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門大殿之中寂靜一片,落針可聞。

薑雨塵側臥於寬大的座椅上,沉思著太一宗未來一年中的發展規劃。

回宗後,杜純給他帶來了諸多喜訊,讓他心神為之一鬆。

太一宗一名元嬰三名金丹的格局,也足以鎮壓三大宗門外的一切不服。

隻待陸宇三人成就金丹,屆時便是萬事俱備隻欠東風。

而這個東風,怕是非望月宗莫屬。

太一宗想要突破三大宗門的封鎖,也隻能藉助於望月宗的威勢。

至於他們與黑衣老嫗之間的過節,恐怕對方都不曾放在心上。

這種敵明我暗的態勢,使得薑雨塵有著極大的轉圜餘地。

說實話,他其實並不是很在意那個叫孤獨的小子。

之所以言語中將望月宗視為仇寇,說白了也隻是做個樣子給小七看罷了。

薑雨塵還是有自知之明的,知道以自己的修為實力和太一宗淺薄的根基,斷無可能明著與望月宗為敵。

真要那麼做了,怕是不用望月宗出手,就有無數的宗門勢力願意效勞。

他還有一層意圖,便是將望月宗設為假想敵,藉以激勵門人刻苦修行。

並且,如果太一宗想要有更大的發展,就避不開與望月宗一戰。

隻是這一戰的時間,估計要到很久很久以後了。

薑雨塵想到左宗裳所言,望月宗的弟子就有著元嬰期的修為境界,心中也不由得一陣黯然。

實不知他何時才能進階合體,成為一方大能。

僅以太行山脈之力,怕是化神期尊者就是他的極限了吧。

想著想著,薑雨塵的精神開始恍惚。

據他所知,合體期之上尚有大乘期和渡劫期,又不知會是怎樣的一種風采?

他的思緒再度飄飛,良久後方纔緩緩回過來神來。

“老二和老三分彆踏上了煉器和煉丹之道,宗門內就隻缺少陣法師了!”

薑雨塵喃喃自語,心中的期待也越來越甚。

至於符籙師,隻要修為境界足夠,隨便一個修士花費些時間都可以做到。

區別隻在於,描繪出的符籙威力大小而已。

“希望他們幾個,能有人在陣法上有所感悟吧”

隨著薑雨塵的語聲漸漸減弱,宗門大殿內再次陷入了沉寂之中。

十天後,太一宗上上下下熱鬨異常。

不僅峰頂處張燈結綵,就連山門處也披紅掛綠,喜氣洋洋。

宗門廣場上擺了一張香案和七把椅子,門人弟子分列兩行。

以宗主薑雨塵為首,宗門上下全都換上了新裝。

這批新裝,正是他們幾個從太行城玉鼎齋采買的物資之一。

款式、樣式儘皆相同,唯一的區彆就在於煉器等級不一。

他們師兄弟七個穿著的是二品器具,門下弟子穿著的則是一品器具。

二品器具除了比一品器具材質更優外,還多了一些金銀條紋鑲在衣上,以此來區彆各自的身份。

喬飛已於昨日出關,此時一身白衣的他,造型頗有幾分滑稽。

蕭檀和方彤也一改往日的顏色,平添了幾分清冷之感。

隨著一行八人走到宗門廣場,一陣鋪天蓋地地聲浪傳了過來。

“弟子為喬長老賀!”

“弟子為喬長老賀!”

二十七太一宗弟子排列成行,非常整齊地呼喝著。

“嗯,不錯!”

薑雨塵走在頭前,對門下弟子的精神狀態滿意的緊。

眼前搞出的這一出,也是他授意四師妹去安排的。

甚至,他還為自己準備了更為經典的曲目。

隻是,今天的主角畢竟是三師弟喬飛和徒兒小七,是以這些安排隻得留待日後了。

喬飛一路眯著小眼兒,笑的嘴巴都有些合不攏了,明顯心情極為興奮。

小七緊隨在蕭檀身旁,小臉上還帶著幾分緊張的色彩。

於她而言,眼前的情景著實是如墜夢中,

薑雨塵舉步朝著左側第一把椅子走去,其餘六人也分彆走向自己的位置。

小七迷茫地望著師傅和師叔們,不知道自己該往哪邊走。

自家師傅落坐於左首第一把交椅,四師叔蕭檀則坐於右首第二把交椅。

“小七,來為師這裡。”

薑雨塵莞爾一笑,招呼著徒弟站立在自己身後。

待眾人到位,杜純起身走到香案前,準備著自家大師兄的收徒儀式。

以薑雨塵如今的身份地位,這樣的一場入門儀式很有必要。

既能增強門人弟子的凝聚力,也能昭顯出他元嬰大修的架勢。

最主要的,還是讓徒兒小七對宗門充滿歸屬感。

“今日我等齊聚一堂,實乃宗主有喜,得佳徒小七。”

杜純高聲喝道。

“小七,上前拜過祖師太一真人!”

他轉頭看向小七,繼續著接下來的流程。

小七心情忐忑的往前走了幾步,來到二師叔的身旁。

她有樣學樣,跟著杜純一起拜過了祖師太一真人。

“奉茶!行入門禮!”

杜純再次高聲唱和,並取出一盞清茶遞給了小七。

小七鎮定了一下自己的心神,雙手端起二師叔遞來的清茶。

她朝著師傅的方向走去,雙膝跪地行奉茶禮。

“師傅,請用茶!”

小七清脆的嗓音響起,如同黃鸝一般輕靈。

薑雨塵正襟危坐,看著眼前雙手高於頭頂的小七,眼神中的滿意之色愈發濃鬱。

他伸手接過這一盞清茶,遞到嘴邊輕輕綴了一口。

“禮畢!”

杜純鬆了口氣的同時,宣佈著小七的入門禮正式完成。

由此,她的身份地位一舉變為了太一宗宗主嫡傳。

以薑雨塵的身份地位,小七在二十八名三代弟子中,無人能出其右。

叮!

恭喜宿主完成係統支線任務喜得佳徒。

支線任務獎勵元嬰期劍道感悟一份。

刹那間,係統的聲音傳入了薑雨塵的腦海之中。

他雖然心中對此早有準備,卻還是免不得愣了一下。

就在他這一愣之時,大量的劍道感悟灌入他的腦海之中。

薑雨塵連忙收斂心神,粗略地察看了一番這些劍道感悟,竟然全部都是有關於劍意方麵的。

他頓時喜上眉梢,心中暗呼“真是瞌睡來了送枕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