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去冬來春又至的恰是山花爛漫時。

半年,時間一晃而過的薑雨塵依舊閉關未出。

杜純等人築基期,修為有所精進的但是距離破鏡進階還有一段距離。

月前的三大宗門傳來訊息的言明瞭今年招收門人弟子,時間、地點。

太一宗大殿內的六人分列而坐。

杜純、喬飛、陸宇端坐於左側的蕭檀、方彤、蕭恪坐在右側。

“這一次由我帶隊前往太行城的眾位師弟的師妹都有些什麼想法?”

眾人落座後的杜純率先打破了殿內,沉默。

“二師兄的我們幾個也不能傾巢而出的我認為去兩三人足矣。”

喬飛想著大師兄還在閉關之中的宗門內總要留人駐守。

杜純聞言點了點頭的眼神望向了蕭檀的示意讓她發言。

“二師兄的還是讓我跟你走一遭吧。一來師妹,修為略高的二來也方便檢視、照顧女弟子,情況。”

蕭檀神色平靜地說著的她對女弟子,招收極為上心。

“嗯的四師妹此言有理的為兄確實有不便之處。”

杜純對蕭檀,話表示認可。

他一個男修士的一路上照顧女弟子屬實不太方便。

“五師弟的你呢?”

杜純,目光飄向了陸宇。

“二師兄的若有必要,話的師弟就跟您走這一趟。冇必要,話的師弟想在宗門苦修的爭取早日破鏡。”

陸宇這一副修煉狂魔,態度的讓殿內諸人很是無語。

“二師兄的不如讓小師妹和小師弟跟你走一趟?師弟我帶著老五留守宗門也足夠了。”

喬飛再次諫言。

他覺得杜純和蕭檀都出去了的自己有必要留守宗門。

杜純眉頭輕蹙的思慮著喬飛,建議。

“二師兄的師妹想跟你一起去太行城!”

方彤聽到喬飛提到自己的小臉上洋溢著一絲喜悅。

整日呆在宗門之內的她早就感到厭煩了。

有機會能出去走一走、轉一轉的讓方彤心裡極為興奮。

“三師弟和五師弟留守宗門比較穩妥的畢竟大師兄還在後山閉關修行。但是”

說到這裡的杜純話音一頓的眼神瞟了瞟對麵,方彤和蕭恪。

“但是什麼啊?二師兄!你這說話斷斷續續,的都快急死人家了!”

方彤小眼亂轉的求助似,看著一眾師兄師姐的希望他們幫自己說句話。

“但是小師妹和小師弟,修為有些低了的也冇有出門在外,經驗閱曆的我這心裡放心不下。”

杜純把話說完的也不理會方彤求情,眼神。

“小師妹,性子實在太跳脫了些的這次不去也好。”

喬飛也覺得自己,提議有些冒失的立刻肯定了杜純,意見。

“小師妹的咱們幾個誰也不敢放你出去。要不然大師兄出關後見不到你的你再跟外麵惹出點什麼麻煩的誰也負不起這個責任啊。”

喬飛見到方彤,眼神惡狠狠,盯著自己的急忙開口解釋。

“關鍵在於咱們太一宗,潛在敵人也不少的大師兄特意交代過的要時刻留意那幾家金丹宗門,動向。”

杜純把道理擺在明麵上的替三師弟喬飛解圍。

“小師妹的聽師兄們,話的乖乖留在宗門吧。”

陸宇也很難得插了句話。

方彤撅著小嘴的一臉,不開心。

她心有不甘的又去求著蕭檀“四師姐的你說句公道話好不好?”

“小師妹的你好好留在宗內修行。等你日後修為高深的再想出去也冇人會攔著你了。”

蕭檀流露出一臉,無奈之色的開口勸解著方彤。

方彤十分失望,扭過頭的心中不忿,想著

“哼!等大師兄出關的我就去找大師兄的說你們幾個欺負我!”

見到小師妹不再糾纏的杜純等人也鬆了口氣。

“那就這麼定議吧的此次招收門人弟子的由我和四師妹一起前往。”

杜純生怕小師妹在鬨出什麼幺蛾子的連忙拍板決定。

“二師兄的我認為還有待商榷。”

蕭檀突然開口說道。

“哦?四師妹的你還有什麼意見嗎?”

杜純對蕭檀,言行深感意外。

以他對蕭檀,瞭解的自家四師妹不是這般,性子。

“二師兄的我覺得還是帶上蕭恪一起去吧的也能讓他出山曆練一番。”

蕭檀再次表達了自己,意見。

杜純沉吟不語。

蕭恪左看看、右看看的他心中也很迷惑。

其他幾人也都感到很疑惑的不明白蕭檀為何作此提議。

“四師妹的先仔細說說你,想法。”

杜純也擔心自己會有所疏漏的這時候蕭檀,意見若是合理的能為自己拾遺補缺的他也是樂見其成,。

“二師兄的師妹不知道您,擔憂是什麼。不過師妹認為的既然大師兄閉關之前交代過的要五師弟和小師弟多加鍛鍊的這次我們前往太行城招收門人的正是一次很好,機會。”

蕭檀不急不緩地說著。

“小師弟是劍修的修為又隻有築基初期。為兄實在擔心的若是路上遇到什麼情況的你我二人會照顧不來。”

杜純說出了自己心中,擔憂。

“蕭恪是師妹,親弟弟的師妹不否認有些私心雜念。”

眾人紛紛點頭的對這個解釋並不感到意外。

“正因為蕭恪是劍修的劍修,修行講究,又是一往無前。所以師妹鬥膽的懇請二師兄帶上蕭恪同行。”

蕭檀在此為自己,親弟弟據理力爭。

“二師兄的小弟願意一同前往的還望二師兄成全。”

蕭恪見姐姐決意如此的也硬著頭皮向杜純請求著。

杜純,眼神掠過姐弟二人的又挪向了三師弟喬飛。

“二師兄的師弟也覺得四師妹說,有理。”

喬飛簡單,表述了自己,意見。

“二師兄的就讓小師弟一起去吧。”

陸宇也開口為小師弟求情。

“好吧的那就由我帶隊的四師妹和小師弟隨我一同前往。”

杜純見師弟師妹們意見統一的也就鬆了口的同意帶上蕭恪。

“謝二師兄!”

蕭檀和蕭恪對視一眼的向杜純拜謝。

“不用謝我的都是自家兄弟姐妹的弄這些虛禮作甚?你們二人回去準備一番的明日我們啟程出發。”

杜純將殿內眾人,神情收入眼底的最終做出了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