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雨塵身為太一宗掌門,本身又是宗門第一強者,他的個人安危直接關係到宗門的穩定。

失去薑雨塵的太一宗,在整個太行山脈境內也隻能敬陪末座。

處境上或許會比築基小宗門略好一些,卻也免不了被金丹大宗門欺壓。

修行界向來都是弱肉強食,拳頭大纔是硬道理。

相比起一些可作為宗門底蘊的物事而言,薑雨塵的安危無疑更加重要。

況且,這些符籙也都是他的個人收穫。

值此危機莫名的關頭,薑雨塵自然不會使其蒙塵。

對太一宗而言,隻要他還在就比任何底蘊都強。

五階符籙和六階符籙,也不是師弟師妹們可以使用的。

即便是他們能夠進階元嬰期,想要使用這些符籙依舊要付出極大的代價。

正因如此,薑雨塵對一些高階的物品並不如何重視。

就像他之前得到的那些通天靈寶一樣,即使放在宗門府庫也會蒙塵很久很久。

哪怕是對天才修士來說,從金丹期進階到化神期也不是那麼容易。

薑雨塵曾在心中估算過,就算自己的得意門生小七,想要進階到化神期亦要以百年計。

當然,這其中並不包括他所尋得的天材地寶輔助。

大宗門的門人弟子之所以在修行上進境神速,除卻個人的天賦資質之外還有著各自外力的輔助。

無論是更玄妙的修行功法還是各式各樣的天材地寶,亦或是一些天賜機緣,都是他們修行路上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所以即便是一些散修的天賦才情並不弱於這些大宗門的門人弟子,也會在道途上慢上許多。

這些並不以個人意誌為轉移,純粹是宗門的深厚底蘊所致。

薑雨塵想將太一宗發展成為聖地一般的存在,可謂是任重而道遠。

僅憑他自己的一己之力,著實是一項很難完成的目標。

對於這些因素,太一宗眾人都心知肚明。

可薑雨塵的天縱奇才又讓這些傢夥看到了一線曙光。

隻要自家大師兄能夠一路勢如破竹地進階上境,遲早也能夠成為一方大能。

更何況劍修的戰鬥力無人敢小覷。

這些零零總總的因素,都為太一宗眾人注入了一劑強心劑。

他們這些傢夥的眾誌成城,也完全是建立在薑雨塵的修行進境之上。

僅憑他們自己,此生都無望完成如此宏偉的目標。

薑雨塵和澹台靜分彆做好了準備,而後兩人一前一後地向著正殿走去。

離得正殿越近,他們二人的戒備也就越深。

彷彿有一種莫名的危機感,籠罩在兩人的心頭之上。

身為化神初期的修士,他們兩人都已生出了自己的元神。

通過元神與自身的特殊聯絡,這種若有若無的危機感時時刻刻地警示他們。

驀地,薑雨塵大步向前追上了自己前麵的澹台靜。

他先是攔下了對方,而後麵容肅穆地提議道:“仙子,咱們還是一起進去的好,以免出現什麼意外被分開就麻煩了。”

“這”

澹台靜略一沉吟,心中倍感躊躇。

她著實有些不放心薑雨塵。

無論是從自身的保命能力還是對危險的預知能力來算,她都有著足夠的自信。

可若是再加上一個薑雨塵,澹台靜就不敢再這般自信。

她確實有辦法能護得對方周全,可付出的代價如何就不太好說了。

能以極小的代價做成此事,她自然毫不猶豫去做。

可當這份代價超出她此前的心理預期,還願不願意可就兩說了。

有些代價,彆說是區區的一個化神初期修士,就算是高高在上的合體大能也是付不起的。

也就是澹台靜曾經身為大乘初期的老祖,纔有這個底氣來此一行。

現如今的問題在於,護住自身安全和護住兩個人所需要付出的代價並不對等。

她自己能否為了薑雨塵去付出這一份代價,在澹台靜的心裡一時間也難以抉擇。

“仙子可是還有什麼疑慮?”

驀地,薑雨塵的聲音再次響起在澹台靜的耳畔。

她連忙收斂心神,神色很不自然地點了點頭。

“不瞞薑兄,小女子的底牌所需代價太大,著實不知到時該如何是好。”

澹台靜也不隱瞞,將自己的情況娓娓道來。

她未曾明說自己的真實境界,隻表明自身擁有著上境修士的手段。

具體是何種手段她也不曾明言。

由於自身的修為境界不足,並不足以發揮出完整的威能。

化神初期的修士,想要完整發揮出上境修士的手段是不可能的。

澹台靜也隻能通過特殊的手段啟用小部分威能,發揮出幾近於合體中後期修士的威力。

這幾乎就是在直白地告知薑雨塵,她所擁有的手段來自大乘初期以上的修士。

“什麼!合體中後期的威能?”

薑雨塵十分誇張地張大了嘴,一副被嚇傻了的樣子。

他自然很清楚澹台靜的底細,但又不能輕易地當麵揭穿對方。

一個處理不好,極有可能使得兩人反目成仇。

這種傻事,薑雨塵自然無論如何也不會去做。

眼下,他隻好通過自己略顯浮誇的演技,委婉地提示著對方。

至於對方是否能夠有所察覺,就不是他所能控製的事情。

畢竟,尋常修士又哪可能看透澹台靜的真實境界?

便是那些大乘老祖,能做到這一點的也是寥寥無幾。

也隻有渡劫期的老怪物們,才能很輕易地做到這一點。

問題是這些渡劫期的老傢夥們隱世不出,幾乎就無人可以勘破澹台靜的偽裝。

“小女子極有可能因此跌落修為境界,大概率不止跌落一個境界。”

澹台靜將自己的情況詳細道來。

她所謂的掉落境界,並不是初中後期這種小境界,而是直接跌落一兩個大境界。

對於任何修士而言,跌落境界都是極為可怕之事。

這種境界的跌落並不是一時的,而是永久性的。

除非再有著逆天的機緣,否則很難通過正常的修行提升回去。

也就是說,澹台靜所需付出的代價,極有可能就是永久性的停留在元嬰期甚至是金丹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