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尹氏恨恨地瞪了心潔一眼:“你個賤婢,竟敢毒害榮哥兒,還連累玥兒。”

“奴婢知錯……”心潔一個勁地哭著。

她與永玥郡主自小一起長大,親如姐妹,眼前這情況,自然得替永玥郡主頂罪。

“你為何要做出這種事啊?”宋老爺唉了一聲。

“因為……因為小公子占著嫡長子的名份,而且上次……罵郡主害病了大奶奶,嘴巴實在惡毒,我才一時鬼迷心竅……老爺,夫人……我再也不敢了。”

沐青婈似笑非笑地看著尹氏,“真的是心潔乾的,而不是郡主想毒害嫡子?”

尹氏大惱:“東西就是從心潔房裡搜出來的,自然是她乾的。人心隔肚皮,就算再心腹的丫鬟有時也會做出匪夷所思的事情。玥兒也不過是疏於管教。”

沐青婈嘲諷:“好,很好。”

這是尹氏和永玥郡主自己要選的!那就彆怪後麵太難看了!

說完,竟然轉身往外走。

尹氏一怔,覺得沐青婈今天實在太好說話了。

換作以前,定不死不休,非得把罪名全都安永玥郡主身上不可。

沐青婈出去後,沐雙雙、夏紛芳等也往外走。

“這……”宋老爺也覺得沐青婈今天太好說話了,連讓他勸她“不要太計較,大事化小”的機會都冇有。

宋老爺回頭盯著跪在地上的心潔,“你個混帳東西,竟敢下毒!解藥,解藥呢!”

心潔臉色一變,她恨不得宋榮死了算了。但現在不拿解藥出來,永玥郡主在宋家也過不去,便咬牙道:

“用駝腳骨與天葵熬水即可……”

“算你識相!”脾氣綿軟的宋老爺也是氣狠了,一腳就朝著心潔踹過去:“給我重打三十大板,再關到柴房。”

心潔大驚失色,三十大板下去,那人都得死了!

永玥郡主也是蒼白著臉,但卻給了心潔一個安撫的眼神。

“快快,去看榮哥兒。”宋老爺急道。

白醫正點頭,就與另外兩名太醫轉身出門。

直到所有人離開,隻剩下尹氏和永玥郡主主仆。

尹氏狠狠地瞪了永玥郡主一眼:“瞧你乾的好事!”

永玥郡主臉色發白,但現在她那溫婉的形像已經敗露了,便也不再裝了!抬頭,冷冷地看著尹氏:

“是我乾的,又如何!”

“你——”尹氏臉色一沉。

永玥郡主站起來,看著尹氏:

“娘,你要知道,我將會為文易和嫡房帶來無儘的榮耀。等我把文易扶持起來,那娘和大妹妹就不用仰人鼻息了,大妹妹的皇後之位也是穩穩的。”

“這一切,全都是我帶來的,難道最後全都給榮哥兒嗎?將來我和文易還會有孩子,我帶來的東西,隻能給我和文易的孩子。那也是你的孫子啊!”

“榮哥兒是你的孫子,但卻不是我的孩子。就像娘你一樣,家裡的東西一絲一毫都不願意給那些庶子,還恨不得把庶子的東西都搶過來。你都做不到的事情,憑什麼讓我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