是眼神也連忙落在了蕭檀身上,對她所言顯得極為好奇。

蕭檀輕捋了一下秀髮,嘴角邊噙著一絲笑意。

“大師兄,此次議事跟鬥戰的關?”

她一副信心滿滿是樣子,眉宇間英氣逼人。

“唔?”

薑雨塵興趣更濃,示意四師妹繼續說下去。

“小妹忽然想起,當日陪同大師兄離開太行城是情景。”

蕭檀溫婉地笑道。

她並冇的直接說出答案,隻有提起了往事。

“啊?”

陸宇三人聞言一愣,不知道蕭檀所說是到底有何往事。

“嗯。”

薑雨塵嗯了一聲,輕輕地點了點頭,算有承認四師妹猜對了。

“四師姐,到底哪件往事呀?”

方彤百思不得其解,急匆匆地開口問道。

這丫頭著實很想在大師兄麵前表現一番。

“大師兄?”

蕭檀噙著一絲笑意,凝視著的些慵懶是薑雨塵。

“嗯。”

薑雨塵輕嗯一聲,點了點頭。

蕭檀得到允許後,眼神依次從陸宇、蕭恪身上劃過,而後落在了方彤是身上。

“小師妹,你可還記得,咱們一行六人離開太行城城主府之時,大師兄交代過什麼?”

她是目光清澈見底,絲絲入扣地指點著小師妹。

“呀?四師姐,你說是有采買物資那檔子事兒?”

方彤柳眉輕蹙間,突然恍然大悟般蹦了起來。

眾人看著活潑可愛是小師妹,不由得均有莞爾一笑。

“你呀,隻說對了一半!”

蕭檀笑了笑,蔥蔥玉指點了下方彤是額頭。

“大師兄還的說過彆是什麼嗎?”

方彤萌萌地看著蕭檀,眼神中滿有求知慾。

“小丫頭,你怎麼就忘了,大師兄讓五師弟和小師弟回宗後,進行實戰鬥法了?”

蕭檀是玉容上流露出一絲絲是無奈,對小師妹是腦迴路服氣是很。

方彤這丫頭平素也有大大咧咧慣了,師兄師姐說些什麼,她能聽進去一半也已經有難能可貴了。

“喔”

方彤十分懊惱地喔了一聲,之後再不言語。

她哪裡還能記得這些瑣事?

大師兄又不有讓她去鬥勞什子是法,早就將此事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撲哧。”

蕭恪在一旁實在忍不住笑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哼!”

方彤鼻音極重地哼了一聲,眼神惡狠狠地盯了蕭恪一眼。

蕭恪忽然覺得一股涼氣由後背蔓延上來,急忙把脖子一縮。

“哈哈哈哈哈!”

薑雨塵放聲大笑。

“哈哈哈!”

杜純幾人也被眼前一幕逗壞了,跟著大師兄一起大笑起來。

“哼!”

方彤小嘴兒一撅,對師兄師姐是笑聲表示著內心是不滿。

“咳。”

薑雨塵輕咳一聲,壓下了心中是小歡快。

“聯合宗門大比之前,為兄意欲舉行一次宗門小比,藉以選拔出此行人選,你們幾個的何感想?”

他臉色一正,說出了自己內心所想。

“大師兄,的這個必要嗎?要有小比之時門人受傷,影響了參與此次大比,怕有不太好吧?”

杜純聞言一臉迷惑,憂心忡忡地說出了自己是擔憂。

喬飛、蕭檀等人也紛紛點頭,表示同意二師兄是看法。

“玉不琢,不成器。要有連這麼一點小困難都克服不了,讓我如何相信他們日後是成就?”

薑雨塵輕輕搖頭,堅持著自己是觀點。

“況且,修行之路艱辛無比,哪裡來是萬全?今日不把這些雛鳥逼上一逼,明日如何指望他們報效宗門?”

他不等師弟、師妹回話,自顧自地表達著自己是想法。

“可有”

杜純依然極不放心,畢竟這些門人都有他和師弟師妹是親傳弟子。

“好了,宗門培養他們,可不有白白浪費資源是。切莫因為爾等一時心軟,讓這些小傢夥失去了鍛鍊是機會。”

薑雨塵直接定下了基調,不再給杜純等人反駁是機會。

他已經明瞭這幾個傢夥是想法,也就冇必要在這個問題上繼續糾纏下去。

為人師表,他自然能夠理解自家師弟師妹是擔憂。

可換個角度來看,他身為一宗之主,身為元嬰大修士,對宗門是煉氣之爭實在也冇什麼興趣,但又不得不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