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孩子也都收起了“武器”,爭先恐後地爬了上去。

他們並冇有坐到車裡麵去,而是直接坐在了車頂上,好奇地張望著四周。

小女孩盤腿坐在雲傾那輛車的車頂上,抱著弓箭,指揮著方向,“走這邊!”

J-隊朝著她指的方向出發。

北冥夜煊帶著雲傾上了車。

小女孩看了會兒天邊的太陽,忽然從車頂上倒掛下來,問雲傾,“天上那個紅彤彤的,東西,就是,太陽嗎?”

雲傾打量著四周圍的建築,在路邊發現了路燈。

想來有人給裡麵通了電,不然常年不見光的人,在太陽升起那一刻,這些孩子的眼睛,就會瞎掉。

雲傾回答她,“是太陽,晚上還會有月光,還有會下雨天,冬天還是下雪。”

小女孩低著頭,似乎是在思索著什麼,話也越說越順暢,“你真的是薄老師的女兒?”

雲傾微笑,“我跟薄老師看起來......難道不像嗎?”

小女孩眉頭越皺越緊,看著雲傾的眼神,有些不對味,“薄老師的確說過,他有一個很漂亮很可愛的女兒......”

雲傾似乎冇察覺到小姑娘眼中的打量,徑自詢問起來,“剛纔那批追你們的,是什麼人?”

小女孩冷哼一聲,“那是生活在城南一帶的“野獸”,往日裡,有薄老師他們看著,“野獸”們根本不敢來城北,但今天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們竟然來了這裡......”

“大家好像忽然飛起來了,動靜太大,我帶著人出來檢視情況,意外碰到了“它們”......”

雲傾垂下眼,遮住眼底的神情,“是薄老師告訴你們,他們是......“野獸”?”

“我自己也在書上看到過,”小女孩眉頭皺了下,似有困惑,“除了長得不太一樣,他們跟書上說的野獸,一模一樣,都會吃小孩......”

雲傾心臟顫了下,若無其事地道,“除了你們,城裡還有其他人嗎?”

“當然,”小女孩聳了下肩膀,“薄老師和秦叔叔他們都在,還有林阿姨,如果冇有他們,我們怕早就被“野獸”吃光了。”

雲傾捏緊了手指,輕聲問,“這裡麵還有多少小孩?”

“很多,”小女孩隨意地道,““野獸”出來捕獵的時候,薄老師他們都會將我們藏得很好,”

她頓了下,“倒是去了天堂的大人們,有很多......”

一大一小兩個女孩子,正說著話,南邊忽然傳來劇烈的炮火聲。

雲傾抬起頭,看到了黑色的蘑菇雲。

那是薄硯人帶著林嘉木走的方向。

所有的孩子看著那個方向,都繃緊了神經,麵露戒備地拿起了武器。

雲傾微微一笑,眼神冰冷,“彆怕,以後再也不會有“野獸”......出冇了。”

小女孩看看雲傾,又看看城南的方向,重新放鬆下來。

雲傾輕聲問,“你叫什麼名字?”

小女孩看了雲傾一眼,“我叫齊記,”帶著點兒得意,“薄老師親口給我取的,好聽吧?”

雲傾微笑,“好聽。”

齊記飛揚著眉,高興地笑起來,此刻才露出點兒這個年齡該有的天真與跋扈,轉而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表情又變得黯淡,

“不過一年前的某一天,薄老師好像忽然受了什麼刺激,就不怎麼出現在人前了,我已經很久冇看到他了......”

“秦叔叔說,薄老師可能是想他的女兒了,”齊記看著雲傾,眉頭皺眉,凶巴巴地威脅,“等會兒你見到薄老師,記得一定要對他好一點,知道嗎?!”

一年前......

雲城的雲傾,一年前,經曆了一場死亡。

雲傾壓了壓情緒,笑著說,“放心,薄老師的女兒,一定會對他很好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