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鼎閣、天羅門、紫陽宗的三名內門長老不敢有任何過激的動作,生怕激怒了此時的薑雨塵。

即便他們是元嬰宗門的內門長老,威震整個太行山脈境內,再見到了薑雨塵的狠辣手段之後,也不敢隨意造次。

宗門的威嚴若是丟在了這裡,自會有宗門高手找補回來,他們回去之後頂多也就是受罰而已。

若是自己的命丟在了太一宗,就算宗門再怎麼不滿,如何追究,也已經與自己無關了。

“啊!救我啊!”

隨著一聲慘叫傳來,台下眾人隻見一名金丹中期的高手被劍氣撕得粉碎,血雨殘軀從天而降,灑落在廣場之上。

剩餘七人臉上充滿了絕望之色,拚命的鼓動著全身真元抵擋著劍氣侵襲。

“還望諸位道友,將我等死訊傳回宗門。”

赤焰宗核心長老武子七不甘地大吼一聲,自爆當場。

“諸位同道,老夫先行一步,隻盼宗門來日能為我等雪恨。”

橙光門核心長老郝心刃低喝一聲,隨著武子七一同自爆。

隨著金丹中期強者接二連三的自爆,場中的劍氣也漸漸減弱下來。

僅剩的三人似乎看到了一絲生的希望,再也不顧傷及自身根基,加大了真元輸出。

“張武奇你個混賬東西,你怎麼還不自爆?”

“張武奇,這件事從頭到尾都是你挑的頭,各大宗門是不會放過你的!”

尚還倖存的白光門核心長老和紫一宗核心長老,不約而同的開口威脅著張武奇。

眼前的情況,若是張武奇能夠自爆,他們二人就有很大的機會能夠逃生。

金刀宗張武奇麵色慘然,聲音淒厲的喊道“太一宗,薑雨塵,各大宗門不會繞過你們的!”

“金刀宗核心長老張武奇,今日被逼自爆於此!”

說罷,他就連人帶法寶一同自爆開來。

四周的粗大劍氣消磨殆儘,眼看著剩下的兩人就能死裡逃生。

“老二,你們幾個送他們上路,不留活口。”

薑雨塵也不轉身,前行的步伐不緊不慢。

“是,大師兄!”

“師弟、師妹,隨我一起全力出手,一個不留!”

杜純應諾後,指揮著師弟師妹們上前圍攻。

陸宇身為體修衝擊在前,其他五人跟隨其後,一道道術法、劍光朝著白光門核心長老攻去。

兩名金丹期的長老早已是強弩之末,此時再被六名築基期修士圍攻,頓時左支右拙,不到片刻便被擊殺當場。

“爽!”

陸宇從冇這麼痛快的對戰過。

尤其是麵對著高了自己一個大境界的金丹修士,他甚至能感受到拳拳到肉的快感。

“哈哈!”

“真解氣!”

“大師兄威武!”

“我太一宗不容輕辱!”

一眾師弟師妹心中十分暢快。

不隻是因為出了一口惡氣,還有著麵對金丹修士戰而勝之的經曆。

不管對方重傷與否,狀態幾何,他們六個築基期修士能擊殺兩位金丹中期修士,對聲名、對心境都是一次巨大的蛻變。

“太一七子,個個都有斬殺金丹的經曆。”

這種心理上的滿足感和愉悅感,比之修為的提升與增進,不遑多讓。

薑雨塵微微一笑,他想要的效果基本上都已經達成了。

他停下腳步,眼神四顧,對廣場上眾多賓客的表情十分滿意。

“不過是區區金丹罷了,囂張個什麼?你要是大乘、渡劫我還能讓你三分,即便是元嬰、化神,隻要給我一段時間,也未必就得罪不起!”

以他劍道大宗師半步劍意的修為,金丹期大圓滿又冇有絲毫瓶頸,幾乎是再閉關一次就唾手可得。

縱使是三大宗門的元嬰老怪,他也未必不能鬥上一鬥。

“哼哼哼,更何況,我離完整的劍意也不過一步之遙。到時,真要與元嬰初期的修士爭鬥起來,還不一定鹿死誰手。”

想到這裡,薑雨塵看向三大宗門內門長老的眼神,也有些玩味起來。

“三位長老,可還有什麼意見?”

李萬田三人笑容一僵,心中暗想“我們幾個哪裡還敢提出什麼意見!?除非是活膩了,不要命了。”

“我等三人從來不曾對貴宗有過意見,隻是對那幾個不知死活的金丹感到不滿。”

“對,在貴宗之地,我等又不便出手教訓他們。冇想到他們反而變本加厲,實在是死不足惜!”

“是啊,貴宗喬小友勸誡在前,一眾宗門都是看在眼裡的。他們這些金丹咎由自取,怨不得薑宗主出手鎮壓。”

李萬田、何子亞與杜子柳紛紛開口。

不僅將自己摘得一乾二淨,甚至還拉上在場的所有宗門,把罪名都安在了一眾死去的金丹身上。

其它的大小宗門誰也不敢開口附和,隻是沉默不語。

他們這些大小宗門可不像三大宗門一般。

不僅得罪不起太一宗,那八位死去的金丹中期長老的背後宗門,也不是他們能得罪的。

“好,既然有三位長老的這句話,薑某人也就安心了。”

薑雨塵對著眾人溫和一笑,絲毫看不出他剛剛滅殺一眾金丹的冷漠。

他轉身又朝著杜純問道“老二,宗門大典可以開始了嗎?”

“大師兄,一切都準備妥當,隨時可以開始進行宗門大典。”

杜純此刻也是容光煥發,喜色溢於言表。

“那就開始吧。”

薑雨塵說完,又朝著前來觀禮的眾人笑道“諸位,還請繼續觀禮。”

一眾賓客回到自己的座位,誰也不敢有所造次。

杜純走上高台,朗聲喝道“太一宗宗門大典現在開始!”

隨後,一套流程完整的走過,杜純請大師兄上台演說。

薑雨塵揹負雙手,瀟灑地走到台上,衣袂飄飄仿若謫仙。

他目光掃過台下眾人,神色鄭重地開口道“薑某人攜六位師弟師妹,秉承恩師之誌,今以恩師太一之名,於此地開創太一宗。”

“謹遵師尊教誨,尊他老人家為太一宗太上長老。薑某人不才,忝為太一宗宗主。任二師弟杜純為太一宗大長老,統籌宗內諸般事務,其餘師弟師妹輔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