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惜聽到這話,忍不住笑了。

沐江德終於露出了他那偽善的嘴臉。

溫惜看著他,冷冷的掃了一眼,“舒羽?你還喊著她舒羽,這麼親切啊,哦,當然了,你當然會這麼親切的喊著她的名字。因為她也是你的女兒啊,她是你跟江婉燕的女兒,所以,你的女兒不是一直都陪伴在你的身邊嗎?如果你現在想她了,可以去陰曹地府找她...”

沐江德愣了一下。

他有些後悔剛剛說錯了話。

竟然忘記了沐舒羽也是自己的女兒。

而一邊的歐荷瞳仁瞪大,她看著沐江德,那眼神冷的像是幽井一樣,直勾勾的盯著沐江德,沐江德被這個眼神看的有些背脊發毛,不自然的說道,“你乾什麼這麼看著我?是不是又開始犯病了。”

他的聲音忍不住開始大了起來,“歐荷,這件事情都過去這麼久了你還想做什麼?不是說過把這件事情都忘記了嗎?沐舒羽是我的女兒,但是也是你從小看著長大的,現在已經死了,你還準備鬨什麼?”

沐舒羽是沐江德的女兒,可是不是歐荷的女兒。

準確來說,歐荷恨!!恨沐舒羽恨江婉燕!

恨她們偷走了自己的親生女兒。

還造成了自己對親生女兒無法挽回的誤會!

她站起身,瞳仁冷的像是冰,“這一切的一切,都是你的錯,是你猶豫不決在跟我成婚後還跟江婉燕勾勾搭搭不三不四的在一起,而且她們竟然的同一天出生,沐江德,你是我的丈夫,而且你還是靠著我孃家的支援才慢慢起來的,當初我嫁給你的時候,你就是一個空談理想的窮小子,你喜歡江婉燕你不敢娶她你是懦夫,因為她的家庭給不了你什麼幫助,隻有我。”

沐江德看著溫惜還在,當著溫惜的麵歐荷忽然清醒起來又提起這些事情讓沐江德有些麵子上難堪。

他對歐荷警告的說道,“這事情已經過去很久了,現在她們人都死了,你還有什麼不滿意?你在這裡鬨笑話這不是給人難堪嗎?”

他的意思就是,溫惜還在呢,還在提沐舒羽的事情,鬨得溫惜不愉快跟自己的關係更惡劣了怎麼辦。

他心裡責怪歐荷不懂事。

覺得歐荷的瘋病又犯了。

歐荷看著沐江德的眼神卻越來越冷冽,本來這一段時間,自從出獄之後,她跟沐江德的關係已經緩和很多了,再加上沐舒羽死了,江婉燕也死了,沐江德也冇有在外麵拈花惹草一心想著怎麼讓公司發展起來二次創業,而歐荷也去了幼兒園當清潔阿姨每天都能看著兩個可愛的外孫女心情也慢慢變好。

她的瘋病也因此控製住了,可是現在....

再次的提起了江婉燕跟沐舒羽,歐荷握緊了雙拳,“沐江德,你跟我說清楚,你心裡,還想著江婉燕跟那個小野種對嗎?即使她們都死了,你也還想著她們對嗎?你心裡就是忘不掉她們。”

沐江德眼神閃躲,“你說什麼呢,惜惜還在這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