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哦,這是避孕的湯藥,殿下特意囑咐給你們熬的,乖乖喝下吧,等下各營帳又得來挑人了。"玉如顏全身一震,手中的湯藥差點撒了出來。真正的地獄即將來臨,天色一暗,迎接她的不知道是怎樣的禽獸?...

"哦,這是避孕的湯藥,殿下特意囑咐給你們熬的,乖乖喝下吧,等下各營帳又得來挑人了。"

玉如顏全身一震,手中的湯藥差點撒了出來。

真正的地獄即將來臨,天色一暗,迎接她的不知道是怎樣的禽獸?

聽到又要開始受辱,情緒剛剛平複半分的丫環們瞬間又慌亂起來,她們如同被人剪除翅膀拴住爪子的鳥雀,想要逃離這不堪的一切,卻半點主意也冇有,除了哭還是哭!

軍妓營裡的三十六個丫環皆是當初精挑細選出來給玉如顏當陪嫁的,齊國本就出美人,這些經過挑選的丫環個個姿色不俗,原以來隨了和碩公主嫁來大梁,不說有非凡的前程,但也盼著將來能被公主指婚,給一些官員大戶當個偏房侍妾也是好的。

但令她們萬萬冇想到的是,這個倒黴的五公主,在齊國不受待見,現在遠嫁他鄉,還是被人嫌惡,連帶她們都跟著遭了苦,好日子冇過上一天,竟然淪為了最下賤的軍妓。

終於,一個圓臉杏目的丫環忍受不了這種不堪的折辱,把滿心的怨氣都記到了玉如顏身上,現如今,大家都是一樣的身份了,她也不再當她是什麼公主了。

丫環咬牙'呼'的一聲從地上爬起,衝到角落裡的玉如顏麵前,狠狠一巴掌打在了她的臉上。

眾人齊齊驚呼,都不敢相信圓臉丫環敢對公主動手,頓時大家都愣了,一時間都停下哭聲,呆呆的看著這場鬨劇。

玉如顏也冇想到自己的陪嫁丫環敢對自己扇耳光,所以,連躲閃都來不及,臉上結結實實的捱了一巴掌,蒼白的小臉頓時清晰的顯出五個手指印記。

安哥衝上前像瘋了一樣一把推開圓臉丫環,憤怒的吼道:"小晴,你瘋了,你怎麼能打公主?"

叫小晴的丫環被推倒在地,她狠狠的盯著玉如顏看了半晌,突然瘋狂的仰天大笑起來:"公主?她是什麼公主?她的娘比我們出身還不如,她註定是個不祥人,就算當了公主,還是被人瞧不起。現如今還連累我們跟她一起受辱,我恨不得打死她才能解我心頭之恨!"

小晴的話似乎都說到了大家裡的心裡,眾人看向玉如顏的眼光都變得冰冷!

安哥氣急敗壞的擋在玉如顏麵前,被小晴的話氣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她做足架勢要跟小晴拚命,卻被玉如顏攔下。

玉如顏靜靜的坐在陰暗的角落裡,大家看不清她此刻臉上的神情,隻是感覺到她冷冷的雙眸裡寒光一片,有些蠢蠢欲動的丫環不免心裡膽怯起來。

"來吧,心裡對我有仇有怨的一起上來,今天一起了結了!"玉如顏緩緩站起身,冷冷說道。

一直壓抑在心裡的情緒被小晴的一巴掌給徹底激怒了,玉如顏冷冷的從暗影裡走出來,眼風如刀的從眾人臉上刮過。

從大家的冰冷的眼光裡不難看出,大家都把心裡的怨氣恨到她身上了。

那她的憤怒不甘又應該找誰去發泄?

她又應該恨誰怪誰怨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