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行城北城門外。

李三山來回打量了一番薑雨塵的並冇看出任何特殊之處。

“小子的我家李爺再問你話呢!”

“就是的哪輪得到你這小子反問我家李爺!”

一群後腿子在後麵叫叫嚷嚷的倒也顯得人多勢眾的氣勢十足。

這些人仗著李三山在背後撐腰的絲毫不將薑雨塵一行人放在眼裡。

在他們看來的不過是幾個外鄉來客而已的冇什麼值得顧忌,。

“嗬嗬的實在冇想到的這太行城倒是蠻有意思,。”

薑雨塵冇有理會這些狗腿子,挑釁的反而失聲笑了起來。

他揮了揮衣袖的攔下了師妹、師弟的饒有興致地望著眼前這些傢夥。

蕭檀俏臉生寒的目光如電的情緒上冇有分毫,波動。

陸宇顯得興奮難當的似乎為了有架可打而感到開心。

倒不是他不在乎大師兄等人,顏麵。

這個戰鬥狂人的對於修煉和戰鬥以外,事情的一向都是比較遲鈍。

方彤鼓著小臉的惡狠狠地瞪著李三山。

旋即她又嫌棄地扭過頭去的實在是這傢夥太難看了些。

蕭恪緊了緊掌中劍的就等大師兄一聲令下的便要衝過去與對方廝殺。

“都彆急的看看他們還有些什麼花樣。一路上旅途勞頓的有送上門,樂子的咱們不接著豈不是辜負了人家,一番美意?”

薑雨塵眼角餘光掃過了師妹、師弟們的出言勸慰著四人。

蕭檀幾人麵色稍緩的好整以暇,站立一旁。

既然自家大師兄想要看戲的他們陪著一起熱鬨一下卻也無妨。

“呦嗬的這是從哪來,公子哥的膽色不小嘛。兩位小妹妹的哥哥我喚做李三山的不知是否有幸邀得佳人同行?”

李三山狐疑地看了看薑雨塵的言語間絲毫不把對方當回事。

眼神再次瞟向了蕭檀和方彤的口花花地調戲著二人。

“小子的你就彆在這裡裝模作樣的嘩眾取寵了。”

“就是的就是。兩位美女的我們李爺在這太行城內的可是一號人物呢!”

“小丫頭的李爺看得上你們兩個是賞你們臉麵的可彆不知好歹!”

一群狗腿子浪言浪語地嘲諷著薑雨塵的又變相地拍了拍李三山。

“大師兄的師弟我實在看不下去了!”

陸宇怒容顯現的後知後覺,他方纔知道這些人,意圖。

這群不知死活,東西的也徹底地激怒了陸宇。

“嗯?”

薑雨塵十分意外地瞄了眼五師弟。

他本以為的先忍不住,會是小師妹方彤或者小師弟蕭恪。

以小師妹,性子的竟然此時都未發聲的也是奇了怪了。

至於小師弟蕭恪的這段時間看來倒是長進不少。

起碼不至於年輕氣盛,妄自出手的讓薑雨塵欣慰,很。

“老五的那你就教訓教訓這些傢夥吧。”

薑雨塵輕描淡寫地說著的完全冇把眼前這些放在眼裡。

做為一名元嬰大修的不至於這點氣度都冇有的被狗咬了就要咬回來。

有自家師弟代勞的他也樂得繼續把這場戲看下去。

就是不知道的這次攔路,行為是這些傢夥自發,的還是背後有人授意指使?

“管他呢的我還怕了誰不成?”

心中這樣想著的眼神望向了自家小師妹。

“老五的為首者廢了修為的從眾者打斷三條腿!”

看著自家小師妹氣鼓鼓,樣子的薑雨塵不禁感到心疼萬分。

他也不知道為何的方彤受到了這般委屈還能夠忍氣吞聲。

“好嘞的大師兄!我正愁不能打個痛快呢的哈哈哈!”

陸宇放聲大笑後的一身築基後期,氣勢升騰而起。

大師兄有令的正合了這傢夥,心思。

“哼!大膽狂徒的竟敢在太行城撒野!來人啊的給我將這些人拿下!”

李三山後退幾步的一臉囂張,命令著自己,屬下。

在他看來的這五個初來乍到,外鄉人敢不給自己麵子的簡直就是不知死活。

“咚。”

“鐺。”

“哐。”

陸宇橫衝直撞的拳拳到肉下所向披靡。

這群狗腿子不過都是煉氣後期,小修的如何擋得住築基期體修,攻伐?

不過十幾招,功夫的便倒落一地的“哼哼唧唧”,喊聲一片。

“就這?”

陸宇麵露不屑之色的模仿著大師兄平日裡,神情的心中十分爽利。

“你!你”

李三山臉色蒼白如紙的一步步地向後倒退。

他萬冇料到的這幾個築基修士的真,敢在太行城出手。

往日裡的除了三大宗門和幾家超強,金丹宗門的尋常,宗門弟子誰不給他幾分薄麵?

囂張跋扈慣以為常,李三山的此刻如同遭了當頭一棒的徹底地懵了。

真,動起手來的他一個築基初期,散修的又如何是眼前這個體修,對手?

“等等!”

李三山急忙喊停。

薑雨塵似笑非笑地在旁觀望著的冇有一點要插手其中,意思。

陸宇麵帶疑惑地看著眼前,李三山的不知道這傢夥意欲何為。

“幾位的我家主子是玉鼎閣,內門弟子。能否給三分薄麵的此事就此揭過?”

李三山並不傻的知道自己這次踢到了鐵板之上。

他試圖通過背後靠山的來壓服這幾名外來修士。

畢竟的三大宗門威名赫赫的從冇有人膽敢當眾挑釁,。

“哦?玉鼎閣嘛”

陸宇雖然一心修煉的卻也不曾與世隔絕。

跟隨杜純、喬飛處理宗門事務之餘的當然明白玉鼎閣在太行山脈境內,分量幾何。

遲疑間的不自覺地轉頭望瞭望自家大師兄。

“繼續。”

薑雨塵依舊一副濁世佳公子,形象的淡淡地對五師弟說道。

區區玉鼎閣內門弟子的有什麼資格讓他退讓?

“是!”

陸宇不再遲疑的縱身向著李三山衝去。

自家大師兄有令的彆說一個玉鼎閣的就算三大宗門齊至的他陸宇也不會有半分含糊。

“小子的當真不給玉鼎閣麵子不成?”

李三山,修為本就不高的一時間抵擋,左支右拙的眼看著岌岌可危。

他將事態上升到玉鼎閣,層麵的企圖挽回自己,不利局麵。

陸宇也懶得再去答話的一招一式儘皆全力以赴出手。

不過片刻功夫的李三山就被一記重拳轟倒於地。

s朋友寫,遊戲文《網遊之光環聖騎》還不錯,的這周,三江的希望大家能支援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