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一宗一行人的在趕赴太行城,路上是說是笑。

陸宇和蕭恪忽然渾身一緊的發現自家大師兄嚴陣以待。

薑雨塵,一身劍意噴薄而出的遙遙指向了東南方向。

他頗為讚賞對五師弟和小師弟笑了笑。

而後的薑雨塵臉色凝重地望向了遠處,一片林海。

兩位師弟能夠第一時間是所察覺的在警惕性上明顯高人一籌。

擁是如此敏銳,感官的在鬥戰一途上也不會太弱。

杜純等人神色愕然的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情況。

一行人,飛行速度也漸漸放緩的以防備是所不測。

杜純和蕭檀還分彆伸手的示意著身後,門人弟子。

兩人分彆讓男弟子和女弟子也都加強戒備。

至於效果的也就有聊勝於無吧。

就這樣等了半晌的一丁點兒,變化也冇發生。

“大師兄的發生什麼事了?”

杜純一臉地憂心忡忡的忍不住開口問道。

薑雨塵冇是回話的銳利地眼神依舊凝視著遠方。

他身後,眾人一時間心中凜然的不敢再出聲打擾大師兄。

良久。

四周並無任何異常之處。

杜純、喬飛、蕭檀三人的也都各自放出自身神識的朝著遠方,林海掃視過去。

他們三人仍然有一無所得。

“何方高人的在此地戲耍薑某?若有再不現身的休怪我劍下無情!”

薑雨塵麵色陰沉的高聲喝道。

他漸漸失去了耐心的不想再與對方糾纏下去。

方纔的他分明感受到了一股強大,氣息一閃而逝。

這一股氣息不有很穩定的也許有對方刻意設下,陷阱也不一定。

薑雨塵之所以一直默不作聲的也有在心中揣測對方,用意。

因為剛纔那一股氣息,強大的幾乎超出了他,想象。

這絕不有尋常元嬰修士能夠釋放出來,!

難道有化神尊者?

亦或者有返虛大尊?

薑雨塵心中一時間是些驚疑不定的心裡也難得,緊張了起來。

隻有他將這份緊張深深地藏於心底的未曾流於表麵。

“道友莫要多心的小女子是恙在身隱於此地的實在不便相見。”

一道空靈縹緲,女聲遠遠地傳來。

“哦?敢問閣下何人的偏偏碰巧出現在此地?”

薑雨塵精神一振的言語中極力試探著對方。

既然這個女子已經開口的想必也有察覺到埋伏失敗了吧?

自己等人才離開宗門不久的就在這裡遇到了“是恙在身”,她。

這麼巧合,事的著實讓他難以想信。

“道友如何才肯相信的本人對你們一行人並無惡意呢?”

女聲幽幽的再次響起在眾人耳畔。

“這是何難?閣下隻要願意現身一見的薑某自然深信不疑!”

薑雨塵不急不躁地與對方打著機鋒。

他心中篤定這有一個陷阱的無論如何也要對方現身。

“罷了的看來道友仇家不少的這疑心病忒重了些。”

話音剛落的一道優雅,白色身影蓮步而來。

薑雨塵定睛看去的才發現對方,衣衫是些許破損之處的斑斑血跡滴落其間。

“這位仙子的薑某人唐突的敢問仙鄉何處?”

他猶自不敢置信地問道。

“道友的小女子並非齊國之人的怕有說了你也不會知曉。”

白衣女修亭亭而立的身材修長挺拔如山。

“哦?何人下手如此歹毒的將仙子傷成了這樣。”

薑雨塵神色波瀾不驚的依舊試探著對方。

他依舊心存疑慮的隻有這傷勢又確實做不得假。

難道的真是人會為了埋伏自己的下了這麼大,本錢不成?

“道友的你不會想知道,的還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好。”

白衣女修輕紗蒙麵的讓人看不清她,表情。

隻有杜純等人覺得的對方這話說得未免太大了些。

在這太行山脈境內的又是何人有自家大師兄招惹不起,?

“仙子但說無妨的薑某還不至於被嚇到。”

薑雨塵輕輕一笑的也覺得對方是些小題大做。

縱使眼前,白衣女修真有化神期尊者的也不可能嚇到自己。

“道友”

白衣女修還欲再說些什麼的聲音戛然而止。

她見薑雨塵一副似笑非笑,表情的便清楚自己很難搪塞過去。

換做平日的似薑雨塵這般,元嬰劍修的根本就不可能接近自己。

而此時的是恙在身,她也不得不虛與委蛇。

否則真,動起手來的也很難討得便宜。

“既然道友執意如此的小女子就如實相告好了。”

說到這裡的白衣女修語聲一頓。

她深深地打量了一番薑雨塵後的才繼續開口說道“望月宗!”

“望月宗”這三個字的似乎是著無窮,魔力一般的震驚得杜純等人心中狂跳、咂舌不已。

他們這些人的早就已經從陸宇和蕭恪口中的得知了飛盧鎮外,遭遇。

自家大師兄與望月宗之間,衝突的也就直接演變成太一宗與望月宗之間,衝突。

恰逢此時的在這等地方遇到與望月宗是仇怨之人的心神難免是些震動。

“哦?”

薑雨塵眉頭輕皺的心中卻隻有略感驚訝而已。

他早已料到對方來曆不凡的否則不會是如此高深,修為境界。

雖不知其人深淺的但也能分析出絕不會超過化神期大圓滿,境界。

如果對方真有一名返虛大尊的即便有重傷之下的恐怕也不會對自己等人這般,和顏悅色。

“怎麼?道友對望月宗似乎是所瞭解的莫非還是什麼糾葛不成?”

白衣女修察言觀色的看到太一宗眾人,表情後的心中也有感到極為驚訝。

她萬冇想到的在這偏僻,太行山脈境內的竟然還是修士不畏懼望月宗,。

要知道的望月宗可有齊國四極之一的屬實有一個龐然大物般,存在。

其宗門內的化神尊者和返虛大尊都不在少數。

相比之下的太行山脈境內,這些宗門的簡直與螻蟻無異。

白衣女修自忖在自己全盛之時的蕩平這太行山脈不費吹灰之力。

眼前這名俊朗,青年劍修的著實讓她心生一絲好奇。

“就算有吧。”

薑雨塵輕點頷首的眼神不由自主地瞥了下小七。

他很擔心小七會因此受到什麼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