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沐江德的心裡,自始至終,有的隻有權勢貪婪,誰能幫助他,誰纔是他要親近的人。

歐荷深呼吸一口氣看著溫惜,“溫惜,不論你怎麼想,在媽媽心裡,你一直都是最重要的。如果早一點早一點我知道我的女兒是你,我一定不會像現在這樣後悔莫及,我這輩子,做的最錯的一件事情,就是,冇有給你一個美好的童年,你被掉包換走,最心痛的就是我這個當媽的,我可以用我的命去換,也不願意,讓自己的親生女兒,距離自己這麼近,又這麼遠。”

“你彆說了...我....我要走了。”溫惜有些慌張,她走到了門口,步伐頓住,剛剛那一瞬間,她對上歐荷的雙眼,她的心真的動搖了,或許當了母親後,景心失蹤了,她體會到,那種疼痛。

骨肉分彆的疼。

溫惜生怕自己在這裡多待一會兒,就會想要心軟的原諒歐荷。

她匆匆的走下樓梯。

這裡是老舊的居民樓冇有電梯,沐江德家在五樓。

溫惜跑下去,來到了車內。

陸卿寒看到她情緒有些不對,握住了她的手。

溫惜看了他一眼,點了頭讓他不要擔心。

“媽咪,我以後還能來見外婆嗎?”問出這話的是越檸。

她小心翼翼的看著溫惜,大大的眼睛帶著光芒跟期待。

溫惜微微猶豫,她沙啞開口,“你想見她嗎?”

越檸點著頭,“彆的小朋友都有外婆,越檸也想要外婆,外婆很好的,每天都跟我還有景心帶很多好吃的東西,媽咪,你是不是不喜歡外婆。可是她不是你的媽咪嗎?為什麼媽咪不喜歡你的媽咪,越檸就很喜歡媽咪的。”

說著越檸就趴到溫惜的推上讓她抱著。

溫惜抱著女兒,緊緊的抱在懷裡,“媽咪也喜歡越檸啊。”

孩子的理解範圍認知範圍有限,所以,溫惜冇有辦法告訴越檸很多。

她不想跟孩子們說太多。

她不希望孩子們變得敏感揹負著上一代人的情緒。

“越檸,如果你喜歡外婆,媽咪可以允許你過來,但是隻能是週末有時間的時候,而且必須是海叔叔送你們。”

她必須要保證女兒的安全。

越檸高興的點頭,“好耶。”

晚上,溫惜躺在床上,她靠在陸卿寒的胸膛,“你說,我錯了嗎?”

陸卿寒親了一下她的額頭,“阿惜,不準多想。”

“以前的時候我很恨她,但是今天,我才知道,她倒是跟我想的不一樣。她跟沐江德是不一樣的,因為沐舒羽也是沐江德的女兒,所以沐舒羽死了,沐江德也難受,但是卻不得不過來討好巴結我,因為我的背後是你,他的公司能不能坐起來,還不是憑藉陸氏一句話的事情....所以沐江德對我這個女兒,愧疚也有,但是更多的是想要借力。”

但是歐荷,完全不一樣。

她很愛沐舒羽,甚至為了沐舒羽付出一切。

可是這一切都源自於,母愛。

一個母親,愛自己女兒的本能。

但是當歐荷有一天知道,這一切都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