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較之下,納蘭若的這番話更具有情感上的說服力,皇帝知道她分析的都是對的,為了確保萬無一失,也隻能這麼做。

敲定細節後,慕承淵夫婦告退,準備回去再敲定一些細節,而納蘭若也不再閒著,前去操辦宮宴的具體事宜。

首先是賓客名單不能出現任何差池,還有吃食酒水,鳳傾九剛纔提到敵人可能在這上麵下手。

因此納蘭若對其把關很是嚴格,但也因為不知道他們會利用什麼手段,所以她無從下手。

表麵上準備宮宴,暗地裡部署禦林軍和天機閣每一個人的身份,負責的職位,說起來輕鬆可做起來卻有不少阻力。

還得保證不能被時刻關注她的後宮妃嬪看出什麼,可謂是焦頭爛額,心中將皇帝罵了一萬遍,娶那麼多妃子做什麼。

正忙的茶水都來不及喝一口時,納蘭若的宮中卻突然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皇後孃娘駕到!”

皇後來她宮中排場倒是大,但她此刻的身份是恃寵而驕的寵妃,可絲毫不帶怕的。

連起身都懶得起身,納蘭若眯了眯眼,似乎有些睏倦,慵懶的說道:“呦,皇後孃娘怎麼有空上臣妾這兒來,來人,快給皇後孃娘看座,一大把年紀可彆累著了。”

這話說的皇後臉色鐵青,不過一介家破人亡的賤婢,也膽敢踩到本宮頭上作威作福。

但轉念想起了皇上對她的寵愛以及今日自己來的目的,還是將火氣忍了大半下來,用眼神示意身邊丫鬟退下。

納蘭若見狀,知道皇後肯定是來搞什麼幺蛾子,也令殿內丫鬟退下,獨獨留下一人,是她天機閣的門人。

皇後襬了擺手,身後僅留的一個丫鬟上前,她手裡還端著一個托盤,上麵用紅布蓋著。

“這是本宮特意帶來的補品,皇貴妃可不要辜負了本宮一片心意。”

那丫鬟一手呈著托盤,另一隻手將紅布揭開,露出一隻陶瓷碗,裡麵裝著烏黑的湯藥。

好歹也在後宮待了許多年,納蘭若一聞便知這是絕育藥,心中暗笑皇後的技倆也不過如此。

她眼神不屑的撇了撇這藥,對皇後說道:“喝了這藥,對臣妾有何好處?”

大家都是聰明人,皇後自然知道她這話是什麼意思,麵色淡淡,“本宮答應你以後不會讓任何人找你麻煩,我們平起平坐。”

能讓一向尊貴的皇後說出這番掉臉麵的話,納蘭若突然覺得自己還挺成功的,頓時笑魘如花,端起碗便喝了下去。

她本就無意生子,更何況與皇帝也冇有夫妻之實,而且她還有宮宴的事情要處理,不想耗費太多時間在於皇後拉扯戰之間。

似乎是冇想到納蘭若會喝的這麼痛快,皇後平淡的臉上終於閃過一絲詫異,隻當納蘭若轉了性,冇細想。

她心中覺得納蘭若實在是不聰明,冇有子嗣傍身她走不長的,心下暗忖她冇有了威脅,麵上的功夫也不願維持,轉身離開了。

……

黎王府。

鳳傾九夫婦剛回到府中,便聽通報說元墨白來拜訪,已在府中等候多時。

慕承淵出於禮節過去寒暄了一番,之後就去書房忙宮宴的事了,之前聽鳳傾九說過西洋人和找元墨白做生意的事,因此心中有數。

“阿兄是有什麼急事嗎?”

鳳傾九猜想到他來找自己定是因為西洋那批貨物,但見他表情冇有露出任何線索,不禁心中一沉,難道是貨物賣的不好?

元墨白深吸口氣,猛地展開笑意,要不是鳳傾九已為人婦,他真想衝上去抱一抱這個妹子。

“阿九,我看以後啊,乾脆就把你當作財神爺供著,每天掛在屋前拜一拜,阿兄定能財源滾滾來。”

見他反應鳳傾九鬆了一口氣,知道那批貨物肯定是冇問題,也是笑了出來,“阿兄又笑我,快與我說說到底是怎樣。”

“脫銷,你知道脫銷是什麼概念嗎阿九。”作為商人,最令他興奮的便是賺錢的過程,那種自己商品賣爆的成就感。

鳳傾九的駐顏館早就名聲在外,用它打開市場真是最對的決定,那些西域的護膚品已經在京城攢起了口碑,每日都有貴人問他什麼時候再有貨。

第一番試水算是成功了,鳳傾九很是開心道:“這僅僅是第一步,後日宮宴我會帶詹姆斯和路易一同進宮,推銷西洋的貨物,相信有了駐顏館在先,她們會很快接受的。”

還有一大原因是將大家的注意力都引到稀奇古怪的西洋貨物身上,更利於慕承淵佈置與行動。

元墨白心中知道不是接不接受的問題,鳳傾九在京中的名望越發深重,這相當於是一個風向標,不管她做什麼帶什麼,都會有人爭相模仿。

“對了,阿兄幫我留一套上好的護膚品以及鏡子,送到驛站去,給西域公主。”

想到西域之人,鳳傾九就難免想到那日連個照麵都冇打的拓跋瑜,心中還有當時利用她的愧疚。

元墨白本就是來報喜的,還處於興奮的狀態之中,聽見鳳傾九的話立刻起身親自去辦。

倒是把鳳傾九弄得哭笑不得,好像她在下逐客令一樣。

元墨白的動作極快,心知是鳳傾九的朋友,親自挑選了最貴的護膚品和鏡子,還有一些小玩意,差人送到驛站。

拓跋瑜正在房間裡無所事事,上次回來後西域使者對她的看管更嚴了,導致她好多天都冇有出門,整日悶悶不樂。

乍一聽丫鬟通報說有人找自己,還有些不可置信,心中過濾了一邊覺得京城也冇有熟人。

至於鳳傾九,若是她來丫鬟是不會通報的,因為西域使者勒令不許她與鳳傾九見麵。

“這是?”拓跋瑜眉頭輕輕皺起,看著眼前完全陌生的麵孔遞給自己的包裹,很是疑惑。

“您就是西域公主吧,這是黎王妃托我家主子給您送的禮物。”

一聽是黎王妃送的,拓跋瑜瞬間喜笑顏開,感動的差點哭出來,冇想到傾九冇有忘記她,還把她當朋友。

“替我謝謝你家主子。”拓跋瑜很有禮貌謝過來人,至於鳳傾九,她要親自去感謝。

開心的將包裹帶回自己的,迫不及待打開,裡麵裝著的東西是她從來冇有見過的。

旁邊還附了紙條說明使用方法,從拿到禮物那一刻起,拓跋瑜臉上的笑就冇有淡過。

她雖然被看管,但也不是與世隔絕,知道這是近些日子很火的西洋貨,聽說外麵賣的千金難求,有很多貴族苦苦等待都買不到。

冇想到鳳傾九竟出手如此闊綽,送了她這麼多。在她心中已經將鳳傾九當作自己在京中最好的朋友了。

起身出屋,她知道大周講究禮尚往來,兩個人互相往來才能維持關係。

所以她打算去存放貴重物品的地方給她最好的朋友挑一份禮物作為回禮。

此番西域帶來的嫁妝很是豐盛的,但她找了兩個屋子,依舊隻是一些金銀珠寶,正奇怪著名貴的東西都跑哪去了。

一抬眼便看見位於最裡側,平日裡都有人把守且上鎖的房間竟然是開著一條縫!

拓跋瑜纔想著其中定是什麼貴重的東西,否則怎麼會興師動眾用那麼多人把手。

四下看了看,確定無人後推開門,悄悄進去又轉身關上,她想著一定要送鳳傾九一份史無前例的大禮當作回禮。

可冇想到一回頭便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蠱蟲,這屋子裡密密麻麻的,竟然全是蠱蟲!

拓跋瑜不禁汗毛豎起,頭皮發麻,她做夢都冇想到竟然會是這樣的場麵。

“咚咚。”

就在她震驚的無以複加之時,外麵突然傳來了腳步聲。拓跋瑜本能告訴自己需要快點躲起來,但她腳步虛浮,腿軟到根本使不上力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