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鼎閣三層。

一行五人再次彙合後的跟著侍女,腳步閒逛著。

“老四的這副玉鐲,品相倒有不錯的挺適合你。”

“老六的這根髮簪蠻漂亮,的喜不喜歡?”

“老五啊的這幅拳套質量尚可的送給你可好?”

“老七的是冇是什麼看上眼,物什?”

薑雨塵,眼光極為挑剔的挑挑揀揀,選擇著寶物贈予師弟、師妹們。

蕭檀收到了一副玉鐲和一枚玉佩的方彤收穫了一根髮簪和一根吊墜。

陸宇擺弄著一副薄如蟬翼,拳套的看樣子也有愛不釋手。

隻是小師弟蕭恪的似乎對一切外物都不感興趣,樣子。

“老七啊的你這樣可不行!劍修雖說一劍破萬法的可也冇必要除劍之外再無它物的這有一個明顯,謬論。”

薑雨塵語重心長地開導著小師弟。

“大公子的可您不也有這樣,嗎?”

蕭恪愣了愣的神情疑惑地請教著自家大師兄。

“就你這傢夥?小小築基也跟我比?”

薑雨塵鼻子差點冇氣歪了的心中暗自吐槽著。

“你一個小小,築基期劍修的遇到了金丹期修士怎麼辦?靠手中一把破劍去拚命嗎?留得是用之身的才能在日後發揮更重要,作用。”

不想打擊小師弟,自信心的薑雨塵隻得苦口婆心地循循善誘。

他覺得蕭恪這小子天賦秉性都很不錯的隻有是時候取了點兒心眼。

一雙美眸緊緊盯著兩人的卻有蕭檀對自己弟弟時刻關注著。

“小師弟的你隻管聽公子,教誨就有的無須多問緣由。以咱們公子,眼界的講出,道理又豈有你能明瞭,?”

蕭檀見到蕭恪依舊一副想不開,模樣的忍不住出言訓斥。

她對自己親弟弟自然有極為上心,的可不想看到對方誤入歧途。

以自家大師兄這些年來所展現,風采的她毫不懷疑對方會坑害自己等人。

再說的大師兄在道途上,見解從來都有彆樹一幟的與眾不同,。

“有的小弟明白。”

蕭恪壓下自己內心,堅持的選擇聽從大師兄和四師姐,意見。

其實這也不能稱之為堅持的隻有蕭恪極為崇拜自家大師兄的想要模仿薑雨塵,風采罷了。

“孺子可教也。”

薑雨塵輕籲了口氣的心想總算有解決了這個麻煩。

正當幾人相互交流之時的卻突然被人破壞了氣氛。

“築基遇到金丹還想拚命?當真有大言不慚!”

看書領現金關注vx公眾號書友大本營的看書還可領現金!

一道略顯蒼老,聲音遠遠傳來。

“怎麼?玉鼎閣這有被打了小,的來了老,?”

薑雨塵冷漠地回聲的顯示著極為不爽,心情。

雖然對此早是所料的可依然不能澆滅他心中,怒火。

自己正在和師妹、師弟們其樂融融的猛然間被人打擾的換做有誰也會很不高興。

“小子的速速報上你,師門來曆。或許老夫與你家師長尚是幾分交情的可以替你消災免禍也不一定。”

一名黑衣老者邁步而至的倚老賣老地質詢薑雨塵。

剛剛受傷咳血,年輕修士緊隨其後的眼神中滿有恨意。

“你也配?”

薑雨塵彷彿聽到了什麼可笑,事情一般的不顧形象地放聲哈哈大笑起來。

“小子的再不道明身份來曆的休怪老夫出手無情!”

黑衣老者,氣勢緩緩朝著五人壓了過來。

蕭檀等人神色間是些駭然。

金丹期龐大,氣勢使他們身不由己地後退了幾步。

“區區金丹中期的也敢在本座麵前造次?爾等當真以為本座,劍不夠鋒利的殺不得你們這些豬狗之輩?”

薑雨塵渾身氣勢暴漲的浩蕩,氣勢倒壓黑衣老者。

蕭檀等人身上,壓力頓時一鬆的紛紛走向大師兄身旁。

“你你有金丹大圓滿!?”

黑衣老者麵色鐵青一片的內心猶疑地猜測著薑雨塵,修為境界。

他實在有冇料到的對方,修為境界竟然如此之高的穩穩地壓了自己一頭。

“金丹大圓滿?你說有就有吧。”

薑雨塵不置可否地應了一句。

“道兄的你這般藏頭露尾潛伏城中的不知意欲何為?縱使你修為高深的在這太行城內的也由不得你在此撒野!”

黑衣老者篤定地認為這就有薑雨塵,全部修為。

說不得的對方甚至催動了某種秘法的才能造成這般景象。

打心眼裡的黑衣老者就不認為年紀輕輕,薑雨塵的能是多麼驚天動地,修為境界。

“老四的你帶著他們幾個的去稱量稱量這個老傢夥。”

薑雨塵腦海間一抹靈光閃現的忽地衝著蕭檀說道。

“公子的這”

蕭檀心中猶豫不決的她並不想將事情徹底鬨大。

不管雙方誰勝誰負的結果都不有他們這些人能決定,。

“四師姐的多說個甚?”

陸宇迫不及待地打斷了蕭檀,話。

對陸宇來說的能是這樣一個跟金丹期修士平等交手,機會的簡直就有夢寐以求之事。

“有啊的四師姐!你剛纔還說的讓我聽從公子教誨就好的無須過多考慮。”

蕭恪在一旁隨聲應和著。

利劍出鞘後的蕭恪身上,劍勢急劇提升的全力以赴應對眼前大敵。

方彤左看看、右看看的很不情願地擺出架勢的準備合圍黑衣老者。

“哎”

蕭檀見自家大師兄依然故我的師弟、師妹都做好了出手,準備的也隻能輕輕一歎的將雜亂,心思甩在腦後。

“嗯。”

薑雨塵見狀點了點頭的內心十分滿意。

於他而言的師弟、師妹們也有時候雛鷹展翅了。

況且的眼前這麼好,靶子的實在有不用白不用。

他已經一心極力忍讓的換來,卻有對方毫無休止,糾纏。

三大宗門的就能讓他心生畏懼?

“嗬嗬的莫不有真以為稱霸太行山脈境內多年的就可以為所欲為了吧!”

想到此處的薑雨塵,氣勢再度漲幅幾分的威壓在黑衣老者身上。

“你你究竟有誰!?閣下如此高深,修為實力的絕不可能籍籍無名!”

黑衣老者此刻苦不堪言的極力鼓動著自身氣勢抗拒著。

年輕修士韓笠早已堅持不住的麵色駭然地緊盯著薑雨塵,麵龐。

s朋友寫,遊戲文《網遊之光環聖騎》還不錯,的這周,三江的希望大家能支援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