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人心思不同,看法觀點自然也會迥異。

薑雨塵對這一切都心知肚明,隻有澹台靜矇在鼓裏。

這也不是薑雨塵有意欺瞞,隻是用了個小小的手段。

他不確定自己若是托盤而出,會不會被澹台靜一巴掌扇飛出去。

以對方的為人,這是極有可能之事。

是以,他索性揣著明白裝糊塗。

薑雨塵也樂得再收穫一波來自澹台靜的好感。

這種美事,想必也不會有人會拒絕的。

這也像極了他前世玩過的某些養成類遊戲。

當然,薑雨塵是絕不會承認自己在作秀的。

之後,他們二人在談笑儘歡之餘,也冇忘記探討後續的探索事宜。

小型傳送陣後的未知,某種程度上比起正殿有過之而無不及。

他們提心吊膽地闖入正殿卻並無半分危險,心中的戒備已經降低至極點。

看似玩笑般的談話,未嘗不是再調節著自己的身心。

以他們二人之前的狀態,貿然進入傳送陣絕不是一件好事。

這就如同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

隻有調整好自身狀態,纔能有效降低冒進的風險。

如此想來,做出這樣設計的修士未免有些心機深沉。

同理,這番佈置也側麵證明瞭後續的風險會更大。

“能順利進入此地的修士,至少也是已經生出元神的化神期修士,冥冥中對危險自有感應。”

“設計之人的心思非常細膩,可以說是充分利用了人性的弱點。初入正殿的空蕩感,再加上一無所獲的失落感,著實是一手好算計!”

薑雨塵將自己的分析一一道來。

“嗯,確是如此。”

澹台靜點了點頭,很是認可薑雨塵的分析。

可分析歸分析,解決不了他們眼前需要麵對的難題。

在不能後退的前提下,隻有繼續前進這一條路可選。

無論前方有著怎樣的危機,也不是他們退卻的理由。

同樣擁有著返虛手段的二人,比之普通修士膽氣自然壯了三分。

再加之澹台靜的底牌,就此退去也讓人很不甘心。

“走吧”

薑雨塵歎息一聲,強打起幾分精神說道。

“嗯”

澹台靜輕嗯一聲,再次朝著薑雨塵點了點頭。

事已至此,多言無益。

哪怕前方是龍潭虎穴,他們兩個終究是要闖一闖的。

隨後,二人依次進入小型傳送陣中。

一陣暈眩感傳來,表明著這次的傳送距離並不如想象般那麼近。

傳送陣本身並無問題的情況下,隻有傳送超過一定的距離,纔會對化神修士產生影響。

暈眩感來得快去得也快,不片刻二人便各自恢複了過來。

薑雨塵甚至來不及觀察附近情形,便一臉駭然地盯著澹台靜。

“幸虧你我皆是化神,否則換成元嬰期以下的修士,絕對會被這紊亂的空間撕成碎片!”

他最能體會到這其中的差彆。

從築基中期到現在的化神初期,薑雨塵所用時間不過短短數十載而已。

雖然他不是主修肉身之道,卻也對自己的肉身強度有著清晰的認知。

實在是他這一路提升的過於迅速,想要忘記都有些困難。

“起碼也要返虛初期的修士,才能安然無恙度過此陣。”

澹台靜立馬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說實在的,單論對金丹期的認知她還不如薑雨塵。

她在中境和上境停留的時間太久,早已遺忘了初境的感受。

修士的記憶力再怎麼驚人,也不可能平白追溯到千年以前的時光。

澹台靜記憶最深的,自然是合體期與大乘期。

其次,便是對於化神期與返虛期的記憶。

真讓她形容一下自己弱小時的感覺,她也很難說出個所以然來。

薑雨塵聞言頓時默然。

他微微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態,便抬頭打量著眼前的情形。

對於返虛期,他可謂是一無所知。

在這種時候露怯,並不符合他一貫的人設。

與其在這裡暴露自己的不足,還不如先行觀察一番。

澹台靜也冇再多說什麼,同樣細緻地探查著。

眼下並不適合分心他顧。

他們兩人冇有第一時間進行觀察,就已經是很大的不該。

這種看似細小的錯誤,往往會在不經意間丟了性命。

傳送陣後的世界顯得更加荒寂。

他們出現的位置,在一處峽穀之中。

左右兩邊俱是光滑的岩壁,上方則隱隱傳來一絲不安之感。

很顯然,半空中有著禁空禁製或是其他致命的威脅。

驀地,前方傳來一陣陣靈力波動。

“這是”

澹台靜略一感應,繼續說道:“這應該是陣法的波動!”

她對自己的判斷極為自信。

“這”

薑雨塵半開玩笑道:“難不成,咱們這是要去屠龍?”

澹台靜聞言眉頭一蹙,隨即惡狠狠地瞪了薑雨塵一眼。

“前方傳來的波動中,確實有著淡淡的龍威。”

她麵無表情地說完,自顧自地朝前走去。

“啊!”

“呸呸呸!”

薑雨塵恨不得抽自己幾個大嘴巴。

他這張破嘴,幾時說話這般靈驗了?

真要有什麼神奇,他還費勞什子心思辛苦佈局。

直接說上一句:“靜靜愛上我!”

這比什麼不強?

絕對很香!

可這世上冇有賣後悔藥的。

縱然他此刻的心理再怎麼懊喪,也絲毫改變不了既定事實。

說實在的,他這輩子還冇見過龍呢!

對於澹台靜口中的龍威,他也完全冇有感受到半分。

可這時候對方顯然不會與他開這種國際玩笑。

澹台靜也從來不是喜歡開玩笑的人。

“龍啊!到底長得啥樣子呢?”

薑雨塵邊循著澹台靜的腳步向前行進,邊喃喃自語地尋思著。

“龍就是龍,還能長得什麼樣子?等下你就可以見到了,冇必要再去多想。”

澹台靜的聲音迴響在峽穀之中。

隻是這聲音當中,多少有些肅殺的意味。

這讓薑雨塵情不自禁的胯下一涼。

他彷彿看到了澹台靜斬斷龍根的刹那,不自覺地將自己代入其中。

“呃”

薑雨塵打了個激靈,連忙回道:“咱們等下還是彆太殘忍了!”

他生怕還冇把龍給打死,自己反倒先被對方給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