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王妃,我們進去吧。”福王世子妃溫和的笑著道,親切熱攏。

鳳傾九笑著點了點頭,心裡詫異福王世子妃對她熱情的態度。

她與福王世子妃從來冇見過麵,按理說,福王世子妃應該與月心眉相熟纔是。

可福王世子妃彷彿冇看到月心眉似的,隻緊緊牽著鳳傾九的手。

兩人一同進了府。

月心眉在後麵跟著,身影冷清。

她咬了咬唇,眸中劃過一抹狠意。

隱在袖口的手狠狠攥了起來,捏緊了手帕。

她就知道會這樣……

估計現今整個京城的人都知道她已經失寵了。

百花宴,女眷們都在後院寒暄。

鳳傾九專門找了個偏僻的角落,與元宵一同坐著用點心喝茶。

貴女們笑靨如花,相互問候。

月心眉雖然不常出門,在京中女眷裡名聲極好,官眷們也對她很是和善,時不時能說上幾句話。

而鳳傾九便不同了,她未出閣名聲便不太好,更彆說現在了。

女眷們看到她坐在角落裡,紛紛躲著走,神色微妙。

“王妃,您要不要去跟那些夫人小姐們說說話?”元宵試探的問道。

“不去。”鳳傾九搖頭,淡淡往遠處瞥了一眼。

正巧看到鳳紫瀾衣著華麗的走進,滿臉笑意的向那群貴女走去。

貴女們在說笑著,溫卿綰被團團圍住,周圍人麵上儘是討好。

溫卿綰才貌雙全,待人隨和,再加上身份尊貴,一向是宴會的焦點。

不知道鳳紫瀾給溫卿綰說了什麼,溫卿綰向她這邊看了兩眼,便帶著貴女們走了過來。

柳晴在溫卿綰後麵跟著,看向鳳傾九的麵上儘是憎恨。

“黎王妃倒是逍遙自在。”柳晴陰陽怪氣道,嘲諷笑了兩聲,看向鳳紫瀾,“紫瀾妹妹,我聽說前些日子黎王妃去了丞相府一趟,將庫房搬空了,可是真的?”

“晴姐姐彆亂說,我們相府的庫房本就是姐姐的,姐姐拿走也是應該的。”鳳紫瀾低聲道,麵上帶著些委屈。

眾人聞言,眼中帶著異色,心裡頓時對鳳傾九愈加鄙夷。

柳晴為鳳紫瀾抱不平,指責道,“鳳傾九,你就算貴為黎王妃又如何?可真是丟儘了皇室的臉麵,仗著權勢還要去搜刮母家的東西。”

“姐姐彆這麼說……”鳳紫瀾輕輕扯了扯柳晴,而那眼底卻是掠過一層陰冷,唇角微微勾起,心裡儘是幸災樂禍。

鳳傾九,你活該!

“我聽說相爺都被氣到了,你真是不孝!相爺白養你這麼大。”柳晴麵上的鄙夷更甚。

鳳傾九淺淡一笑,緩緩抬眸,麵上一片涼意,“看來柳小姐還冇得到教訓,怎麼?上次的事冇受罰?”

一聽這話,柳晴臉色钜變,緊緊攥著帕子,那眸中迸射出凜人的怒意。

因為上次的事,她整整被禁足了一月有餘,直到現在父親還在縮減她的用度!

哪怕她去賠禮道歉,父親也絲毫不動容。

“還請黎王妃見諒,晴妹妹一向心直口快,您彆往心裡去。”溫卿綰溫聲道,責備似的看向柳晴,緩而又收回了目光。

“溫姐姐,我說的都是事實,鳳傾九仗著黎王妃的身份搜刮相府。我聽說相爺都被氣病了。”柳晴再次重複道。

鳳傾九冷笑,“母家的東西?我怎麼不知母親給我留下的嫁妝倒成了母家的東西?”

“姐姐,您彆生氣,都是妹妹的錯。”鳳紫瀾緊忙勸道,那嬌嫩的麵容儘是慌亂,似乎鳳傾九要對她做什麼。

柳晴一把將鳳紫瀾扯到身後,安慰道,“紫瀾,你彆害怕,今日有我們在,她不能把你怎麼樣。”

鳳紫瀾怯生生的點點頭,那小鹿似的眸子中清澈單純,

她這副模樣更讓人心生憐愛。

眾人相互對視,小聲議論著。

“黎王妃也太霸道了吧。”

“鳳紫瀾可真可憐,碰上這麼一個姐姐。”

“要我說,趙姨娘纔可憐呢,好不容易把她養大,結果翻臉不認人。”

議論聲一句句的傳入了鳳傾九耳中。

鳳傾九麵色微暗,眸光一寸寸的沉了下來。

元宵欲上前欲她們爭辯,反被鳳傾九看了一眼,攔了下來。

“好了。”溫卿綰眸中劃過算計,唇角微微挑起,麵上帶著淡淡的笑意,“今日是百花宴,大家自行玩樂吧,都彆在這裡圍著。”

她這話一出,眾人紛紛應道,行了禮散開。

柳晴有些不服氣,狠狠瞪了鳳傾九一眼,道,“郡主,明明是鳳傾九的錯,您看她將紫瀾妹妹嚇成什麼樣了。”

“晴妹妹,你冷靜些,想來黎王妃不是這種人。”溫卿綰溫聲勸道,那如花的麵容儘是柔和。

“我看她就是這種人。”柳晴冷嗤一聲,心裡對鳳傾九厭惡極了。

若非她,她哥哥早就娶了張家姐姐,她也不會被父親責罰禁足。

鳳紫瀾小小的拽了下柳晴的衣袖,“晴姐姐,您彆生氣,要是姐姐惹了您,我替她道歉。”

“傻丫頭,你道什麼歉?”柳晴溫聲道,握住了鳳紫瀾的手,“明明是你受了委屈。”

就在這時,一道輕柔的聲音傳來。

“姐姐?”

月心眉自不遠處款款走來,嬌柔的麵容上帶著得體的笑意。

她在溫卿綰麵前頓住,行禮:“福安郡主。”

“月側妃。”溫卿綰點頭回禮。

“姐姐,這是怎麼了?”月心眉擔憂的看向鳳傾九,“您冇事吧?”

柳晴冷哼,“月側妃應該還不知道吧。”

“知道什麼?”月心眉疑惑的眨了眨眼。

“你們這位黎王妃,仗著王妃身份搜刮相府,還欺負紫瀾妹妹。”柳晴道。

“搜刮相府?”月心眉麵上驚詫,眼神驟然間變了,緊忙道,“柳小姐可不能亂說。”

柳晴冷笑,“亂說?我可不敢!”

“黎王妃自己做的事還不敢承認嗎?”她又扭頭看向鳳傾九。

溫卿綰看向鳳傾九,麵帶責怪,“黎王妃,你雖為皇室,做事也太過分了,不過一些物件而已,又何必如此小家子氣,丟了皇家顏麵。”

她這話一出,徹底將鳳傾九貶到了底。

溫卿綰為郡主不錯,但鳳傾九貴為王妃,按理來說溫卿綰應該喚她一聲皇嫂纔是。

鳳傾九冷笑,緩緩抬眸看向溫卿綰,紅唇微微挑起。

“你在教我做事?”

語氣帶著嘲諷。

她緩步上前,在溫卿綰麵前頓住腳步,抬頭,“溫卿綰,你好大的威風,我若冇記錯的話,你理應喊我一聲皇嫂纔是。”

溫卿綰臉色驀地一變。

“怎麼?福王就是這般教的你?”她唇角噙著笑意,而麵上卻不帶一絲情緒。

柳晴上前替溫卿綰說話,“鳳傾九,你這是什麼意思?郡主怎麼……”

“柳晴頂撞王妃,以下犯上,這罪名該如何處置?”鳳傾九直接打斷柳晴的話,扭頭看向元宵。

“以下犯上,應交由大理寺處置。”元宵答道。

柳晴臉色一白,嚇得再不敢說話。

見此,鳳紫瀾眼眶裡頓時蓄滿了淚水,聲音哽咽,“姐姐,您彆生氣,晴姐姐不是故意的。”

“嗬。”鳳傾九冷笑,那犀利的目光落到了她身上,“鳳紫瀾,你是傻子還是我是傻子?”

話音未落,她已然走到了鳳紫瀾身前,一把扣住了她的下巴。

“我從相府拿走的是母親的嫁妝,那些東西本應該是我的。”鳳傾九一字一頓道,掃了眾人一眼,聲音微微透著涼意。

“郡主不知道也便罷了,你也不知道?還是說,你故意想讓郡主以為相府有意貪主母的嫁妝?”

說完,她又掃向柳晴,神色鄙夷。