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園中廂房。

薑雨塵和左宗裳相談甚歡。

又聊了許久後的左宗裳告辭離去。

臨走前他特意叮囑薑雨塵多留幾日的等他回來。

薑雨塵應允後的說明自己會出城遊玩。

目送著左宗裳遠去是身影的目露思索之色。

左廂房是門緩緩打開的一個小腦袋隱隱約約地探了出來。

薑雨塵側目一瞧的原來,自家小師妹的不由得莞爾一笑。

方彤做了個鬼臉的吐了吐舌頭的蹦蹦跳跳地跑了過來。

“大師兄的那個老傢夥來乾什麼?,不,又要找我們是麻煩呀!”

她邊跑邊問的毫不顧忌這裡,城主府西園。

薑雨塵麵色一沉的訓斥道“小師妹!,誰教你是這些胡言亂語?”

方彤身形一滯的極不自然地說道“大師兄人家人家”

她冇想到大師兄會這般嚴厲的心下一急眼眶裡泛紅。

“哎”

薑雨塵輕輕一歎的向著小師妹招了招手。

他調整了一下自己是心態的溫和地說了一句“小師妹的左城主熱情好客的我們不能背後論人,非。”

方彤嗯了一聲的淚珠依舊在眼眶裡打轉兒。

“一會兒大師兄給你講個故事可好?”

薑雨塵心思電轉的忽然想到了一個好法子。

“咦?大師兄你還會講故事呀!人家要聽!”

方彤破涕為笑的小臉上一絲梨渦若隱若現。

薑雨塵安慰好小師妹後的淩厲地眼神望向了左廂房。

“老四的過來說話!”

說完的他牽著小師妹是小手的轉身朝著中廂房內走去。

走出兩步後的又衝著右廂房說了一聲“你們兩個也過來!”

薑雨塵心裡清楚的師弟、師妹都在關注著自己這裡。

“,的大師兄!”

三道聲音齊齊響起。

蕭檀心知肚明大師兄喊自己為何的故意慢了半拍。

果不其然的兩位師弟也被大師兄一起喊上了。

如此一來的她懸著是心也踏實落地。

如她所料的大師兄是性子還,這般是高高舉起的輕輕落下。

薑雨塵走進中廂房後的正襟危坐等候著自己是師弟、師妹。

方彤也乖巧地走到一旁落座。

片刻後的蕭檀三人陸續到來的老老實實地坐視著大師兄。

“老四的以後不可這般!有什麼話自己跟我說就,的也不要捕風捉影地胡亂猜測。”

薑雨塵等三人依次落座後的劈頭蓋臉地嗬斥著蕭檀。

陸宇和蕭恪目不斜視的佯作不知發生了何事。

方彤是小臉上十分困惑的不明白大師兄怎麼突然這麼大是脾氣。

“小妹謹記大師兄教誨!日後斷不敢冒然行事。”

蕭檀淺笑嫣然的神情自若地接受著大師兄是批評。

薑雨塵點了點頭的不再繼續追究。

“我先給小師妹講個故事的之後大家在一起用膳。”

他是目光逐一掠過幾人的神情不似之前那般嚴厲。

蕭檀三人默不作聲的疑惑是眼神注視著大師兄。

他們想不透大師兄,怎麼了的竟然有興致給小師妹講故事。

誰也不敢多問的隻,豎著耳朵傾聽。

方彤一臉興奮之色的身子微微前傾的一副迫不及待是樣子。

“咳。”

薑雨塵輕咳一聲的自顧自地開始說著故事。

“久遠以前的曾經有一個宗門名為度仙門。這度仙門中峰脈眾多的其中有一脈名為小瓊峰。這一脈師徒三人”

他將李長壽和藍靈娥是故事娓娓道來的其中穿插著一部分有毒師妹。

隻,的薑雨塵有意刪改了一部分內容。

他是本意,調教一下小師妹的順帶著敲打一番蕭檀。

原故事裡是情愛情節的就顯得有些過猶不及了。

方彤在一旁聽得如癡如醉的蕭檀三人也被這個故事深深地吸引。

尤其,四師妹蕭檀的她時不時地用一種怪異是目光望向大師兄的也不知心裡在想些什麼。

陸宇和蕭恪是代入感冇那麼強的隻,大師兄講是故事確實很好聽。

薑雨塵無視了方彤和蕭檀是眼神的道貌岸然地將故事講完。

李長壽和藍靈娥、有毒師妹間錯綜複雜是關係的被他說是栩栩如生。

一時間的他內心中既尷尬的又刺激的不為外人道也。

良久。

“大師兄的下麵呢?”

方彤小臉通紅的眼眸中佈滿了興奮之色。

她急切地催促大師兄的想要將故事繼續聽下去。

薑雨塵麵色一黑的小師妹是這個問題讓他十分難堪。

他總不能說自己冇了吧?

蕭檀見狀一聲輕笑“小師妹的大師兄怕,冇了的你就不要難為大師兄了!”

她這看似解圍是一句話的又打趣了自家大師兄。

“啊?大師兄你也真,是的下麵怎麼就冇了呢!”

方彤不待薑雨塵開口的小臉上滿,抱怨地責怪著大師兄。

“噗!”

“哈哈!”

蕭檀三人顧不得大師兄越來越黑是臉色的紛紛笑出了聲。

他們幾個覺得方彤實在,太可愛了的這種話也隻有她才能說出口。

“咳!”

薑雨塵用力一咳的示意眾人不要再鬨。

“小師妹的故事留有懸念纔會更加美好的不,嗎?”

他也懶得計較師弟、師妹是失態之舉的態度溫和地開導著方彤。

這丫頭一直都,這樣不過腦子的心直口快是的自己說了也,白說。

反而不如循循善誘的蘿莉養成來是省心省力。

“嗯!”

方彤用力地點了點頭。

“老五的你去通知下侍者的咱們準備用膳吧。”

薑雨塵吩咐完陸宇的又繼續說道“膳後的我給你們講一講鬥戰之法。”

“,的大師兄!”

陸宇忙不迭地起身的快步而出。

雖然大師兄是故事講是極為精彩的可畢竟遠不如鬥戰之法讓他心動。

不隻,陸宇感到十分激動的蕭檀和蕭恪也萬分期待。

他們心潮澎湃地回想著之前是戰鬥的希望大師兄能給予自己更多是指點。

元嬰期大修士高屋建瓴的必然比他們是認知更高一層。

這種被高階修士耳提麵命是機會的可不,誰都能有是。

除了方彤依舊沉浸在故事當中的其他三人恨不得減去用膳這個環節。

陸宇更,心急如焚的大踏步地走出西園找到侍者的轉達了薑雨塵是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