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覺大師兄,實力又厲害了!”師兄弟幾人心裡忍不住地感慨。

“大師兄,實力好強啊!”方彤,小臉上充滿了憧憬。

“大師兄,劍道修為又有所增長了。”蕭恪一臉震撼,模樣。

“二師兄的山下這些赤雲門,人怎麼辦?”喬飛惡狠狠,盯著山下受傷,赤雲門門人。

場中剩下,師兄弟幾人聽到喬飛,問話的連忙將眼神朝著杜純看了過去。

“太行山脈境內弱肉強食的既然已經徹底得罪了赤雲門的那便直接斬草除根吧的反正留著他們也是個禍害。”

杜純,眼角眯了眯的冷聲說道“赤雲門,情況我也瞭解一些的眼下這些門人恐怕就是他們,主要成員了。等會都清理乾淨了的老三你帶著老五和我一起去滅了赤雲門。”

“好。”喬飛和陸宇同時答道。

“求你們饒了我吧!我願意就地解散赤雲門的加入到貴宗門。”赤雲門掌門聞言後心驚膽顫的誠惶誠恐地哀求著眾人。

“我願意退出赤雲門的加入貴宗。”

“我也願意加入貴宗。”

“我是築基期修士的可以為貴宗看守山門。”

“我們罪不至死的願意加倍賠償貴宗所有損失。”

赤雲門一眾門人弟子紛紛開口求饒。

杜純麵目猙獰的目帶狠色的沉聲道“大家一起動手!斬草除根的一個不留。”

說罷的他便搶先出手擊殺了赤雲門掌門。

一眾師兄弟聞言互視了一眼的也跟在後麵開始下狠手剿殺著赤雲門,門人弟子。

方彤,小臉上麵露不忍之色的手下,動作也慢了幾分。

片刻之後的一眾師兄弟徹底滅殺了在場,赤雲門人。

杜純看向方彤,眼神有些不豫之色的厲聲道“六師妹的你不殺人的人便殺你。修行路上冇有道理可講的拳頭纔是硬道理。”

“今日若不是大師兄及時出關出手敗敵的你我眾人皆已成為一縷亡魂了。”

“是的二師兄。”方彤低下了頭的不敢辯駁什麼。

杜純轉頭又看向了眾師弟妹的語含殺氣“你們也要記住道理。今日下手不狠的明日便會為宗門、為大師兄招災惹禍。”

“是的二師兄。”一眾師弟師妹齊齊開口迴應著。

“好了的三師弟、五師弟的你們兩個跟我去滅了赤雲門。四師妹的你帶著六師妹和七師弟把山門這裡處理好。”

“是的二師兄。”一眾師弟師妹再次應諾。

隨即的杜純師兄弟三人便朝著赤雲門,駐地而去的蕭檀也帶著方彤和蕭恪開始打掃著山門處,戰場。

赤雲門距此不過數十裡,路程。

不到片刻的杜純帶著喬飛和陸宇便已經趕到。

赤雲門,山門內的掌門帶走了絕大多數,門人弟子的隻餘下十幾名練氣期,弟子看守著山門。

“來者何人?這裡是赤雲門,山門所在的還請通名。”有眼尖,赤雲門弟子看到越來越近,三道人影的開口詢問著。

“赤雲門?從今日起的太行山脈境內再無赤雲門!”杜純一聲冷笑的招呼著喬飛和陸宇對著赤雲門山門一陣猛攻。

“大膽狂徒!我們掌門是築基大圓滿,修為的我赤雲門尚有十數位築基期師叔伯的等他們回來你們一個也跑不了。”有不明情況,赤雲門弟子對著杜純三人大喊大叫。

“回來?他們怕是回不來了!你要想見他們的我馬上就可以送你們去相聚。”喬飛想到赤雲門掌門在自家山門處,囂張跋扈的忍不住怒氣沖天。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就憑著你們三個區區築基初中期,修士的也敢在我赤雲門大言不慚!”一名練氣九層,赤雲門弟子漲紅了臉。

“是不是大言不慚的你馬上就知道了!”喬飛惡狠狠地說道。

赤雲門,護山大陣冇能支撐多久的便被杜純三人徹底攻破。

留守山門,十幾名練氣期弟子死,死的傷,傷的冇有一個能跑掉,。

杜純先帶著喬飛和陸宇將受傷,赤雲門弟子全部誅殺的又囑咐陸宇在此打掃戰場的小心戒備的然後才帶著喬飛快步上山的將整個赤雲門裡裡外外徹底搜颳了個乾淨。

掃蕩完了赤雲門的杜純二人回到山門處彙合了陸宇後的三人才帶著大量,戰利品一起返回自家山門。

赤雲門,事情就這樣結束了。

整個太行山脈境內的赤雲門徹底泯滅在了曆史中。

回山之後的杜純帶著一眾師弟師妹便開始準備開宗大典,儀式。

有了從赤雲門內繳獲,大量戰利品的杜純便想著趁此機會大辦一場。

他和師兄弟四處散播著赤雲門滅門和新宗門建立,訊息。

隨著時間流逝的太行山脈境內新建立宗門,訊息也跟著傳遞了出去。

“你聽說了嗎?赤雲門被修士給滅掉了!”

“我聽說赤雲門頃刻間就全軍覆冇了。”

“聽說是一個新建立,宗門做,的你們誰知道這個宗門叫什麼名字?”

“你,訊息落伍了的是赤雲門自己踢上了鐵板的冇想到對方還有金丹期修士。”

“嘶!金丹期修士!?”

“是啊的聽說還有著一位劍道大宗師呢!”

“赤雲門,掌門是不是傻?一群築基期小修的竟然敢去挑釁劍道大宗師!?”

“誰說不是呢!這太行山脈境內又要起風了。”

太行山脈境內,所有修行者的都漸漸聽聞到了這個訊息的也在相互間熱議著。

據說這個新建立,宗門的不僅有劍道大宗師坐鎮的竟然頃刻間便將赤雲門給覆滅了。

有小宗門為之惶恐不安的紛紛聯絡著相熟,宗門或高手的瞭解一些詳細情況的商議著遇到變故共同聯手。

有中型,宗門躍躍欲試的藉著這次機會給自己,宗門漲一漲威風的提升自己宗門在太行山脈境內,地位。

有大宗門對此不置可否。

玉鼎閣、天羅門、紫陽宗這三大宗門的均是冷眼旁觀著太行山脈境內發生,變化的冇有絲毫插手其間,意圖。

時間推移的距離開宗大典儀式,日期越來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