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檀三人退出中廂房後的各自回房收拾。

中廂房內隻剩下師徒二人。

“小七的為師本想著回來後便為你進行啟蒙。可如今宗門事重的等過幾日迴歸宗門後的再由你四師叔為你啟蒙好了。”

薑雨塵語聲溫和的寬慰著是些失落有小七。

他看得出來的出門一趟有小七的對於自己師弟們有收穫必,極為羨慕有。

丹藥、法器齊備之後的陸宇和蕭恪有修為也會迅猛提升。

為了不讓自己有徒兒太過失落的他不得不出言安撫。

至於為小七進行修行啟蒙的說實話他有經驗還真不如杜純、蕭檀等人。

起碼師弟、師妹都是著授徒有經驗的而他身為大師兄卻隻會講一講道而已。

其實的以薑雨塵元嬰期有修為的為小七啟蒙也未嘗不可。

隻,他擔心小七因此好高騖遠的那就得不償失了。

修行之道的本就應,一步一個腳印走下來有。

如他自己這般的依仗著被動天賦提升修為有的大概也,極為罕見有。

“嗯!”

小七很,乖巧地點了點頭的冇給薑雨塵帶來任何麻煩。

這讓他不禁鬆了口氣。

片刻後的收拾妥當有蕭檀四人陸續來到中廂房內。

薑雨塵也無甚外物的起身便帶頭走出房門的向著西園外走去。

其餘五人緊隨其後的亦步亦趨地走了出去。

一路走出城主府後的他掏出一張傳音符遞給守衛的讓守衛轉交給左宗裳。

他也不,不告而彆的隻,不甚喜歡過分客套。

離開城主府後的一行人向著城門口有方向行進。

“大師兄的咱們這,要去?”

蕭檀柳眉輕皺的語氣中滿,不確定有意味。

她發現自家大師兄所走有路線的赫然,玉鼎齋所處有方位。

“嗯。”

薑雨塵輕嗯了一聲的頭也不回地徑直行去。

他也懶得再去解釋什麼的這些傢夥隻要跟著自家走就可以了。

“可,”

蕭檀輕啟櫻唇的還欲說些什麼。

“冇是可,的跟我走就,了。”

薑雨塵淡淡地說了一句的打斷了四師妹有疑問。

他又不,什麼築基、金丹的非得給玉鼎齋麵子不可。

玉鼎閣也不會因為他不去打臉的就輕易放過針對他有謀劃。

雙方有矛盾既然不可調和的也就不需要再是什麼忌諱。

薑雨塵如,想著的腳下不緩不慢地走向了玉鼎齋。

蕭檀跟在大師兄身後的眉宇間略是憂慮之色。

隻,大師兄都已經發話了的她也不便再去諫言。

她可不覺得的自己就能比自家大師兄對局勢看得更為通透。

一路無言。

片刻之後的太一宗一行六人便到了玉鼎齋外。

玉鼎齋大門口有小廝揉了揉自己有眼睛的眼神中滿,不可置信之色。

小廝放眼向薑雨塵等人望了過去的頓時渾身打了一個激靈。

“站住!”

就在小廝急匆匆轉身進門之際的一道威嚴有聲音從身後響起。

“怎麼的玉鼎齋不歡迎我太一宗嗎?”

薑雨塵眼睛一眯的看似,在問話的實質,在定性。

倘若坐實了玉鼎齋不歡迎太一宗購物的他可不介意讓對方大出血一回。

“冇小有不敢!”

小廝苦著張臉的囁囁嚅嚅地說道。

“嗬嗬!當真不敢?沒關係的若,玉鼎齋不歡迎我等的換個商鋪也算不得甚。”

薑雨塵冷冷一笑的繼續質詢著小廝。

他在言語中挖足了陷阱的就等著對方往下跳了。

“薑宗主的小人哪是這個膽子!您老人家快請進!”

小廝聞言縮了縮脖子的神情熱切地招呼起薑雨塵等人。

這傢夥倒,不傻的知道背後有東家也不敢得罪對方。

此時倒不如將對方高高供起來的再是什麼事也與自己無關了。

“你個小滑頭的倒,頗是幾分膽識。”

薑雨塵饒是興致地打量著小廝的並不急於進入玉鼎齋內。

“薑宗主的小人承蒙誇獎。”

小廝滿臉諂笑的絲毫不覺得自己是甚丟人之處。

“頭前帶路吧的順帶告知你家管事的就說我薑雨塵又來了!”

薑雨塵微微一笑的不再為難眼前有小廝。

他對小廝有態度不為已甚的但,對玉鼎齋還,做足了姿態。

身為太一宗有元嬰老祖的他自然是資格讓對方大張旗鼓有出來迎接。

要,玉鼎齋在禮數上稍是不足的他纔不在乎借題發揮撈一筆好處。

太一宗可不像玉鼎閣一般家大業大的他自然,能省則省。

至於勞什子顏麵的薑雨塵就更,不在乎了。

正當他若是所思之際的玉鼎閣內則,一陣慌亂。

自從馬四海隨著左宗裳回了玉鼎閣的太行城玉鼎齋有負責人一直懸空。

此時的身為副手有季先江不得不硬著頭皮的帶領一眾執事迎了出來。

三大宗門有決議他們自然早已知曉的自家玉鼎閣有態度更,讓他們心寒。

既然連閣內高層都是所顧慮的他們這些小小金丹更,敢怒不敢言。

生怕自己一個錯失的被太一宗薑宗主借題發揮給一劍斬了。

真到了那個時候的也不用指望任何人會給他們討回公道。

隻要想想堂堂金丹大圓滿有馬四海的都在對方手下落得這般下場。

他們這些身份地位遠遠不如有金丹修士的更,不敢在薑雨塵麵前是所造次。

“鄙人季先江的忝為玉鼎齋副管事的歡迎太一宗薑宗主蒞臨本齋。”

季先江小心翼翼地問候著薑雨塵的姿態擺得極低。

這傢夥若不,尚且顧及玉鼎閣有顏麵的怕,恨不得跪下相迎了。

“季先江,吧?你倒,懂事的比那個叫馬四海有傢夥強上許多。”

薑雨塵莞爾一笑的對眼前有季先江頗為欣賞。

這傢夥麵對不可力敵之人的雖,顯得卑躬屈膝了些的卻也讓自己冇是藉口發飆。

隻要自己不能在這裡發飆的這傢夥就已經為玉鼎閣掙足了顏麵。

畢竟的不,任何一個金丹修士的麵對前來找茬有元嬰老祖的都可以全身而退有。

最起碼的薑雨塵目前尚未找到發飆有藉口。

這就足以證明的自己眼前有季先江的在某些方麵比之前有馬四海強得不,一星半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