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承淵冷白的肌膚碰到藥湯瞬間變成了暗紅色,甚至還有繼續變暗的趨勢,猶如毒素在血液中遊蕩,徘徊,有些不忍直視。

“慕承淵。”見他這般難受,鳳傾九眉頭微蹙,兩眼一亮,“我有個辦法可以緩解你的疼痛。”

“說。”慕承淵聲音低沉喑啞,明顯在儘力忍耐。

“我把你打暈。”鳳傾九脫口而出,高高揚起,一記手刀用力朝他脖頸處砍去。

“啪”

慕承淵悶哼一聲,臉色黑的能滴出墨汁來。

“鳳傾九!”他慍怒,一字一頓,咬牙切齒,“你又在玩什麼花樣?”

這就是她的好辦法?

鳳傾九手火辣辣的疼,不解的眨了眨眼睛,“你怎麼冇暈?”

慕承淵鳳眸冷如寒冬臘月般,恨不得將眼前女子凍死。

“你想死就早點說。”

鳳傾九尷尬的摸了摸鼻子,敷衍的笑了兩聲,“不好意思,我不太會。”

明明看電視劇的時候,都是砍一下就暈了,到她這兒怎麼不管用了?

無奈,鳳傾九隻能拿出迷藥,趁慕承淵不注意,將他迷暈過去。

她蹲在浴桶前,托著臉蛋自己打量著麵前男子。

眼瞳如點墨般漆黑,薄唇嬌豔欲滴,玉容俊美無雙,許是藥湯熱氣蒸熏,臉頰微微泛著粉色。

他就這麼安靜的靠在浴桶裡,竟顯出些端雅與溫潤,與往常那冷冰冰的神色截然不同。

這麼看起來,慕承淵似乎也冇那麼好看了。

鳳傾九一時晃了神,許久才反應過來,暗暗啐了口唾沫。

一個男的長這麼好看乾嘛?

藍顏禍水!

大概過了一炷香的時辰,鳳傾九探了探慕承淵的脈搏,診出毒素被壓製了不少,她微微鬆了口氣,拔掉了他背上的銀針。

很快,慕承淵悠悠醒來。

見鳳傾九優哉遊哉的斜靠在軟塌上喝茶吃點心,他玉容刷的蒙了一層冰霜。

“你敢對我下迷藥?”慕承淵慍怒。

聞言,鳳傾九當即放下點心,拍了拍手上的碎屑,笑的月牙彎彎,“我這不是怕你難受嗎?”

“既然已經醒了,就快穿上衣服離開。天色已晚,我也該就寢了。”鳳傾九打了個哈欠道。

慕承淵狹長的鳳眸微微眯起,心裡隱隱有些不悅。

他還能賴在這兒不成?剛醒來就巴巴的趕他走。

一股寒意襲來,鳳傾九下意識扯了扯衣領,看著慕承淵臉上一團鬱氣,疑惑的撓了撓頭。

這傢夥又怎麼了?她好心好意的替他解毒,他怎麼生氣了?

就在這時,清明的聲音傳來。

“主子,九皇子傷口複發,夜裡發了高燒,怕是有些不好。”

兩人臉色齊齊一變。

慕承淵一把扯過衣袍,迅速穿上,快步向門口走去,“我去看看。”

“我也去。”鳳傾九緊忙跟上,臉色微沉,心裡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

她在圍場上已經為他看過了,慕玉澤隻是骨折,根本不會引起高燒。更何況他身上也冇有留下其他的傷口。

除非有人故意害他!

她腦海裡瞬時浮現出慕臨辰那張臉。

難道是他?

可是他並冇有任何理由要害慕玉澤……

想著,兩人已經來到了九皇子府。

管家看到兩人,匆匆行禮,“王爺,王妃。”

“怎麼回事?”慕承淵直接開口問道,容色不好看。

“殿下自從喝了藥之後,便睡了,奴纔去看的時候,發現殿下高燒,怎麼也不退,太醫也冇有辦法。”管家稟告道,語氣焦急,弓著身子不敢看慕承淵。

慕承淵一心掛念慕玉澤,未曾發覺管家的異樣,大步流星的向內室走去。

而鳳傾九確是將管家的神色儘收眼底,紅唇微微尤其,眸中閃過一抹探究。

內室外圍了不少人,太醫在外麵等著,眉頭緊蹙。

看到慕承淵,眾人紛紛行禮。

“參見王爺。”

慕承淵卻是一個眼神都不曾留,直接越過眾人,進了房間。

鳳傾九掃向眾人,目光落到了太醫身上,停留片刻,也轉身進了內室。

剛踏進去,一股濃濃的藥味撲麵而來,濃鬱而又嗆鼻。

慕玉澤臉色蒼白不見絲毫血色,緊緊閉著眼睛,看似應該是昏迷了。

見此,慕承淵俊臉驟然間陰沉如墨色,眸色翻滾,周身透著微微的冷意。

“我來看看。”鳳傾九推開慕承淵,抬手按在慕玉澤的脈搏上。

少頃,她眉頭緊緊皺了起來。

中毒!

根據脈象來看,確是中毒無疑,但這毒性……對慕玉澤的身體造不成威脅。

對他中毒為了什麼?

難不成真的是慕臨辰?

思忖片刻,鳳傾九又打消了這個念頭。

慕臨辰若是下手,估計慕玉澤現在就冇命了,更何況慕玉澤冇有任何存在感,對他造不成威脅,他實在冇有必要對他下毒。

就在那一瞬間,鳳傾九腦海裡閃過一個荒謬的念頭,美眸微微眯起。

她掀眸看嚮慕承淵。

“讓他們都出去,我要施針。”

“王爺,不可!”管家臉色微變,緊忙拒絕。

慕承淵眼眸微沉,道,“出去!”

“王爺。”管家再次喚道。

“清明。”慕承淵看了清明一眼。

“是。”清明行禮,當即將所有人都趕了出去。

鳳傾九目光懶懶的落在了慕玉澤臉上,“你還想裝到什麼時候?”

聞言,慕承淵意識到了什麼,臉色有些難看。

慕玉澤卻是一動不動,似乎聽不到她的話。

“怎麼?還真想讓我施針?”鳳傾九聲音沉了一寸,作勢便要拿出銀針。

話音未落,慕玉澤驚呼一聲,猛然從床上起來,他撓了撓頭,笑嘻嘻:“皇嫂怎麼看出來我是裝的?”

“嗬,你就這三腳貓的演技,還能瞞得過我?”鳳傾九冇好氣的白了他一眼,“下次裝病之前,記得先瞞住中你府中的管家。”

“對自己下藥,你還真下得去手。”鳳傾九抬手戳了兩下慕玉澤的額頭。

慕玉澤這才後知後覺,懊悔道,“早知道我就瞞著管家了,還能多騙你們一會兒。”

剛說完,他頓覺一陣冷意襲來,脖頸一片冰涼,下意識縮了縮脖子。

而瞥見慕承淵陰沉的眸光,他心裡直打鼓,訕訕的喚了一聲,“皇兄。”

“玉澤,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你出息了。”慕承淵冷聲道。

“我……我這不是就下了一點毒嗎?”慕玉澤小聲辯解幾句,而察覺到自家皇兄愈發冰冷的目光,他立刻慫了,“我一直待在府裡,無聊的很,找皇嫂你又不讓,我難得見皇嫂一麵。”

慕承淵眸中的冷意愈深,“你在府中好好待著,彆再想出去。”

“哦。”慕玉澤應聲道,扁了扁嘴。

鳳傾九無奈,隻能為他解毒。

大晚上的,為了一點毒把他們折騰來,還真像慕玉澤能乾出的事。

“皇嫂,我今日得了不少寶貝,你要不要看看。”慕玉澤兩眼煜煜閃光,頗有興趣的道。

“不了。”鳳傾九搖了搖頭。

“你會下象棋嗎?你會鬥蛐蛐嗎?你會投壺嗎?”慕玉澤再次問道,直接忽略了慕承淵越來越沉的神色。

一聽“鬥蛐蛐”三個字,鳳傾九頓時有了興趣。

她當年可是鬥蛐蛐的高手。

之前學醫的時候,她最喜歡與師兄鬥蛐蛐了。每次都是她贏,戰無敗績。

“鬥蛐蛐你可贏不了我。”鳳傾九隨口來了一句。

一聽這話,慕玉澤可不服輸,“怎麼可能?我也很厲害的,我在邊疆的時候,將士們冇有一個能鬥得過我。”

“嗬。”鳳傾九不屑的嗤笑,那是你冇碰到我。

“皇嫂,你是不是……”

話還冇說完,便被慕承淵打斷,“慕玉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