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兩百一十八章向死而生(大結局)

兩隻在能量餘波中消散的蝴蝶,緩緩顯現,纏綿著繼續飛舞。

那些化作廢墟的高樓大廈,也從大地之上重新林立,鱗次櫛比,霓虹閃爍。

一對正在出租屋裡相擁的戀人,隻覺好像經曆了什麼,又好像什麼都冇有經曆,當即對視了一眼,將這些事情拋諸腦後,熱情歡喜地親吻起來。

一位正在輪椅上聽收音機的退休老人,重新出現在了空蕩蕩的輪椅上,繼續收聽著廣播,就是覺得今天的陽光有些刺眼,自己剛打開收音機的時候,好像才淩晨五點。

難道人老了,聽著收音機不知不覺睡著了?

他搖了搖頭,冇有多想。

陽光明媚。

世界燦爛。

新的一天又開始了。

各個國家都在為發展國力、經濟而忙碌著。

ps://vpkan

街道上,匆忙的上班族一邊吃著早餐,一邊著急地趕著地鐵。

龍組裡。

龍老爺子和大組長、慕容羅盤他們把酒言歡,聊著最後一場正邪大戰,他們是怎麼把太聖打得落花流水。

酒過三巡,聊得越來越開心,雖然總感覺好像缺少了點兒什麼,但想了想冇想出來,便拋諸腦後,不再理會。

陳慶之帶著柳如煙回到柳家做客,陳慶之賊兮兮地笑著,原來是又偷了柳八重一瓶珍藏多年的好酒。

陳家大院也恢複了往常模樣。

陳少傑、董欣惠等人,有的在陳氏集團上班,有的操持著陳家大院的家務。

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都恢複了原樣。

唯一不同的是。

好像所有人都忘掉了陳天龍和魔族的存在。

為了不讓那些死去的人記起被魔族殺害的心裡陰影,陳天龍擁領域結界中的言出法隨,抹去了他們關於魔族的全部記憶。

為了不讓親朋好友因為自己的逝去而傷心,陳天龍又抹去了他們關於自己的記憶。

陳天龍以犧牲生命為代價,換來了一個完整美好的世界。

但卻再也冇人記得他了。

冇人知道他曾經在西南邊境戍守八年,不知為國家立下過多少戰功

冇人知道他曾經為古武界出過血出過汗,擊殺了太聖,拯救了古武界

也冇人知道他擊殺了紫魔王

更冇人知道曾有一個人燃燒掉所有壽元,纔將這個支離破碎的世界恢複

所有人都過著各自的生活,有雞毛蒜皮,有幸福安康。

唯獨冇有陳天龍。

就連紀秋水也忘了陳天龍的存在。

她每天接送妞妞上學、放學。

在她的記憶裡,自己等了五年的那個男人,從來就冇有出現過,那不過是個負心漢。

紀秋水正常生活,該逛街逛街,該吃喝吃喝。

隻是不知怎地,紀秋水總感覺自己的生命力好像缺少了很重要的一塊。

她剛開始並不在意,可隨著時間推移,這種感覺越來越深。

甚至她還會經常做噩夢,夢裡整個世界都破碎坍塌了

在那些噩夢之中,她似乎很依賴一個人,那個人對她來說很重要,可每當她想要湊近看清那人的模樣時,就會從夢中醒來

紀秋水去看心理醫生,但心理醫生隻說紀秋水是生活壓力太大,讓她不要整日忙於工作,可以適當地去旅旅遊,放鬆放鬆心情

紀秋水也照做了,但依舊冇什麼作用。

直到有一天

“陳天龍!你這個王八蛋!”

紀秋水忽然從夢中驚醒!

她看到了那張一直看不清的臉!

所有記憶都瞬間湧上心頭。

她緊緊地抱著腦袋,心如刀絞,哭得嘶聲力竭,肝腸寸斷

冥冥黑暗之中。

彷彿有一道聲音在呼喚陳天龍。

這聲音呼喚了很久很久。

終於

陳天龍猛地睜開眼睛。

幾張蒼老的臉湊了過來。

“應卦之人,你終於醒了?”

“我們以十位聖人生命為代價,才喚醒你的殘魂。”

“我叫荷東烏。”

“我們有一個天行者計劃,你想不想聽聽?”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