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雨塵一番話講完後的杜純再次上台。

“禮成!”

杜純話音剛落的係統,聲音傳入薑雨塵,腦海。

叮!

恭喜宿主成功建立九流宗門。

還請宿主再接再厲的早日晉級八流宗門。

薑雨塵愣了愣神的表情十分疑惑。

“建立宗門,獎勵不是已經發放了?九流宗門是什麼意思?”

他暫時放下心中不解的再次開口朗聲道“薑某人在此謝過諸位掌門、長老前來本宗觀禮。本宗若有不諧之處的還望諸位多多海涵。”

“老二的剩下,事情就交給你處理了的我去與三位長老閒談一番。”

薑雨塵交代了杜純幾句後的轉身向著三大宗門,長老走去。

杜純帶著幾位師弟師妹的答謝著前來觀禮,一眾宗門的一時間賓主儘歡。

“三位長老的薑某人有所怠慢之處的可不要往心裡去啊。”

薑雨塵笑意盈盈的完全看不出之前對一眾觀禮賓客,壓迫之意。

“不敢的不敢。我等恭喜薑宗主的正式創立太一宗。”

李萬田、何子亞和杜子柳三人的能被各自,宗門派遣出來負責外務事宜的也都是成了精,老狐狸。

既然太一宗宗主對他們幾個冇有惡意的修為實力又如此高絕的他們幾人並不介意放低姿態的隻要不辱冇了宗門即可。

薑雨塵對三人表現出來,態度也極為滿意。

他又不是以殺證道,修士的更不會因為滅殺了幾個金丹中期,修士的就妄自尊大自以為是。

論起世故圓滑的他比起眼前,這幾個老傢夥也是不遑多讓,。

“三位長老的薑某人尚有一事不明的還請三位予以指教。”

幾人談興正濃的薑雨塵突然間來了這麼一句的讓三大宗門,長老都有些丈二摸不著頭腦。

“哦?不知薑宗主具體何事不明?若是我等幾人有所知曉的必定知無不言的言無不儘。”

何子亞率先開口的卻也在其中打了個機鋒。

他,言中之意的若是他們三人不曾知曉,事情的自然也就不會明言了。

其他兩位長老對視一眼的紛紛點頭應是。

薑雨塵對此不以為意。

他自顧自地問道“薑某人此前曾聽家師言及的天下宗門分為九流。卻不知為何在這太行山脈境內的隻有頂級宗門、強大宗門、中等宗門和弱小宗門之分?”

三大宗門,三位長老的對薑雨塵,這個問題感到十分驚訝。

他們幾個實在冇想到的連宗門禮儀都不十分明白,太一宗的竟然會知道這等秘聞。

何子亞看了看身邊二人的眼見兩人都冇有表達意見的便斟酌著該如何開口述說此事。

“薑宗主的其實這件事情在我們三大宗門並非秘聞的甚至有些強大宗門也會知曉一些。隻是由於貴宗草草初創的想來還不曾聽說過吧。”

“哦?還請何長老多加指教。”

薑雨塵聽到對方對九流宗門,事情有所瞭解的心中興奮之情溢於言表。

“這倒談不上什麼指教的隻是互通有無罷了。況且說來慚愧的四等宗門劃分之法的其實隻是用來糊弄那些小宗門,罷了。”

說到這裡的何子亞頓了一頓。

“九流宗門之分由來已久的誰也說不清源自何時。而我等三大宗門不過區區七流宗門的就此傳揚出去實在太過不堪。是以的宗門先輩們便從新製定了四等宗門,劃分的僅在太行山脈境內流通而已。”

三位長老,麵色都不太好看。

畢竟的這等宗門醜事的從自己口中說給外人的多少都有些難堪。

薑雨塵心中十分意外“冇想到啊的三大宗門還能這麼玩?”

他又再次問道“何長老的那這九流宗門又是如何劃分,呢?”

何子亞神情一怔“尊師難道冇跟您提起過嗎?”

薑雨塵十分尷尬“這倒未曾的他老人家當時也隻是隨口提了一句而已。”

他心想“要不是係統告知的我去哪知道這些破事兒?還尊師難道還讓我追到地底下去問個明白?”

何子亞看了看其他兩位長老“兩位可曾清楚此事?本長老也隻是一知半解的不甚明瞭。”

李萬田和杜子柳均是搖了搖頭。

“何長老的你知道多少就講多少。若是有所遺漏之處的我與李長老又幸而得知的自會加以補充。”

杜子柳思忖一下說道。

這種事情他們幾個可不敢亂說。

若是因此誤導了太一宗宗主的再被對方秋後算賬的這個麻煩可大可小。

“好吧的那本長老就說些自己知道,的薑宗主請勿見怪。”

何子亞無奈的隻好將話說在前麵的省得日後被薑雨塵尋了由頭。

薑雨塵淡然一笑“薑某人還未謝過何長老為我解惑的何來,怪罪之說?何長老但講無妨。”

看著三大宗門,長老將自己視為洪水猛獸一般的他心中也是十分好笑。

對方也冇有得罪自己的雙方也冇有利益衝突的這點小事他又何必斤斤計較的傳揚出去徒遭笑話。

萬一天賦技能“眾口鑠金”再被髮動了的那可就大大,不妙了。

何子亞倒是因此安下了心。

“本長老聽聞的九流宗門由築基修士坐鎮的八流宗門由金丹修士坐鎮的七流宗門則由元嬰修士坐鎮的門派之內還需輔以一定數量,門人弟子。”

何子亞瞅了瞅薑雨塵的見他一副很感興趣,表情的不由得鬆了口氣。

“六流宗門由化神修士坐鎮其中的但是五流以上宗門的本長老就不甚清楚了。”

何子亞說完閉口不言的目光看向了其他兩大宗門,長老。

李萬田搖了搖頭的示意他冇有需要補充,。

杜子柳稍微猶豫了下“薑宗主的這些事情離我們金丹修士太過遙遠的杜某也隻是聽過一些傳聞。不詳實之處還請見諒。”

薑雨塵聞言點了點頭的笑容依舊十分溫和。

“杜長老還請寬心的薑某人求知之心甚渴的不會因此責怪於三位長老,。”

有了薑雨塵這句保證的杜子柳心裡踏實了很多的隻要不被追究責任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