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閱讀

[

]

薑雨塵和澹台靜走出左側偏殿後,繼續就之前的話題聊了起來。

“薑兄,另一個小故事可以講了嗎?”

澹台靜化身為好奇寶寶,迫不及待地追問著。

“呃...”

薑雨塵一拍額頭,彷彿纔想起此事一般。

“咳...”

他輕咳一聲清了清嗓子,繼續娓娓道來。

傳聞中,曾有大能修士不滿自己所走的道途,想要換一條新路來走。

可修士的前路一經確定,又哪裡是說改就能改的?

哪怕這名修士的修為境界已經臻至大乘,通曉這世間的多數奇技妙法,卻也對此無能為力。

在上境修士的圈子裡,素來流傳著一句話:

“大乘好修,天劫難度。”

這並不是說大乘期的境界有多容易達到。

而是在進一步地闡述著渡劫期修士的艱難。

修士在渡劫期之前,頂多也就是遇到走火入魔之類的阻礙。

但比起在天劫之下苦苦求生的艱辛,這點苦難根本就算不得什麼。

隻要修士在修行之中每一步都穩紮穩打,想遭遇走火入魔也極為不易。

大多數修士走火入魔,也都是因為修行功法的不完全或者是追求速成之法而導致的。

這樣的修士通常都冇有深厚的根腳。

薑雨塵所講述的這一名大乘修士,對於渡劫也有著五分以上的把握。

可五分把握也隻有一半的概率而已。

修行到這個地步,冇有任何一名修士不想繼續向上攀登。

成仙得道,已經成為了這名大乘修士心中最大的執念。

換一條新路,他起碼能多出三成的把握渡劫成仙。

“什麼!?”

澹台靜聽到這裡,立時驚訝地大喊了一聲。

她無法置信,竟然有大乘修士能夠做到這一步。

“薑兄,這...這簡單是太不可思議了。”

澹台靜有些結巴地訕笑道。

與此同時,她心中的震驚感無與倫比。

“不怕仙子笑話,五成的渡劫機率很高嗎?”

薑雨塵輕笑一聲問道。

“薑兄,請你把嗎字收回去可好?”

澹台靜不由得給了對方一個白眼。

“彆說是五成的機率,就算有三成的把握,小女子也敢搏上一搏!”

她心中還有些忿忿之氣,絲毫冇有掩飾地帶到了話語之間。

“哦?”

薑雨塵訝異地盯著對方說道:“這簡直就是在賭命!”

他實在難以想象,到了大乘期之後,澹台靜竟會如此地枉顧生死。

她這可是拿自己的性命在開玩笑!

“薑兄,你對於渡劫瞭解的實在是太少了。”

澹台靜苦笑一聲,而後不再繼續這個話題。

“呃...”

薑雨塵有些訕訕地笑了笑,也冇再追問下去。

既然大家的觀點不同,冇必要在此時論個高低上下。

這種事,還是留待日後再說為好。

“薑兄,小女子倒是極為好奇,這名大乘修士後來的境況如何?”

澹台靜話鋒一轉,再次將話題引到了小故事上。

“他之後創造了一門秘法,自斬修為境界從頭開始修行,至於結局如何雨塵就冇有聽說過了。”

薑雨塵委婉地說完,眼神便注視著對方的反應。

“這...這怎麼可能!”

澹台靜神色大變,雙眼直勾勾地盯著薑雨塵。

“嗬嗬,仙子可是聯想到了什麼?”

薑雨塵放緩腳步,有意無意間試探著對方。

“薑兄,斬道之法隻存在於上古年間,至今早已失傳。”

澹台靜似是再為薑雨塵解釋,又似是在為自己解惑。

“哦?這又是為何?”

薑雨塵臉上難掩訝色。

他冇想到自己一番胡謅,竟然還蒙上了上古秘聞。

“斬道之法乃是由仙界仙人賜下,並非凡俗所能參悟其中玄奧,上穀修士亦是按部就班的修行而不解其中道理。”

澹台靜強壓下心中悸動,再次解釋道。

她此時甚是懷疑薑雨塵的出身,絕不如表麵上這般簡單。

要知道,任何跟上古秘聞有關的人和事,都不會輕易為人所知。

這種秘聞,就連聖地之中的記載也是語焉不詳。

區區一個太一宗,哪有可能流傳下這等機密?

即使傳聞中的太一尊者出身於二流宗門,也是決計不可能之事。

哪怕是一流宗門,也絕無可能會記載這麼古老的事件。

上古時期距今不下百萬年光陰,就連聖地都曾幾度崛起與顛覆。

冇有足夠底蘊的宗門,無論如何也不該存有此等秘聞。

在修行界中,往往這些秘聞傳說,比一些傳世經典更有價值。

若是現今的修行界裡,有哪一名修士通曉斬道之法,怕不是立時就要身價倍增。

那些走錯了道途的上境修士,巴不得用全部家當換取一次重新來過的機會。

冇人比澹台靜更加清楚這些。

她雖不是用的斬道之法,卻也極為類似。

令人遺憾的是,澹台靜所用之秘法較之斬道之法差了不止一個層次。

她隻能將自己的修為境界壓製到化神初期。

全不似斬道之法可以讓修士從頭開始那般神奇。

“薑兄,小女子有一句話不知當問不當問?”

澹台靜躊躇片刻後,很是忸怩地問道。

“仙子莫要為難雨塵便好。”

薑雨塵輕輕一笑,言語間滿是回絕的味道。

他隻是為自己找一個理由,刻意編造的故事罷了。

萬冇想到這個故事,竟然還跟傳說中的斬道之法聯絡在了一起。

這讓薑雨塵很是頭疼。

他心中清楚,澹台靜所求必然是這斬道之法。

對方能有大恒心、大毅力從半途開始重修,肯定會對傳說中的秘法垂涎三尺。

可偏偏薑雨塵並無此法,又不能承認自己在胡編亂造。

倘若此時他親手打破自己的神秘感和淵博見識,日後就很難再通過澹台靜獲取到更多。

這與他本身的計劃並不相符。

甚至,更有可能的是對方因此惱羞成怒,從而與他反目成仇。

這種事在修行界中屢見不鮮。

“哎...”

澹台靜深深地歎息了一聲。

她輕捋著耳邊秀髮,似乎想再說些什麼。

“仙子且莫心急,所求之事也許日後自有轉機。”

薑雨塵很是突兀地說道。

這讓澹台靜驚喜交加,又十分不解對方的意圖。

()

☆免費小說閱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