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子很鬱悶,欲言但又很明顯的止住了。

自家盟主已經這樣說了,他也確實不好再多說什麼。

終是點了點頭,退了下去。

等探子一走,韓三千微微的睜開了眼睛。

他當然可以理解探子急切的心理,但實則,恰恰不能因此而急。

急病會亂投醫,會六神而無主,也會失了分寸,冇了主意。

其實今夜敵軍會有所行動,韓三千早已經料到了,起碼,昨日韓三千便已經和四位部下商量好了。

“黃沙滾起,利用此和夜色配合,在無形之中行軍,讓人根本摸不清楚你們的人馬到底聚於何處。” “冥雨啊冥雨,倒是會玩。”

“不過,你有過雲梯,我韓三千也有張良計。”

韓三千悠然而笑,顯然,他是成竹在胸。

緩緩起身,韓三千走到了桌前,輕輕的掃了一眼自己所做的該落城的沙盤。

他當然不可能在此時無所事事,事實上他在白天早已經經過了至少數百次的演練推算。

戰場上形勢隨時可能突變,韓三千當然不會指望沙盤推演能給自己帶來怎樣的局勢分析,他隻是儘可能的在推演的過程裡,慢慢嘗試各種不同突發情況所帶來的各種結局。

如此一來,儘最大可能的掌握和知曉可能存在的變數,起碼能對真正開打提供必要的經驗累積。

“北麵地勢最平,某種程度來說是最不適合攻城之戰的,因為地勢太過平坦,反而容易被守城方攻擊。”

“但地勢平整也有地勢平整的好處,一來可以將兵力完全展開,二來,背後也不會有突然襲來的敵兵可以隱匿過來。”

“猜一把,冥雨也好,裴固也罷,隻要你們不是傻子,北麵攻城是你們最佳的選擇。”

話落,韓三千將小旗幟插在了沙盤北麵城牆上。

該落城外。

滾滾黃沙之中,數支部隊正在北麵集合。

韓三千的猜測冇有錯,大批的冥雨之部在此處彙聚,著手開始準備攻城事宜。

“東麵和西麵準備好了嗎?”冥雨問道。

屬下急忙點頭:“已經按照您的吩咐,提前佈置好了假人無數,隻待您一聲號令,東西兩麵會瞬間擂鼓吹號。”

朱顏碩笑著點了點頭:“這招甚好,這黃沙之中,這夜色之下,咱們以假人佈陣,他韓三千必然會以為咱們會從這兩麵發動總攻。”

“而且,即便他不上當,咱們南麵那邊同樣還有大量假人,且與東西兩麵不同,那邊不會有任何的動靜。他聰明也會反被聰明誤,將注意力集中在南麵那邊。”

“那時候,咱們舉兵從北城攻城,他必然軍心大亂,陣腳不穩。”

朱顏碩明顯頗為高興,對此計甚是滿意,他韓三千總愛玩些這種虛虛實實的把戲,這一回他們則抓住了機會,以彼之道還施彼身,還有什麼能比這更爽的?!

“當初,群山之中,這廝以假人忽悠我們,可卻絕對想不到,我們同樣也會假人來忽悠他吧,這叫什麼?這就是兵不厭詐。”有高管也笑著而道。

“還是裴族長老謀深算,竟然會想出如此之法。”

“四麵城牆各種虛實之攻,他韓三千一旦選錯,那麼等待他的將是萬劫不複。”

“冇錯,即便是僥倖猜對了,那又如何呢?咱們這麼多人,他這局棋怎麼下都必然是死棋。”

一幫人高興萬分,但很快,伴隨著遠處陣陣奇怪的聲音響起,一幫人望去,不禁是錯愕、傻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