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階初等符籙可謂是價值極高。

尤其是這張符籙還是一張破禁符籙,進一步提升了它的價值。

若是在尋常國度或是宗門之中,稱之為價值連城也不為過。

縱使在一流宗門之內,也算得上是極其珍貴的寶物。

也就是澹台靜這種出身於聖地之內,本身亦曾是大乘初期的修士,才能隨手掏出這般底蘊。

她並不是冇有價值更高的符籙。

隻是隨手拿出這等珍貴的寶物之前,再好的朋友之間也要三思而後行。

修行界中因為一件寶物或是一本秘籍而翻臉的“朋友”,簡直是不計其數。

道途難,難於上青天。

仙路艱,艱比破蒼天。

許多修士無論是為了個人的道途,亦或是為了自己的仙路走的更順暢,多麼卑鄙無恥之事都做得出來。

凡人一生不過短短百年,尚且珍惜自己的生命。

修士自踏上這一條修行路,一路上披荊斬棘一往無前,所求的無非就是更高的修行境界與更長久的壽元罷了。

而高深的修行境界往往又與悠久的壽元相掛鉤。

除了少數幸運兒可以通過增加壽元的天材地寶延長自己的壽命,大多數的修行者也隻能通過提升自身的境界來延長自己的壽元。

相比之下,境界易升,天材地寶難尋。

也有一些修士,可以通過一些特殊的功法來延長自身壽元。

可這種能夠延長自身壽元的極品功法,往往也都是敝帚自珍。

很多修士寧可功法失傳,也不願訊息泄露出去給自己招來殺身之禍。

這就是修行界的現狀,一切都顯得那麼**裸。

澹台靜也不是信不過薑雨塵。

她若是真的信不過對方,也不會冒然邀請他同行。

再好的交情,適當的有所保留,也是一名修士必備的素養。

“仙子,一張七階初等破禁符籙確實很珍貴,可這裡的禁製”

薑雨塵憂心忡忡地說道。

他冇把話說完,也是怕澹台靜感到難堪。

但是他所要表達的意思,已經完整無誤地傳達了過去。

薑雨塵也並不清楚,澹台靜的身家到底還剩下多少。

僅以兩人初遇的情景來看,恐怕也不會留存過多。

在這種情況下,他很有必要適當地提醒一下對方。

常言道:好鋼要用在刀刃上。

既然這張七階初等破禁符籙如此珍貴,自然是要用在最關鍵的地方。

眼前的洞窟雖然不大,可密密麻麻的陣法禁製卻不少。

哪怕是薑雨塵這樣的陣道外行,也能夠大概地感知到其中蘊含的威能。

在他看來,七階初等符籙再怎麼神奇,也比不過一名合體大能的全力出手。

雖然他並冇有親眼見過合體大能的風采,可也能通過之前的佈置管中窺豹。

這些密密麻麻的陣法禁製,即使是合體大能出手也不見得能破解得了!

這纔是薑雨塵內心的真實想法。

“薑兄勿憂,且莫心急。”

澹台靜聞言輕輕一笑,也不立即解釋,反而安慰起了對方。

此時此刻,一個良好的心態極為重要。

在一定程度上,好的心態遠比她出手破解陣法禁製更關鍵。

這些陣法禁製再強,也隻是死物罷了。

遠比不上洞窟內可能存在的真靈更可怖。

這個時候要是自亂了陣腳,等下的麻煩可就真的大了。

尤其是薑雨塵身為劍修,講究的就是一往無前。

他要是因此失去了這份果敢,之後的行程會平添很多變數。

這也是澹台靜的心思細膩之處。

“嗯”

薑雨塵輕嗯了一聲後,閉上雙目穩定著自己的心態。

他也是極其聰明之人,自然明白自己該做些什麼。

陣法禁製事小,起碼要不了他們兩人的性命。

反而是內裡的真靈之龍,極有可能在他們狀態不佳之際痛下殺手。

就算是返虛期大圓滿的修士到此,麵對虛弱狀態的真靈之龍也不敢大意。

更遑論他們兩人隻是實力堪比返虛中期,真實的修行境界不過化神初期而已。

在這個時候孰輕孰重,顯然是一目瞭然之事。

澹台靜見到薑雨塵開始收斂心神,眼神中閃過一絲讚賞之色。

對方能夠這麼快意識到這一點,也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她本以為自己要費一些口舌,才能讓薑雨塵搞清眼前的狀況。

哪曾想到對方的感官如此敏銳。

通過自己簡單的一句安慰之語,便自行體悟到了事情的輕重緩急。

這一點出現在薑雨塵身上著實不易。

澹台靜深知,對方修行至今不過五十載上下。

很多天才修士在這個年紀,且不說取得的成就如何,僅在心態上就遠不如薑雨塵這般。

他們無論是元嬰期還是化神期,都顯得一副眼高於頂的樣子。

對於這種眼高手低的天才修士,澹台靜一向都是很看不上的。

哪怕這些天才修士的資質再好,天賦再高,她也懶得多看一眼。

這樣的“蠢材”,指不定哪一天便會隕落在不知名的角落中。

“薑兄真是可惜了!”

澹台靜喃喃自語道。

她的聲音極低極低,不集中精神根本就不可能聽清再說些什麼。

此時的薑雨塵完全收斂了心神,自然更不可能聽到。

此處也隻有他們兩人,也不會有其他人聽到。

是以,誰也不知道她到底在可惜什麼。

澹台靜輕輕搖了搖頭,似乎是要將一些東西甩出自己的腦海。

隨後,她也不再關注薑雨塵的情況,轉身向著洞窟的入口處走去。

冇走出幾步,她便佇立在原地不動,認真的觀察起眼前的陣法禁製。

她本身就精擅陣道,對於這些密密麻麻的陣法禁製並不感到為難。

除卻因為自身修為不足,無法以暴力手段破解之外,這些陣法禁製根本就難不倒她。

陣道的比拚,除了看佈陣的雙方對於陣道的理解之外,也要看雙方的修為境界深厚程度。

對澹台靜而言,就算她現在有著合體初期的修為都可以輕鬆將其破解。

哪怕退而求其次,她有著返虛後期以上的修為都能夠勉力為之。

可現實是,她隻有化神初期的修為層次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