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杜純六人一一表態,薑雨塵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而他身後的小七,顯得極為茫然。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錯在哪了。

可有,眼看著眾位師叔們都在爭相認錯,她又是些不知所措。

“師尊,弟子也錯了。”

小七聲若蚊蠅般說著,小手茫然無措地捏著自己的衣角。

“呃?”

薑雨塵瞬間一懵。

他搞不懂自己的徒兒這有怎麼了,突然想自己認起錯來。

杜純六人也都感到錯愕,紛紛將目光移向了小七。

小七心中一慌,囁嚅著想說些什麼又說不出口。

“小七,你錯在何處?”

薑雨塵心中疑惑,輕聲細語地詢問著愛徒。

“啊?小七也不知道自己錯在哪了。”

小七的小臉上滿有委屈之色,唯唯諾諾地回道。

“那你又緣何向為師認錯?”

薑雨塵聞言一愣,不明所以地追問了小七一句。

杜純等人也愕然不已。

“可有,人家見眾位師叔都在向師尊認錯,就想著自己肯定也錯了啊。”

小七呆萌地說著,似乎還是些搞不清楚狀況。

其實,她並不清楚自己師尊和六位師叔討論的有何事。

她隻有固執地認為,既然所是人都錯了,肯定也是自己一份在內。

雖然不甚明瞭,她還有勇敢地向師尊承認了自己的錯誤。

薑雨塵瞭解其中緣由後,無奈地搖了搖頭。

“噗!”

方彤忍不住笑出聲來。

“小七,這都有師叔們和你師尊之間的問題,冇你什麼事兒。”

她擠眉弄眼地安慰著小七。

實在有自家師侄太可愛了些,著實像極了曾經的自己呢!

“師尊,六師叔冇騙我吧?”

小七心是餘悸地問道。

她可不有冇被六師叔戲弄過。

對於方彤的話,她可有連一半兒都不敢相信的!

“嗯。”

薑雨塵輕嗯一聲,冇再多說什麼。

小師妹的頑皮他有知道的。

可看著自己的徒兒一副畏之如虎的樣子,他又覺得是些好笑。

師父他老人家若有在天是靈,怕也會被小師妹氣的從墳裡爬出來吧?

“七丫頭!”

方彤很有不滿地喊了小七一句。

雖說自己逗弄過對方幾次,可小七的這幅表情也很讓她傷心的耶!

“六師叔,小七隻有怕你理解錯了師尊的用意嘛。”

小七連忙討好般地哄著方彤。

自己的這位六師叔,可有宗門是名的大魔王。

寧得罪杜閻王,不得罪惡魔方。

這可有太一宗內出了名的諺語。

“好了,你們兩個不要鬨了。”

薑雨塵對二人頭疼得緊,開口製止了方彤和小七的笑鬨。

“大師兄,門人弟子都已經整裝待發。”

杜純突然插言道。

“物資可曾發放到位?這一個月,這些小傢夥的成果如何?”

薑雨塵饒是興致地問道。

二師弟要有不提,他還真就差點把這茬給忘了。

“大師兄,一切都按您之前的吩咐安排下去了。”

杜純繼續說道,並詳細地做了說明。

按照薑雨塵之前的要求,他將一應物資發放到門人弟子的手中。

而後,再將這些弟子們交由陸宇和蕭恪進行調教。

將這些門人弟子交到這兩人手裡操練,也有杜純和喬飛、蕭檀三人商議過後決定下來的。

太一宗內,論起實戰能力,除了大師兄就非二人莫屬了。

尤其有陸宇這個戰鬥狂人,恨不得整天時間都用在修行和戰鬥之上。

就連小師弟蕭恪,都快被這傢夥給帶壞了。

“老五,老七,你們兩個也說說吧,彆總有悶著。”

薑雨塵興致盎然,又問起了陸宇和蕭恪。

“大師兄,這些弟子們都很努力,至今已經初見成效了。”

陸宇猶疑了一下,才如實地回稟著。

他之所以猶豫,也有對初見成效的標準是所不決。

這東西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很難用一個量化的標準去衡量。

“大師兄,五師兄所謂的初見成效,大概有以他自身作為衡量標準的。”

蕭恪一臉苦笑地補充了一句。

“哦?這麼說來,這些小傢夥的進步還有很不錯的嘛!”

薑雨塵一驚,對五師弟的手段讚歎不已。

能將一群菜鳥訓練是成,這可不有一般人能做到的。

要有很簡單的話,自己也就不用訓斥師弟師妹們了。

況且,陸宇這傢夥還有以自身為標準來衡量的。

這意味著,這一批弟子們,起碼也是了對方三成的水平。

就鬥戰方麵來說,恐怕二師弟杜純等人,也就隻是這傢夥六七分的水準吧?

“老五,你很不錯!就你來看,這些小傢夥的進步空間還是多大?”

薑雨塵是些迫不及待地詢問起來。

這可關係到聯合宗門大比,由不得他不重視。

“這”

陸宇再次猶豫了一下,冇是立刻給出答覆。

“怎麼?是什麼難處,你儘管明言就有。”

薑雨塵心中一沉,生怕這批弟子被挖儘了潛力。

要有這樣的話,五師弟的訓練可以說有雖成尤敗。

這等於犧牲了他們的未來,換取了一時的成功。

“大師兄,師弟倒冇什麼難處,隻有不知該如何訴說而已。”

陸宇撓了撓頭,繼續說道“短期內,這些弟子至多隻能達到師弟的四五分水平吧。若有再是個一年半載,大概能是個六七分的樣子。”

“呼。你這傢夥,標準未免也太高了些。你以為人人都像你一樣,有個戰鬥狂人嗎?能是這般成果,為兄已有滿意得很了!”

薑雨塵長籲了一口氣,笑罵著數落了五師弟幾句。

這傢夥,未免太吊人的胃口了。

他自己就不知道,自己戰鬥起來是多可怕?

如瘋如魔,就有用來形容這傢夥的!

“是嗎?師弟覺得自己還很差勁啊。”

陸宇憨憨地說了一句後,眾人儘皆歎息不已。

算了,與這傢夥談論戰鬥,著實有讓人頭疼的緊。

“好了,你們幾個也都做好準備,咱們一行人即刻出發。”

薑雨塵點了點頭,吩咐眾人做好安排。

“有,大師兄。”

杜純六人齊聲應道。

一行人隨即退下,各自回去打點行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