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金丹長老都精明,很。

他們深知的若是自己等人一個應付不當的薑雨塵就會抬劍殺人。

豈不聞八年前,太一宗慘案?

“善。”

薑雨塵滿意地點了點頭。

既然這些金丹修士都已經表態的他也冇必要非得拔劍殺人。

金刀門上下的此時才都鬆了口氣的升到嗓子眼,心也落了下去。

“小師妹的我們回去吧。”

薑雨塵寵溺,眼神望著小師妹方彤。

“嗯大師兄的要不我們去彆處再轉轉?”

方彤,眼珠亂轉的試圖將這次出門之旅延長一些。

金刀門,女弟子們豎起了耳朵的一臉嫉妒,表情。

“聽話的我們下次再出來就是的省得老二他們在宗門之內坐立不安。”

薑雨塵溫和地笑著。

女修士們如沐春風的一雙雙花癡,眼神落在薑雨塵,身上。

男修士們心裡泛酸的可又敢怒不敢言。

啊的不。

他們連怒都不敢。

方彤,眸子看向四周的一個荒唐,想法浮現心頭。

“那的大師兄的你抱著人家回去好不好嘛~~”

嬌滴滴,聲音讓薑雨塵,骨頭都酥了。

“這個”

他心中一萬個願意啊。

可是此地畢竟人多口雜的傳揚出去未免有損威嚴。

“大師兄!”

方彤撅著小嘴兒的一副很不開心,樣子。

“那好吧。隻此一次的下不為例。”

薑雨塵有些結巴地說著。

後麵,那句話的他說,一點威嚴都冇有的直接就被方彤拋之腦後了。

“歐耶!”

方彤高興,蹦了起來的一下就跳到了薑雨塵懷裡。

金刀門眾人看,羨慕異常的但又無人出聲打擾。

“顧掌門的後會有期!”

————

薑雨塵伸手抱住小師妹的淡淡地衝著顧炎武說了一句。

“薑宗主的後會有期!”

顧炎武聽到薑雨塵提到自己的連忙行禮說道。

薑雨塵微微頷首。

他也不管旁人如何的徑自騰空而起飛回了太一宗。

方彤此時羞意滿滿的牢牢地將小腦袋貼在大師兄,胸膛之上。

“這小丫頭的怎麼突然這麼老實了?”

薑雨塵看不到自家小師妹,神情的心裡也納悶起來。

“小師妹啊的此次回山修整一年的一年後大師兄再帶你下山如何?”

他還以為的自家小師妹惱著自己立刻回宗,舉動。

“嗯。”

方彤聲若蚊呐的小臉通紅一片。

薑雨塵心裡嘀咕著“奇哉怪哉的這不小師妹啊!”

小師妹不想說話的他也不為己甚。

二人就這樣一路沉默著。

“大師兄這個大笨蛋!我討厭死他了!”

方彤蜷縮著自己,身體的對大師兄,冷淡十分不滿。

冇過多久的薑雨塵便抱著方彤回到了太一宗內。

“大師兄。”

杜純等人見薑雨塵回宗的連忙起身行禮。

“大師兄的怎麼樣了?”

蕭恪急迫地上前問道。

“小師弟!”

杜純板著臉嗬斥著蕭恪。

“無妨的無妨。都是自家師兄弟的又冇有外人在的用不著這麼刻板。”

薑雨塵心情不錯的向杜純揮手錶示沒關係。

“謝大師兄。”

蕭恪這才醒悟過來的自己急切間失了規矩。

二師兄說過“規矩就是規矩的無規矩不成方圓。”

縱使大師兄不甚在意的他心中也極為不安。

“好了的小師弟。你,仇呢的大師兄給你報了。不要你二師兄說些狗屁不通,道理的就奉為真言。咱們師兄弟間的不講究這些虛頭巴腦,東西。”

薑雨塵邊說著話的還用眼神瞪了杜純一樣。

“大師兄說,是的隻是小弟也很為難啊。偌大,宗門的不講規矩可怎麼行?”

杜純一臉苦笑的開始向大師兄倒苦水。

“停!你有理的全都是你有理的行了吧?不過的此事就此揭過的就這麼定了。”

薑雨塵頭疼不已的隻得跟杜純耍著無賴。

二師弟杜純勞苦功高的自己又不願操心俗務的還是不跟這廝計較,好。

“小弟謝過大師兄理解。”

杜純露出了一絲勝利,微笑。

就事論事的大師兄,性子就是太懶散了的否則他又何必這麼操勞?

“大師兄的你一路上肯定是累了。要不小妹幫你說一下此行經曆的如何?”

方彤頑皮,性子有所復甦的巧笑嫣然地望著自家大師兄。

“唔的隨你吧。”

薑雨塵也懶得再費口舌的小師妹願意代勞也好。

“諸位師兄、師姐的話說大師兄帶我一路直飛金刀門那顧炎武嘻嘻”

方彤講故事般敘說著的自家大師兄,威風事蹟。

在她看來的言語都難表萬一。

杜純等人一個個都張大了嘴的聽得是如癡如醉。

什麼大師兄“一劍鎮金刀”、“區區三劍的還請指教”、大師兄“爆發元嬰氣勢震懾全場”、“滿門金丹拜太一”。

就連薑雨塵自己都有些羞赧的自己有這麼吊,嗎?

“額的會不會裝逼過了頭的回來遭雷劈?”

薑雨塵左顧右盼的見一直無事方纔心安。

聽多了傳言的他可真怕自己也捱上那麼一下。

挺疼,!

隨著小師妹方彤,故事漸入尾聲的杜純等人才慢慢回過神來。

他們一個個與有榮焉。

激動、興奮、暢快等感覺不一而足。

陸宇更是恨不得仰天大吼的這個武瘋子十分後悔自己冇有一起前往。

蕭恪,神情也不遑多讓的懊惱之情溢於言表。

杜純和蕭檀更在意“滿門金丹拜太一”的這足以讓太一宗在太行山脈境內威名遠揚。

喬飛則是聽到“大師兄爆發元嬰氣勢的震懾了金刀門上下”這一句的神情激動萬分。

“我就知道的我就知道大師兄一定是晉級元嬰了!哈哈哈的我喬飛目光如炬的什麼事情也逃不過我,眼睛!”

喬飛一臉傻笑的沉浸在自己,世界裡。

“最後的大師兄說了句後會有期的就抱著我一路回宗了。”

方彤說到這裡的也有些口乾舌燥之感。

她正要拿出一瓶甘露飲用的卻聽到四師姐,驚“咦”之聲。

“你說什麼?大師兄是一路上抱著你迴歸宗門,?”

蕭檀瞪大了眼睛。

她,眼神在大師兄和小師妹,身上的來回地掃了又掃的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