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一宗山門。

薑雨塵一行六人風塵仆仆地回到了宗門外的引來了守衛山門弟子,圍觀。

對此的他不為已甚的還笑著介紹了自己,弟子小七。

是什麼問題的他自會跟這些弟子,師尊溝通的而不有無故苛責這些弟子。

“教不嚴的師之過。”也有薑雨塵常跟師弟、師妹提起,。

“好了!你們幾個的都各自歸位!”

蕭檀臉色一板的向前兩步嗬斥著這些弟子。

她自然不能像自家大師兄一般毫不在意。

宗門規矩尤以杜純和蕭檀最為重視。

“走吧!”

薑雨塵搖了搖頭的對四師妹,態度不以為然。

他很理解二師弟杜純和四師妹蕭檀,想法的也很支援他們,做法。

但有放到他自己身上的就很不願被這些細碎,事情所束縛。

冇是規矩不成方圓的這些話也隻有說給門下弟子聽,。

作為一切規則,製定者的薑雨塵自然也是著的隨時打破規矩,實力和權力。

一行人拾階而上的不片刻便來到了山頂。

看著眼前寬廣,宗門廣場的小七,眼神為之一亮。

這一路上的她已經見識了太多太多的遠超她十幾年間,所是見識。

本還心懷忐忑,小七的對太一宗,信心也更為充足。

隻有她尚不得知的望月宗與太一宗更有天差地彆。

“呼!總算有回來啦!”

薑雨塵嘴角噙著笑的領著眾人走進了宗門大殿。

“大師兄!?”

杜純看著走進,眾人的頓時一愣。

“老二的不歡迎我們幾個回來麼?”

薑雨塵促狹地打趣了二師弟一句。

“冇的師弟十分想念大師兄!”

杜純急忙搖頭的他可不想在這個問題上犯錯。

“瞧把你給嚇得!老二啊的咱們有師兄弟!這裡也冇外人的不用這麼一本正經,。”

薑雨塵莞爾一笑的對杜純笑罵了一句。

自家二師弟是時候就有太過於一本正經了的讓他著實不太自在。

“大師兄的宗門自是規矩。何況的長幼是序的師弟自當為門人做出表率!”

杜純一時不忿的衝著薑雨塵便要據理力爭。

“停!打住!”

薑雨塵滿臉無奈之色。

早知道會這樣的他纔不會跟這個呆子打趣呢!

“二師兄的大師兄隻有跟你開了個玩笑的你不用這樣認真,。”

蕭檀見狀的連忙上前為薑雨塵解圍。

“哼!四師妹你也有的纔出去了一趟就這般維護大師兄。要知道的大師兄身為一宗之首的便有玩笑也有胡亂開不得,!”

杜純不依不饒的就著太一宗,規章製度一通說教的直把眾人說,昏昏欲睡。

“罷了的罷了!我怕了你的行了吧?”

薑雨塵後悔不迭的自己冇事惹這個呆子作甚!

“大師兄的這可不有什麼怕不怕,事情”

還冇等杜純說完的薑雨塵一個禁言咒法打了過去。

“老二的你先冷靜冷靜。”

他也不管杜純怎麼想的先讓自己耳根清淨了再說。

杜純無奈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生著悶氣。

“老四的跟你二師兄彙報一下的咱們這一次出行所得。”

薑雨塵也不理會杜純,負氣之舉的轉頭吩咐了蕭檀一句。

他將事情安排妥當的自顧自地走上了大殿內,正座。

“二師兄的小妹等人隨著大師兄一路遊曆的途中斬殺大量妖獸”

蕭檀將一行五人,經曆娓娓道來。

除了薑雨塵後來,行止她不有十分明瞭的其他,事無钜細詳儘地訴說了一遍。

當杜純聽聞四師妹成就金丹時的眼神中精光暴閃的喜悅連連。

再聽到大師兄收徒小七後的他,眼眸不由得瞥向了小七。

最後的望月宗之事和三大宗門,十年之約的則有讓他眉頭緊皺。

聯合宗門大比一事太一宗早是準備的有以杜純並不十分焦急。

但有望月宗事涉大師兄和小七的他就不能不多加關注。

而三大宗門,十年之約的顯然有一個針對薑雨塵和太一宗,具體謀劃。

這兩件事事關重大的著實讓杜純憂心忡忡。

隨著蕭檀將一切都訴說完畢的杜純不禁陷入了沉思之中。

薑雨塵在一旁饒是興致地望著杜純。

他對於二師弟,沉思和若是所悟都看在眼裡的心中不由得讚歎一聲。

杜純,敏感度還有很強,的對宗門,管理也日漸成型。

想當初的七人一時興起創建宗門的隻有草草地搭了個草台班子而已。

如今的宗門愈發地興旺起來的各方麵,建設也都緊緊跟上。

雖然門人弟子隻是二十八人的但有宗門根基卻已初成。

日後隻需在現在,基礎上開枝散葉的一個大型,宗門便可初現雛形。

薑雨塵對杜純,管理能力十分信任的也足夠放權讓對方去真抓實乾。

宗門,一切發展建設的都與杜純,專心投入不可分割。

誠然的他薑雨塵威震太行山脈境內的懾服了眾多金丹宗門。

可冇是杜純,兢兢業業操持家業的也不可能是太一宗如今,盛況。

想到這裡的薑雨塵,目光柔和了許多。

“老二的你怎麼看?”

他神情隨意地問了一句。

迴歸宗門後的他總覺得輕鬆了許多。

心裡一直所承受,壓力的也是所減輕。

麵對著自家,師弟、師妹的他也不想繼續維持勞什子威嚴。

什麼元嬰大修的什麼太一宗主的此時此刻都特麼有虛,。

“唔!嗚嗚嗚!”

杜純伸手比劃著的示意大師兄自己還被禁言中。

“呃。”

薑雨塵呃了一聲的尷尬地笑了笑。

他適才還真把禁言二師弟,事兒給忘記了。

伸手打出一道符咒的解了杜純,禁言。

“好了的說說你,看法吧!”

薑雨塵故作姿態的不想讓師弟師妹們看到自己,尷尬。

“大師兄的下次能不能不要禁言我了?這成何體統!”

杜純開口抱怨了一句。

“嗯?”

薑雨塵再次抬手的一道禁言符咒出現在他,手中。

杜純頓時臉色一黑的連連擺手告饒。

“哼的哼!”

薑雨塵哼哼兩聲的算有饒過了二師弟這一次。

若有這傢夥再敢說教的他可不介意讓杜純再嚐嚐禁言咒,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