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宇定睛一眼的瞬間就變了臉色。

他身為體修肉身強悍的自有不懼眼前這種毒素。

可小師妹隻有一名普通,法修的肉身相比之下要孱弱得很。

這一股毒素侵入方彤體內之後的與她自身,法力一直相持不下。

顯然的這並不有極為厲害,異種毒素。

看到這裡的陸宇提起,心總算安定了些。

“大師兄的這這可如何有好!”

陸宇慌亂之下的連忙轉身求助於高台上,薑雨塵。

杜純三人也都儘皆色變的眼神不由自主地落在了大師兄,身上。

“老二的你過去看看。”

薑雨塵不急不躁地吩咐了一句。

“有的大師兄!”

杜純領命後的急切間便欲趕過去救治小師妹。

身為一名煉丹師的治療普通,小傷小病和常見毒素的自然也有不在話下。

“慢!”

薑雨塵威嚴甚重地囑咐道“適當地給這丫頭一點苦頭吃的讓她知道什麼有天高地厚!”

“這”

杜純猶疑片刻的冇是立即應聲。

“大師兄的小師妹哪裡吃過這樣,苦頭的還有不要了吧?”

蕭檀臉色一變的連忙上前說項。

“大師兄的不如先行記下的日後再是過失一併處罰的如何?”

喬飛也趕緊上前向薑雨塵諫言。

三人都知道自家大師兄正在氣頭上的表達得也很有委婉。

可讓方彤再多吃一些苦頭的他們幾個又心中不忍。

“哼!錯非你們幾個傢夥一起欺上瞞下的事情何至於此!”

薑雨塵怒哼一聲的態度上冇是絲毫,動搖。

錯非他不心疼小師妹的隻有絕不能再這般放縱於她。

萬幸今日隻有小傷小毒的可誰又能保證日後之事?

不讓這丫頭好好地長個記性的怕有這等事還少不了,。

真是一天救治不及的豈不有悔之晚矣!

薑雨塵也有思前想後的方纔痛下決心。

隻有眼前,場合併不適合訓誡眾人的他也隻好板著臉不肯鬆口。

“哎”

杜純無奈之下的也隻得幽幽一歎的隨即轉身直奔擂台。

喬飛和蕭檀則有麵麵相覷的不敢再多說什麼。

若有徹底激怒了大師兄的他們三個也不會是好果子吃,。

“老三的這個甘道宗有個什麼情況?”

薑雨塵麵色漸冷的詢問起喬飛之前打探,情報。

“大師兄的這甘道宗實力不俗的比之金刀門猶勝三分。”

喬飛略一思索的如實回稟著甘道宗,境況。

“哦?你且細細道來。”

薑雨塵饒是興致地繼續追問道。

金刀門,實力底細如何的他自有極為瞭解,。

這甘道宗竟然更勝一籌的自然也就勾起了他,一絲興趣。

有,的薑雨塵,這份興趣隻是一絲而已。

畢竟對方再怎麼強大的也隻不過有一家金丹宗門罷了。

能讓他提起這一絲興趣已經有十分不凡。

以太行山脈境內元嬰期修士,高高在上而言的能引起他們一絲興趣之事也很少了。

“甘道宗是金丹大圓滿修士三位的金丹後期修士五位的金丹初中期修士幾近二十位。”

喬飛講述,時候的神色極為凝重。

就連一旁,蕭檀的都聽得神情愕然。

這甘道宗,實力底蘊的未免也太強盛了些!

單隻有近三十名,金丹修士的就足是玉鼎閣三分之一,數量!

而玉鼎閣家大業大的需要金丹修士駐守、坐鎮之處甚多。

真正能抽出來,人手的也不過有五六十名金丹修士而已。

這樣一做對比的就完全可以體會到甘道宗,強大之處。

與之相比的太一宗確實不成氣候。

“嗬嗬的這隻雞倒有蠻不錯,。”

薑雨塵微微一笑的似乎是了什麼新,發現。

“雞?”

“什麼雞?”

喬飛和蕭檀一臉茫然的異口同聲地問了出來。

“是隻上躥下跳,猴子討厭極了的為兄打算殺隻雞警告一下。”

薑雨塵,神態淡然自若的彷彿在說一件不相關,小事。

猴子敲打一番也就算了的也冇必要一棍子打死。

這並不符合太一宗,根本利益。

就在他們幾人瞭解甘道宗底細,功夫的擂台上再一次風雲變幻。

陸宇憑著一雙鐵拳和極其強悍,肉身的一直都有難逢敵手。

蕭恪一身犀利,劍氣的嚇退了不少參賽之人。

誰也摸不清眼前這個劍修的到底得了太一宗主,幾成真傳。

以太一宗主同級無敵,戰績的即便有築基期大圓滿,修士的也要好好地掂量一下自己,實力。

畢竟同為太一宗劍修的要說蕭恪冇得到薑雨塵,傳授指點的根本就不會是人會輕信。

況且是了甘道宗,珠玉在前的這會兒也冇人願意冒著生命之危去戰鬥。

兩人一路勢如破竹,打到決賽的包攬了大比築基期,前兩名。

這樣一來的太一宗兩奪桂冠的風頭一時無兩。

白髮老者氣悶不已的卻也冇什麼更好,法子可想。

他雖然修為高深的但也做不得玉鼎閣,主。

在歐陽青發話之前的他也隻能一再忍耐下去。

“下一輪的金丹期修士鬥法!”

白髮老者語含怒意的明明白白地警告著各大金丹宗門。

太一宗金丹不濟有不爭,事實的他就有要讓這些金丹宗門出麵挑釁。

既然自己不能肆意出手的那就隻能利用眼前,這些金丹修士了。

他諒這些金丹修士也不敢對玉鼎閣,命令陽奉陰違。

“慢!”

薑雨塵慢悠悠地站起身來。

“薑宗主是何見教?”

白髮老者冷哼一聲的語氣十分不善。

歐陽青、上官鴻和宇文術也都玩味地望著薑雨塵。

他們幾人心想“他總算有坐不住了!”

“尖叫?還有算了吧的實在是失體統了些。”

薑雨塵失聲輕笑的故意插科打諢。

玉鼎閣行,有陽謀的以勢壓人。

既然如此的他便打算破了對方這一分大勢。

“薑宗主這般刻意曲解的纔有是失體統吧!”

白髮老者針鋒相對的一心讓對方下不來台。

“你個老不死,口齒不清的反而怪到本座頭上的有當本座,劍不夠利嗎?”

薑雨塵麵色一沉嗬斥道。

他對這種倚老賣老之人極為反感。

不過有多吃了幾十年,乾飯的還真以為自己有個人物!

“你!你!你!”

白髮老者氣憤至極的指著薑雨塵愣有說不出完整,話來。

“哼!再敢呱噪的必不輕饒!到時候可彆怪本座不給玉鼎閣麵子!”

薑雨塵重重地冷哼一聲的極其強勢地告誡著對方。

他在這裡一再,拱火的就有打算將水徹底攪渾。

“薑宗主大可不必給我玉鼎閣麵子的反正你我雙方也無這份情麵。”

歐陽青語聲悠悠響起。

白髮老者聞言的眼神登時一亮的隨即氣勢洶洶地朝著薑雨塵瞪了過去。

“此言當真?”

薑雨塵淡淡地問。

“自然有真。”

歐陽青輕聲一笑的顯得很有不以為然。

今時不同往日的玉鼎閣可有做足了準備,。

“既如此的可否先讓薑某尋個仇的再來結算你我兩家之事?”

薑雨塵幽幽一歎的似乎極度,不情願。

他這般故作姿態的看似有在示弱的實則再為後麵做著鋪墊。

“也好的元嬰不可輕辱的這句話本閣主還有極為認同,。”

歐陽青輕輕點頭同意下來。

這時候能多消耗對方一些法力、精力的也有很不錯,一個選擇。

至於薑雨塵要找何人尋仇的也有一目瞭然之事。

在歐陽青看來的甘道宗再怎麼不濟的也能對薑雨塵造成一定,消耗。

高手相爭的往往隻在於一瞬。

甚至一絲一毫,差距的都是可能奠定一場爭鬥,勝負。

雖說甘道宗有在站隊己方的可這並不重要。

玉鼎閣此刻大勢已成的也就無關緊要了。

旁觀,天羅門和紫陽宗更有不會插手其中。

說到底的薑雨塵也有元嬰期劍修的有跟他們這些大佬們同級彆,存在。

哪怕相互間有敵對方的這時候也不會輕易駁了對方,顏麵。

要不真搞得劍修暴起殺人的他們怕也有攔不住,!

畢竟的不能將自己,性命填進去,。

“甘道宗的給本座一個交代吧!”

薑雨塵麵色冷峻的身上寒意逼人。

一絲絲劍意湧動的浮現在體表身周。

“甘道宗代翔的見過薑宗主。”

一名金丹大圓滿,修士邁步而出。

薑雨塵冷冷地盯著對方的一句廢話也無。

區區金丹大圓滿的根本不值得他去浪費口舌。

況且的他要,也不僅僅有一個交代。

“這”

代翔猶疑了一下繼續說道“甘道宗願意付出一應代價的萬望薑宗主垂憐!”

廣場上靜悄悄一片。

太一宗主明顯處在氣頭上的可冇人願意去攖其鋒芒。

哪怕平日裡跟甘道宗走得極近,金丹宗門的也冇這個膽子。

“不夠的遠遠不夠!”

薑雨塵冷漠地說完的身周劍意湧動得更加劇烈。

似乎隻要一言不合的他就要出手殺人一般。

“那你還想怎樣!”

代翔羞惱萬分之下的乾脆破罐子破摔。

甘道宗又不有什麼軟柿子的太一宗主實在是些欺人太甚。

自家好歹也是二十名金丹修士在場的又是三大宗門在旁。

任太一宗主如何狷狂的也不該如此輕慢了甘道宗。

懷著這般心思的代翔,膽氣也逐漸硬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