淩晨,天還矇矇亮,朝露低落,鳥兒鳴叫,樹上一滴晶瑩的露珠在葉尖飽滿,葉子一陣彈起,露珠墜落,那一抹冰涼的露珠,直接落在葉飛的鼻尖上。

涼意讓葉飛眉頭皺了一下,他的手指動了動,眼睛微微睜開,映入眼簾的是天空一抹晨白。

“呃……”

葉飛坐了起來,他捂著胸口,冇想到傷勢恢複了,體內還有黃龍的內丹的能量,他看著自己滿地傾灑的物品,還有碎裂的空間戒指。

葉飛摸著腦袋,他感覺腦袋一陣刺痛。

“我活了下來。”

昨晚真是一場生死曆練,能夠在兩隻強大的狐狸手下活著,也是一種幸運,葉飛吞了一口口水。

“洛璃呢?”

葉飛看著周圍,不知道洛璃去了哪裡,他記得昨晚自己和洛璃到這裡之後,他就昏迷了,至於洛璃去了哪裡,他根本不知道。

“先回門派吧。”

葉飛思索了一下,自己現在傷勢未愈,要是在這大山之中遇到什麼危險,可冇有自保的力量,洛璃昨晚受傷並不是很嚴重,作為鬥寰境界的她,遇到一般的事情,一定會冇事的。

葉飛單手一招,金花飛旋而出,金花墊在葉飛的屁股底下,悠悠的飛走,飛行的速度很慢,葉飛躺在金花之上,看著這淩晨的天空。

他整理著思緒,自己來一趟,最起碼是知道了仁義法則的所在地,也知道了有兩隻超強狐狸在守護,總得來說,仁義法則先不急,等自己實力強大了,再來戰這兩隻狐狸。

仁義法則在它們手中,也算是另外一種安全,還是要提升修為啊。

大須彌天柱和拴天鏈,都被丟在叢林之中了,葉飛也不敢回去拿,生怕那兩隻狐狸守著,還是先回門派,讓掌門想辦法吧。

葉飛一路前進,很快就到門派了,此時門派內,無數的新生都是整齊的站立在操場上,前麵有五位女導師站立著,她們在訓話。

葉飛連忙從空中飛下,隨便到一個隊伍的前麵站好,因為他的個子比較矮,所以是排頭。

“你怎麼受傷了?”

花雨庭看到葉飛渾身鮮血,便是小聲的問著,葉飛笑了笑,冇有說話。

此時,韻書導師正在講話,所有人都認真的傾聽著。

“待會下了早操,你們都在這裡領取青雲宗弟子牌,隻要有這塊牌子在,你們遇到危險,就可以捏碎,青雲宗就會派出援兵支援你們。”

“你們拿上這塊牌子之後,一旦死亡,就會有一道流光傳入青雲宗,告知你們的死亡地點,也會很快的為你們收屍或者報仇,出門在外,如果距離太遠,最好是報備,不然青雲宗無法確認你們是否還安全。”

韻書導師耐心的對著下方一千八百多名新生說著,他們聽的認真。

“另外,早操結束之後,可以領取空間戒指和靈液,排行榜前五百名的,都有你們各自的靈液數量,記得來領取你們青雲宗弟子的服飾,在青雲宗內,可以不穿,但是出門在外,必須穿上。”

韻書導師說完之後,便是倒退一步,蓮花導師向前一步。

她對著眾人大聲的說道:“你們進入青雲宗之後,可以選擇副職業。”

“我們青雲宗的副職業分彆是,煉器師,畫符師,靈液師,控器師,人偶師,植物師,大家可以根據自己的喜歡來選擇職業。”

蓮花導師說完之後,她便是倒退一步,此時另外一位導師走上來。

“大家在青雲宗,一定要多多依靠修煉聖地來修煉,如雷霆台,修羅塔,寒泉……”

“這些修煉聖地,一定會讓你們的修為提高的,雖然很苦,但是為了榜上有名,每個月的靈液,大家要努力啊。”

“好了,要講的講完了,大家散去吧。”

導師說了一聲,眾人紛紛散去。

花雨庭朝著葉飛走來,“你要選擇什麼副職業啊?我要選植物師,到時候隨身攜帶一把豆子,然後撒豆成兵,多爽!”

花雨庭眼中帶著渴望,她覺得很好玩。

“植物師,控器師,人偶師是什麼?”

葉飛有些雲裡霧裡,其中的煉器師和畫符師,靈液師,他都明白,隻不過,植物師和人偶師是什麼?他倒是不知道,葉飛問著花雨庭。

“真是笨啊,連這都不知道。”

就在此時,一聲奶聲奶氣的聲音傳來,葉飛看去,隻見葉佳佳和葉清玄走來,葉佳佳紮著馬尾辮,臉上帶著笑容。

“我一個小孩子都知道那是什麼,你還不知道,真笨。”葉佳佳驕傲的仰著臉說著,嘲笑著葉飛。

“佳佳,不許無禮。”

葉清玄清喝了一聲葉佳佳,葉飛笑了笑,說道:“無妨。”

他俯身彎腰,抓住葉佳佳的馬尾辮問道:“那你給我解釋一下,什麼是植物師啊?”

“不要摸我腦袋,會長不高的。”

葉佳佳嫌棄的扒拉開葉飛的手,她捋順自己的馬尾辮,大眼睛還白離開葉飛一眼。

“植物師就是可以控製植物作戰,隻要是植物,都逃不過植物師的操控,比如,你隨身帶著一把玫瑰種子,你隨便灑出去,那玫瑰種子都會變成食人花來攻擊。”

“控器師就更簡單了,那就是可以控製靈器,製造靈器,而煉器師有些雞肋,可以煉器,但是不可以控器,這兩者有很大的不同。”

“至於畫符師嘛,和天師差不多,可以畫符咒,然後用符咒作戰。”

“你聽懂了冇?”

葉佳佳插著腰,為葉飛解釋著,她說完之後,還驕傲的問葉飛聽懂冇。

“冇聽懂,再講一遍。”

葉飛搖搖頭,直接說冇聽懂。

“姐姐,你看他,他太笨了,這都冇聽懂。”

葉佳佳有些急了,小腳在地上跺著,一臉焦躁,她巴拉巴拉的講了一大堆,葉飛竟然冇聽懂,還要她再講一遍,葉佳佳一下子就破防了。

“哈哈哈……”

葉佳佳的樣子,引起葉飛和花雨庭一陣好笑,這個小傢夥實在是太可愛了。

“他聽懂了。”

“葉飛,你彆逗我妹妹了。”

葉清玄無奈的搖搖頭,對著葉飛說著。

“你個壞蛋,聽懂了還裝作聽不懂,快,給本小姐拿弟子令牌去,不然就不原諒你!”

葉佳佳氣鼓鼓的說著,她插著腰,指著葉飛命令著,宛如一個陶瓷娃娃一般,十分可愛。

“好好好,大小姐,奴才這就給你拿去。”

葉飛掐著嗓子,對著葉佳佳學著太監說話,還做了一個隻有太監做的姿勢,對葉佳佳行禮。

他直接去前麵拿了四塊令牌,分彆發給花雨庭還有葉清玄他們。

“我剛纔問你的問題還冇說呢,你選擇什麼副職業啊?”

花雨庭再次問著葉飛,很好奇他對什麼副職業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